通灵仪式的抽象速写

NOWNESS现在2019-01-14 10:40:00

自19世纪美国政府为“推动原住民的文明开化”以来,越来越多的印第安人被基督教同化。而他们的原始信仰,尤其是通灵仪式,在族外人眼中变得愈发神秘诱人。法国当代艺术家兼电影制作人 Caroline Monnet ,就将镜头对准了土著通灵仪式,对它进行了一次抽象速写。








 抽象的画面,抽象的仪式感 


短片拍摄使用了数码摄影机和胶片摄影机,这使影像既有胶片的粗粝,又有数码的精细。前一组漏光画面里还暂留在意识中,后一组画面就把所有细节呈现到你眼前,仿佛梦境与现实的快速切换。

胶片的粗粝与数码的精细


这种强烈的反差放大了不真实感,经久萦绕在耳边的变异鼓声就像地狱游乐场里的旋转木马的旋转,让人目眩。

Monnet 解释道:

“目的是创造一个催眠的节奏

引领走向我们的内心世界

提醒我们这些私密的仪式过程

仅仅属于那些能够表现它们的部落。”


Caroline Monnet


是的,我们眼中的仪式感仅仅是自以为是的仪式感,当事人的真实感受,我们从何得知又如何确定?作为一名旁观者,我们善于把发生在眼前的新鲜事儿奇观化,并加以夸张且详细的描述

也许这就是 Monnet 选择用抽象的形式,而不是以纪录片或剧情片的形式,来表现通灵仪式的原因。她清楚认识到除了当事人,其他人只不过是局外人。

三分钟的短片里,白发原住民重复做着几件事。他砍树劈柴折桧枝,遛过树林遛平原,手中敲打的鼓似乎暗示了变异鼓声来源。

在原住民的原始信仰中,大自然受到无上崇拜,一花一木皆有灵,没有唯一的神,他们通过仪式召唤灵,与其沟通,向其祈祷。


 巫术 


“通常这种对现代文明之外智慧的追求

表明了贪婪的文化消费主义

以及缺少非土著立场的指导。”


Monnet 的这番抽象速写一点儿都不神圣,一点儿也不政治正确,她是在逆着时代洪流而上探索。以“万物有灵”为基础的宗教不少,海地伏都教、印尼的扶乩、凯尔特文化中的德鲁伊……这些其实都是萨满文化在不同部落文化中的体现。

海地伏都教

德鲁伊

扶乩

通古斯语中萨满即是巫师,他们在仪式中做的法即是巫术。从古至今,萨满始终是部族中的“通灵者”,除了通灵,他们还有预言、解梦、占星,甚至进入天堂和地狱的能力。Monnet 作为这部影片的萨满,显然没有带我们去到天堂。

“在一个即时性至上

不择手段把虚构的概念当作真理的世界里

是否还有任何神圣和隐密的事物存在。”

萨满教

大自然也有一套拿手巫术施加于我们——借他物,言己事。我们在对他人或事件的评判中定位自己,通过一个又一个事件、一个又一个身份塑造自己,无人幸免。

短片中反复出现的绿色帐篷最后被白发原住民掀起,原来里面什么都没有,一片黑。让人不禁想起《2001:太空漫游》里的黑色石碑。

《2001:太空漫游》


撰文 / 祥龙  

辑 / JohnG  

 NOWNESS 


继续观影


 NOWNESS  

捕捉日常生活中的新奇与不凡 


 CONTACT US 

合作/投稿请联系

wuyin@modernmedia.com.cn

本文由 NOWNESS 独家发布,未经许可请勿复制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更多影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