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南·阿尔托:电影与抽象

集 BeinGeneration2018-12-15 09:27:03

安东南·阿尔托(Antonin Artaud,1896-1948),法国剧作家、诗人、演员及剧场导演。主要著作《戏剧及其重影》( Le Théâtre et son Double)出版于1938年,其中收录了他1931发表的"残酷戏剧的第一份宣言"。阿尔托对电影也有着深刻的见解和参与,曾为超现实主义电影的开山之作《贝壳与牧师》(导演:谢尔曼·杜拉克,1928)撰写剧本,并在阿贝尔·冈斯导演的《拿破仑》(1927)和德莱叶导演的《圣女贞德受难记》(1928)中出演角色。

回复“阿尔托”可查阅集之前推送的三篇相关译文:

安东南·阿尔托:论电影之未老先衰
安东南·阿尔托:关于电影问卷回答及采访问答
安东南·阿尔托:贝壳与牧师(电影脚本)& 电影与现实

文章译自:Sontag, Susan, ed. Antonin Artaud Selected Writings. p.149-150. New York: The Noonday Press, 1976. Print.

纯粹的电影是个错误,和其它艺术一样,试图触及该艺术的原则却伤及再现的客观手段是错误的。有一个奇怪但又普世的道理,那就是通过某种状态,事物可以对大脑起作用,一些极简的实在形式就足以发生作用。某种抽象画也许不需要物体,但由其生发出的快感却保有某种假设性的特质,而确实,这种特质能使心脑得到满足。电影术构想的基础似乎就是用已有的物品和形式去讲述一切事情,因为自然界的形(forms)是深邃且无限的。

“贝壳与牧师”利用已被创造出的自然并试图使它向其最为隐秘的组构(combinations)神话妥协。因此,观众不该试图从中找到逻辑或次序,这些在事物中并不存在;观众必须将一个接一个的图像按照其本质、私密的重要性和内部重要性,从外部到内部进行转译。“贝壳与牧师”不是在讲故事,而是在开发一系列的心理状态,一个状态生发另一个,正如一个想法促生另一个想法,却不需要再生合理的事件次序。物体和姿势的碰撞衍生真实的心理情境,期间被挤压的心灵可以找到微妙的方式得以逃脱。除非借助形式、音量、光线、空气,否则一切都不存在,而在这之上,最重要的是借助一种抽离、赤裸的情感,它在由图像铺设的路间游走,到达某种天堂,并在那里灿烂绽放。

贝壳与牧师, 1933,导演:谢尔曼·杜拉克

人物只有脑子和心脏。剧中的女人展示她的兽欲,她是她欲望的形状。本能幽灵般的闪光驱使她不断地在重复的变形中虽多而一。

热妮卡·阿塔那修(Genica Athanasiou)已经成功地使自己和这个完全本能的角色产生认同,这个角色含有某种奇特的性感,需要一种死亡气质,它超越了作为人类的角色而变得普世。同样,我要赞美阿莱克斯·阿兰(Alex Alin)和巴塔耶(Bataille)。最后要特别感谢谢尔曼·杜拉克(Germaine Dulac),感谢她能欣赏这个剧本,这个剧试图穿透电影的核心,并且与艺术或生活的任何幻象无关。

马楠 译

热妮卡·阿塔那修,女演员,1897-1966

集是一份持续更新的求知实践笔记,希望带动各领域积极分子的分享、讨论及参与。

As a continuously updating practical notes for aspirant intellectuals, BeingGeneration serves as a platform for activists in various fields to share, to discuss and to participate.


微信号/WeChat: beinggeneration

联系/Contact: beingeneration@gmail.com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