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步履不停》看日本现实主义家庭电影

十六页2018-11-06 14:16:00


「摘  要」


以家庭为题材的电影,在电影领域向来是一个基础且热门的类别,其中,以平民百姓的生活琐碎及平凡人生为表现主题的日本现实主义家庭电影逐渐大放异彩,并孕育出从容舒缓、含蓄克制的影视风格。日本当红导演是枝裕和不仅完整继承了此风格,还成为此风格的领头式构建者和完善者。是枝裕和导演的《步履不停》就通过现实主义的手法,记录了横山一家三代在一天一夜的聚会里的点点滴滴。其成熟的创作手法和极具代表性的美学风格为研究日本的现实主义家庭电影打开了一道关口。




现实主义美学强调对当下生活做出准确、详尽又不加修饰的描述,是凝视于现实生活的美学视角。早在战前,日本就已有不少现实主义的电影力作,涌现了以“写实”闻名的清水宏和号称“庶民导演”山中贞雄等现实主义派导演。


日本的现实主义电影视角往往对着“日常”,从平民身上挖掘生活的本质,节奏舒缓,与现实生活的时间流动感接近,强调在人物进行日常生活时将情感徐徐引出,具有东方含蓄之情怀。这种美学的追求被日本当红导演是枝裕和完整地继承下来,他的家庭电影代表作《步履不停》以一场特殊的家庭聚会展开,探讨了父与子、母与女、姐与弟、夫与妻、婆与媳之间暗涛涌动又难以割舍的羁绊关系,成为当代日本现实主义家庭电影的代表作,在《步履不停》中,几乎没有完美的典型人物,无论是赚钱养家的父亲,还是开朗贤惠的母亲,亦或温柔端庄的儿媳,都只是有着各种人格或道德缺陷的平凡人,如同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个体。


从研究电影《步履不停》入手,不仅能了解日本电影市场的现实主义电影美学,也能窥见当代日本社会的家庭形态及观念。


一、现实主义题材



电影《步履不停》(又名《横山家之味》)是由日本著名导演是枝裕和自编自导的一部反映传统日本家庭生活琐事的影片,影片以导演的私人家庭为蓝本,人物形象、关系的取材均来源实际。影片里出现了大量生活化的对白,在流水似的日常琐事中展示了生活中最深刻的细节,片长两小时,每一帧都写实,是枝裕和秉承着日本文化中矜持和隐忍的个性,在平实、朴素细节中拉开日本社会一个普通家庭的脉络。


影片细密地记录了日本海边小城里横山一家因为长子忌日,分居各处的祖孙三代在一天一夜里重新聚首的故事。


次子良多新近再婚,带着妻子由香里和继子小敦回到父母家祭奠已故的大哥。15年前,原本要继承父亲衣钵的大哥因为救护溺水的小孩而去世。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父亲希望次子继承家业成为一名医生,而次子良多尽管工作不如意,却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因为对职业的认识差异和性格冲突,父子之间有着很深的情感隔阂。


影片中的母亲是一位将丈夫和孩子视作全部生存意义的传统家庭主妇,她有着老练的乐观风趣,是一家人的温暖依赖。尝遍酸甜苦辣的母亲时刻承受着丧失长子的隐痛,每年长子忌日都会固执地请当年被救的孩子到场讲一遍溺水被救的故事,借以排解内心的痛恨与悲苦。



她对丈夫多年前的一场外遇一直保持沉默,却暗暗保留着记录丈夫出轨的一张唱片,她嫌弃次子的妻子由香里是个“前夫死了三四年又再嫁的二手货”,对她言语暗讽的同时又掩不住内心的几分欢喜,愿意将自己珍藏的和服送给她。


一天一夜过后,一家人的相聚结束了,父母在内心默默期待儿女过年再聚,而儿子则对妻子说“过年就可以不必再来了”。此后三年,良多的父母留下未尽的心愿相继去世,母亲还是没有坐上儿子的车去购物,父亲再也没有和儿子打一次比赛,家人之间的小疙瘩依然没有消失。故事已经结束,生活的步履却一直向前……


