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电影的票房为何远逊于《生化危机:终章》?

新浪游戏频道2018-11-11 11:07:58

《生化危机:终章》已于2月24日登陆全国影院与观众见面,上映后捷报频传,刷新了今年进口片在国内的多项纪录。首日票房高达2.27亿元,成为今年首部首日票房过2亿的好莱坞大片,荣登国内首日票房纪录前五。两天票房高达4.78亿,上映66小时更突破6亿大关,首周末票房更是打破好莱坞热门大片《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创下的6.3亿票房纪录,跻身国内首周末票房纪录前六,助推影片取得了全球票房冠军的宝座。目前票房还在持续增长,上映四天接近突破七亿大关,持续点燃十五年生化情怀,成为初春票房神话。据CBO实时票房统计,截止到3月3日10点25分,电影《生化危机:终章》累计票房已经突破8亿。

 

在此之前,2013年上映的《钢铁侠3》牢牢占据国内进口批片票房冠军,排在后面的电影分别是:《惊天魔盗团2》6.39亿元,《你的名字》5.77亿元,《哆啦A梦:伴我同行》5.3亿元,《敢死队3》4.56亿元。

 

生化危机电影相对漫威和变形金刚电影来说还是小众了点,但是现在逼近10亿票房大关,实在是堪称逆袭,令人啧啧称奇。

 

然而和该片同期上映的另外一部游戏改编电影《刺客信条》电影版则遭遇了票房滑铁卢,该片截止到3月3日为止在国内的累计票房仅为1.49亿元,比起《生化危机:终章》相去甚远。

 

同样都是游戏改编电影,同样上映之前两部电影都展开了铺天盖地的营销之势,而且无论生化危机系列还是刺客信条系列在全球都有广泛影响力,但是为什么最后在中国的票房差距那么大呢?




两部电影都是烂片?

有趣的是,两部电影上映后都获得了很多差评,不少观众认为两部电影都是烂片,极端的甚至认为是大烂片。不过这种看法不一定就是事实的真实反映。

 

例如在以苛刻闻名的豆瓣上面,《刺客信条》电影的评分是5.6,而《生化危机:终章》则是6.8,从评分来看《生化危机:终章》并不算烂片,毕竟能够在豆瓣得到6.8分的电影是很不容易的。

 

但是有趣的是,在以宽松闻名的时光网上面,《刺客信条》电影版的得分是6.7,而《生化危机:终章》的得分则是6.3,如果熟悉豆瓣和时光网的观众不难发现,豆瓣电影平均分一般是6分,而时光网是7分,也就是说按照豆瓣标准,《刺客信条》电影是烂片而《生化危机:终章》不是,按照时光网标准,两部电影都不及格。



而在今日头条和微博以及微信等平台上也可以看到愤怒的观众对这两部电影的指责。

 

在社交网络上,类似“《刺客信条》影评:绝对华丽的视觉特效,但故事却讲得一塌糊”、“《刺客信条》影评:好IP却找了个糟编剧 游戏玩家与观众双得罪”、“《刺客信条》电影扑街 游戏改电影就这么难?”等批判性的文章可谓比比皆是。

 

再比如说著名影评人张小北就这么评价《刺客信条》电影版:粉丝向电影,作为不玩游戏的普通观众,从头到尾都无法带入情感。各种跑跳爬动作场面很好看,但重复几遍之后……就很无聊了。

 

并且他在豆瓣上只给了这部电影两星的评价。



不过有趣的是,虽然网络上对《生化危机:终章》的批判很多,但是大多比较零散,即便是批判,也都是简单指责片子打斗太多没啥内涵,不像很多人看过《刺客信条》电影之后特地撰文批判一番,把电影中的剧情和人物以及各种细节拿出来逐一批判。

 

这可能是因为玩家们对于《生化危机:终章》的期待值并没有《刺客信条》电影那么高,毕竟生化危机系列电影已经拍了好多次了,而且大众早就知道这是部爆米花电影,因此不会有太多期待,但是《刺客信条》系列一直以历史人文有内涵闻名于世,因此玩家们可能对电影版的要求更高一些,再加上电影之前宣传都显示出这似乎会是一部很不错的片子,结果就是,《生化危机:终章》和《刺客信条》电影的问题都不少,但是两者的票房境遇天差地别。


致敬游戏的程度如何?

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刺客信条》电影致敬游戏的程度不够,不如《生化危机:终章》那么多,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刺客信条》电影不仅大量致敬还原了游戏原作,而且还藏得非常深,反而拖累了电影本身。

 

例如很多人以为《刺客信条》电影剧情都是原创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电影的古代剧情是借鉴了系列中非常冷门的作品《Assassin's Creed II:Discovery》。

 

可能只有很少刺客信条系列粉丝知道该系列在2代之后曾经出过一代外传,叫《Assassin's Creed II:Discovery》。该作在NDS和iOS两个平台上有,这一作的主角还是2代的主角艾吉奥,但故事的背景是在西班牙,剧情则发生在2代正传剧情第12章佛利之战和第13章虚妄之火中间的那一段。佛利之战发生在1488年,而艾吉奥回到佛城是1492年,当时玩正传的时候也许会有人感到意外说这几年当中艾吉奥都在干啥,答案就是在西班牙。值得一提的是,艾吉奥在西班牙期间最后的对头,就是当时宗教裁判所的首领,Tomás de Torquemada。这当中的故事涉及到很多和宗教裁判所势力以及格拉纳达之间的对立关系等等,作为一个掌机游戏还是相当复杂的。