影片没有跌宕的故事情节,没有激化的冲突或矛盾,没有激情的碰撞或释放,只有平淡如水的家庭琐事,在时光的慢慢碾磨中让人体味普通家庭的欢乐或痛苦、团聚或离别。在不徐不缓的人物对话中,在祖孙三代厨房、客厅、浴室的进进出出中,不经意地将这个家庭十多年来的各种隐痛与冲突渐渐撕开。长子的死、次子的叛逆、父亲多年前的外遇、母亲对长子救人一事的介怀、不得老人喜爱内心又敏感的儿媳、惦记父母老房子的女儿……像所有的家庭一样,这个看似和睦的家庭实则矛盾暗涌,亲人之间微小的误会虽不屑提起,内心的芥蒂却从未消弭。



二、反情节化叙事


在叙事上,《步履不停》以去戏剧化的反情节姿态,突破了情节剧电影的传统叙事模式,采用生活流叙事。


情节剧的传统叙事模式是严格以黑格尔构筑的“冲突律”为基础的。而所谓“冲突律”,即以冲突为核心来结构故事的创作手法。以好莱坞经典情节剧的叙事为例,标准的叙事范式要求故事围绕一个贯穿始终的情节线展开“波浪形”的“封闭”叙事,情节的发展需有起承转合四个清晰而错落的阶段,冲突需有明确的产生原因和解决方式。


而《步履不停》一片的叙事却反其道而行之,徐徐推进,娓娓道来,一如生活时间的自然流逝,始于清晨厨房中母女的日常对话,终于夜幕降临,人物入眠。影片的叙事时间与真实生活时间保持了大致的平行。


此外,是枝裕和还运用了散点式的叙事方式。全剧没有唯一突出的主人公,每一位家庭成员都曾得到书写。虽然有些成员的故事只是一笔带过或仅仅作为叙述背景而存在,但在导演的镜头下,这些角色也十分具有存在感,比如那位亡故的大哥,他的这条叙事线索看似缺席,实则是一条暗流,为其他的叙述方向打开了无限可能。


全剧没有突出的事件或显著的冲突,所述之事无非一茶一饭之寻常家事,小津安二郎镜头下家庭生活的宁静致远在这里得到了延续。然而,全片看似平淡却并不寡淡。导演是枝裕和追求的是去戏剧化的写实,而并非反戏剧性。正如本剧的导演访谈所透露的,为了表现出更写实的感觉,剧本被工作人员不断彩排与修正过,最后呈现出来的已经是千锤百炼的成果了。所以,本剧的叙事表层看似波澜不惊,内里实则隐藏着汹涌的感情暗流。导演巧妙地用丰富的生活细节织就 情节,还原真实。



片中有一处细节——母亲炸的玉米天妇罗,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小食,却在暗中完成了多条情节线索的推进。每年的家庭聚会母亲都会做玉米天妇罗,并乐此不疲地重复着三十年前偷玉米的小故事。因为这是她关于长子的回忆入口,她对往日完整家庭的追忆、对亡子之痛无法排遣的心境、对父亲的揶揄与包容都凝聚在玉米天妇罗这一细节之中。整部影片中,这种细节的闲笔随处可见,没有任何内容是 被情节驱动的,一切宛如天成。正如导演是枝裕和在本片的导演访谈中所说:“那部影片除了细节别无他物。细枝末节累加起来即是生活。这正是戏剧性之所在——在于细节。”


三、纪录片式的镜头语言


在《步履不停》中,可以随处可见纪录片的痕迹,尤其是在镜头语言方面。影片以室内戏为主,大量的运用固定机位和大景别镜头,没有如今市场上流行的特技摄影或数字CG技术,唯有传统推拉摇移镜头,平实简单的纪录着横山一家的生活与情感。



1.封闭场景与固定镜头


导演在场景的设置上,以“横山家”这间民居为主场景,又把它 细分为厨房、客厅、浴室、父亲办公间等不同的场景空间,影片大部分戏份主要发生在厨房与客厅。就客厅场景吃饭的情节,影片就细致地展现了两次,通过这两次日常的家人共餐,展现了横山一家父母与子女、夫妻之间那份敏感与复杂的情感关系。


第一次是横山一家围坐客厅吃中午饭,此片段由7个低机位的固定镜头组成,共6分38秒的时长,其中三个长镜头是这一片段的主要表现内容。它开始于中饭快结束时,前景是良多与父亲,后景是姐夫与孩子们玩耍嬉闹的画面,父亲问良多的工作,良多说起自己曾修复的一幅油画,孩子们用竹竿敲打丁香花树,父亲起身阻止,打断二人的谈话,父亲回到座位,问良多的工作能否养活,良多极不满父亲的态度,恶意回答,谈话不能继续,午饭时间结束。



这一片段,导演用了三个固定长镜头表现人物间的微妙关系,展现了独居父母无人照料的生活与无奈。导演以低机位固定镜头拍摄,通过景深空间大范围内的演员走位调度,使得大篇幅日常唠叨的对话不过于沉闷。也可以看出,母亲是家庭凝聚的核心,她引领着家人的谈话,姐姐的幽默风趣是家人间的润滑剂,父亲作为家庭权威的形象,他少言寡语,谈话间与儿子有着较深的隔阂,而儿子良多对父亲既关心且不满的矛盾态度,通过孩子的跑动与嬉闹凸显两人独处的尴尬和渲染调动日常生活的气息。



横山家的第二次吃饭情景是留宿的良多一家与父母吃晚饭,这一段落导演以24个低机位固定镜头拍摄,时长共7分14秒,以分切镜头着重表现父母亲的关系,以此凸显儿子良多在处理父母问题的态度上与妻子由香里的差别,这一段落每个镜头时长相对短些,多以中近景和小全景表现,其中有5个相对较长的长镜头。最让人感叹的一个长镜头是母亲让良多放了一首唱片,并由此道出母亲知晓父亲年轻出轨的往事。这一部分,导演用了一个62秒的固定镜头来揭开母亲的秘密,同时表现出父亲得知真相后的窘迫与难堪,以平实的生活细节把父亲的形象真实立体的刻画了出来,他既有父亲的威严又有做错事的局促。


2.景深镜头


景深镜头具有纵深感,可以把不同人物和他们之间发生的事件放在同一个镜头内,全部呈现在观众面前。在景深镜头中,一种情况是让人物在镜头内通过自身的移动来变化景别的大小,每个角色被安排在前后不同的位置,增强画面的纵深感。还有一种是利用镜头内焦点的变化,使镜头前后呈现清晰与模糊的分别,能更好的突出主要展现的对象。



《步履不停》中大量运用景深长镜头,而且这些镜头大多不变焦。拿影片中全家一起吃午饭的场景举例,这一片段时长共4分27 秒,整个画面空间被分为前、中、后三个场景。小雪从中景旁的走廊抱着西瓜走到前面,弟弟也从餐桌跑到前面与小雪汇合,一起到景框外的花园玩耍。而母亲则从后景的厨房走到餐桌前。期间孩子们不断的出画、入画,父亲、女婿等都在整个景框内来回走动,给画面营造了多层次的空间纵深感。


另外,影片中父子两人因工作而发生争执,画面对准良多的妻子,虽然只有7秒的镜头,但却很好的呈现出画面的纵深空间,画面中前景是良多背影的一角,中景是处在画面中间的由香里等人,但后景的推拉门却被女婿打开一条小缝,观察外面发生的事情。这个短暂的景深镜头,根据房间的结构合理安排,为后来女婿开门缓解大家的尴尬做了很好的铺垫。看似单调的画面在演员的走动中增强了纵深感。父子冲突等家庭矛盾时常出现,景深镜头就能更好的让复杂的人物关系在银幕上一览无余。


 3.“走廊式”构图


“走廊式构图”主要是指画面具有较强的纵深感,人物在细长狭小的空间内移动。《步履不停》中整部电影中都发生在横山家内部中,走廊式的构图在这部影片当中就尤为明显。


“走廊式构图”意旨画框两边被物体所遮挡,人物只在狭小的空间内行动,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小雪去水池内拿西瓜的场景、母亲去楼上拿相册、姐姐邀请父亲与大家聊天、良多寻找妻子的场景等等在影片中比比皆是。这些短暂的画面和所发生地点一样,虽然是在狭窄的过道内,所占的空间不大,但却连接了影片之间的情节,是必不可少的场景。


纵观日本电影史,不论是小津安二郎、成濑巳喜男还是山田洋次等日本家庭剧大师,对走廊的拍摄几乎必不可少,究其原因,日式家庭房屋的结构是其重要的因素。但是是枝裕和的走廊式构图不仅连接了场景之间的转换,更重要的是让人物在走廊中穿梭,真正起到了“穿针引线”、增强画面纵深感的效果,同时也更体现了日本社会的独特现实美感。


四、声音的叙事与抒情


电影《步履不停》有着强烈的纪实风格,追求真实与自然的效果,其声音设计在影片的整体风格下,以现实主义创作为原则,惯以同期录音,善于运用声音的表现力增强日常生活化叙事和烘托情景气氛。


1.音响效果的细节填充作用



音响效果的细节性处理,增强了日常生活氛围和空间感,创造了环境的真实感,侧面刻画出人物的性格和烘托现场情绪气氛。如影片开头母亲与女儿在厨房忙碌着准备食物,导演放大了洗菜、切菜、刨胡萝卜、拌菜、食物煮沸等日常生活细节的音响效果,以声音带领观众进入日常生活气息浓重的影像之中,它增强日常生活氛围和环境空间感,强化了日常生活的真实感和侧面刻画出母亲干事利落的形象。


2.背景音乐参与叙事


影片中多处运用舒缓的背景音乐,深化渲染人物情绪,有时甚至让音乐参与到影片的叙事过程中来。在横山一家吃晚饭的片段中,母亲让良多拿出自己精心收藏的唱片,跟着留声机哼唱起来,音乐在影片中从良多打开留声机渐起,此时的音乐是属于有源音乐,它不仅参与到影片的叙事,而且直观的展现了母亲的情绪秘密。


3.独白串联情节


以内心独白或旁白的方式展现主人公的心理活动或串连故事情节,以此达到转场效果是导演是枝裕和的惯用技法,《步履不停》也不例外。在影片的结尾处,导演以良多的内心独白来说明此次祭祀活动之后,父母双双离世的遗憾,它使得影片的叙事更为完整,且以内心独白的方式展开段落的过渡,有着转场的效果。


五、还原本真的剪辑


在剪辑上,《步履不停》也依旧遵循着现实主义美学,以简单的拼切組接为主,尽可能地保持时空的完整性与连贯性,使影片中的时间流逝速度与现实中的时间流逝速度大体一致,打破蒙太奇将画面破碎的一般格局,尽管影片也少量使用了剧情片所需的蒙太奇,但也是最具写实效果的平行蒙太奇,并由几段长镜头完成。创造出犹如真实生活的故事。


六、影片与其他现实主义家庭电影对比


家庭电影是日本电影传统中的重要类型。从早期的小津安二郎、成濑巳喜男、沟口健二、清水宏到60年代的木下惠介、山田洋次等,再到平成年代后的是枝裕和、河濑直美等,都将家庭电影发展壮大。这种弱化的情节更真实的记录了平凡的生活,已然成为当今日本电影的代表风格 , 而在是枝裕和导演的《步履不停》中也的确可以找到 与他们的共通之处。



很多人认为,是枝裕和电影继承了小津的叙事风格。作为日本电影的重要代表人物,小津安二郎的电影风格承载着整个日本文化的家庭韵味,与是枝裕和的影片中所蕴含的传统日本文化的相似性不言则明。小津擅长采用固定的机位,运用仰拍的方式塑造人物拟态式的布局,禁止角色演员大幅度动作,情节安排上没有任何快速激进的情节,使得影片中的人物都表现着不慌不忙的个性。


是枝裕和电影中舒缓的节奏、精致的画面都承袭了小津之后日本家庭片的优良传统。尤其是《步履不停》中家庭式的平淡风格有很多与小津电影相类似的地方。但是小津的电影更像是一幅优美的风景画,平淡之中的苦恼只能以无奈和叹息来结束,蕴含着禅意的幽玄美,而是枝裕和比较关注社会终极话题,故事片与纪录片相融合的拍摄方法更增强了影片的真情实感,温婉静默的电影语言抒发着人间百态。



相较于小津而言,是枝裕和在拍摄影片时坦言更多的参考了成濑巳喜男的作品。成濑巳喜男中的家庭成员总是被动的联系在一起,纵深的场面调度几乎是每部影片必不可少的元素。是枝裕和在拍摄《步履不停》时,对成濑作品中关于家庭内部空间的人物调度都有过仔细的研究,最为敏锐的个人情感在每部影片都会是悲剧的主要元素,悲剧始终贯穿成濑的角色当中。而是枝裕和影片多是给予人们希望,不论经历怎样的打击,主人公总在不断成长,用坚强的毅力和勇气去面对一切未知的挑战,散发着人性的光辉。



另一位具有“喜剧山田”、“庶民导演”美誉的导演山田洋次对日本现实主义电影的贡献也颇大,在影片《步履不停》中也不乏其作品的影子。山田洋次影片中的主角都是来自底层生活的小人物,他们生活在社会的重重压力下,在困境和考验中彰显人性的光辉。从拍摄技法上来看,山田洋次十分注重影片的环境布局,力求真实还原场景中的每一处细节,观众仿佛身临其境,与主人公一样置身在家庭中。而《步履不停》也继承了这种严苛与细腻,以朴素、平缓的镜头为主,将视角投向平民,在电影中造出拟态真实。


七、结语


导演是枝裕和采用日本家庭题材电影的一贯风格,在《步履不停》中以淡淡地笔调描绘出不温不火的情感,在不紧不慢的节奏中,将故事讲得欲言又止,既不挑明,也不戳破,他对细节铺垫和遗憾情感的表达,体现了现实主义美学在日本发酵后的独特成果。在《步履不停》中,是枝几乎完全采用静止的镜头,通过群演的方式,用最接近自然的画面将人物和景致完全展现出来。他没有将镜头对准某个人或某件事,也没有刻意向观众呈现他的主观意识,只是像记录者似的遵循故事中的“现实”。导演的这种严苛与克制,使得《步履不停》最终与其所有前辈的作品一起,为日本社会建构出了另一个拟态现实的家庭世界。





「参考文献」


[1] 葛小青.《步履不停》:去戏剧化的家庭书写[J].电影文学,2013,3:89

[2] 马克·席林: 《是枝裕和访谈》,《世界电影》,2012 年第1 期。

[3] 陈亚敏.步履不停——中日本电影的现实主义美学[J].环球纵横,2017,2:127

[4] 是枝裕和.有如走路的速度[Z].海南:南海出版社,2016,16

[5] 王璇.是枝家之味——是枝裕和电影中的家庭世界[D].2016

[6] 李龙莲.是枝裕和电影艺术特征研究[D].2014

[7] 金卉.新世纪以来日本电影的现实主义美学[J].当代电影.2016,3:168-171






作者 / 邓青青

责编 / 马欣怡

出品 / 十六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