相信很多人都没玩过NDS的这款外传


而电影中的古代剧情部分正是发生在西班牙,而且也涉及到了宗教裁判所势力等当时的时代元素。

 

从这个案例可以发现,如果你不是一个超级死忠的系列粉丝,你很难从这部电影中得到乐趣,或许这正是玩家们大为不满的一个地方,不少人认为电影剧情是纯粹原创并且胡编乱造,其实并不是这样,反而是因为致敬得太深而令不少人产生了误解。

 

相比之下,《生化危机:终章》对于游戏的致敬和还原就要简单多了,普通玩家大多都可以看得懂。

 

例如电影中的怪兽模型忠于游戏和前作。像丧尸翼龙源于第五部中结尾片段处;地狱犬在系列中多次登场,在《生化危机4》中担任威斯克的宠物。《生化危机:终章》改了模型,比起以前显得温和多了。此外还有克莱尔和艾萨克斯博士,威斯克等角色的回归。


地狱犬是玩家们的老朋友了


另外保护伞公司和T病毒也是对于生化危机系列的玩家来说很好懂的元素。

 

虽然说《刺客信条》电影中也出现了信仰之跃和袖剑等元素,但是最重要的剧情部分致敬得实在过于深奥因此使得门槛提高了很多,毕竟玩过NDS那款刺客信条系列外传的玩家实在太少了。


毕竟是终章啊!

不得不说,《生化危机:终章》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大便宜,虽然迈克尔·法斯宾德在年轻人中的名气大,但米拉·乔沃维奇的积累效应高,毕竟,《生化危机》拍摄了6部,可以算是几代人的记忆叠加。

 

生化危机电影的第一部在15年前拍摄出来,这是最大的一个先天优势,15年前是什么时候呢?那个时候游戏改编电影可谓是屈指可数,即便有也大多是B级片,就像1980年代那部根据《超级马里奥》改编而来的奇怪电影一样,所以那个时候有了《生化危机》电影版这样一部像模像样的游戏改编电影,可谓是意义重大,在当年这部电影上映引发了无数观众的讨论和关注,这件事情就像人类登陆月球一样在那个年代显得十分的稀罕。


生化危机第一部电影当年上映吸引了很多人


除此之外,15年前上映了第一部电影之后,这个系列电影后来一直在继续拍,以至于总共拍了六部,我们要知道,如果一个系列电影的粉丝不够多,票房不够坚挺,那么是不可能拍到这么多部的,而且这个系列本来就不是高成本,即便是《生化危机:终章》的制作成本也就是四千万美元,这比起漫威电影来说实在太少了,由此可见,这个系列电影一直是走中低成本路线,因此之前系列票房虽然算不上多么高,但是起码是不会亏本的。

 

更重要的是,这15年来该系列积累了无数粉丝,因此这次作为系列最后一部电影,加上国内代理发行公司不断在今日头条等地方投放这部电影的情怀视频,使得情怀效应不断扩散。

 

官方的宣传文案中也是大打情怀牌,例如在一篇传播非常广的宣传文中,就有这样的一段话:

 

2017年,广大影迷迎来了该系列的最后一部《生化危机:终章》,诸多粉丝纷纷表示“要去影院好好告别”。作为丧尸鼻祖片,生化系列陪伴了很多观众的青葱岁月,网友也不约而同的自发自制混剪视频来致敬这场终极决战。许多熟悉的镜头再次闪现在大众的眼前,蜂巢基地、T病毒、艾达王、镭射网等经典元素一一重现,爱丽丝十五年的战神形象也历历在目,一场惊心动魄的丧尸对决即将巅峰回归。网友表示“终于等到你,多年前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生化危机。”“终章了?好失望,我宁愿等待也不要希望终结!”“这一部收官之作,一定要去支持一下啊。估计到时候一出肯定会很火爆啊!”这部动作科幻片已然成为观众二月必看。


米拉·乔沃维奇是系列电影的标志


以终章和告别为主题的影片在国内经常票房不错,例如保罗·沃克因为车祸逝世之后,他参演的最后一部电影《速度与激情7》在国内点燃了情怀效应,该片在中国内地票房累积达24亿元,全球累计票房15.11亿美元。

 

再比如说大名鼎鼎的变形金刚电影,在拍到第三部的时候,导演迈克尔·贝说这是最后一部变形金刚电影,使得不少国内观众跑去观影,最后票房自然可观,后来他食言再度执导第四部,又说这会是最后一部变形金刚电影,结果还是效果不错,依然有很多人冲着最后一部的名头去看。


可以预见的是,变形金刚电影短期内不会有最后一部


生化危机电影现在可能也会是类似的走向,这部电影虽然在美国票房不太好,但是凭借最近在国内的票房佳绩,有不少人认为这个系列电影未来可能还会持续下去。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无法忽略,就在《生化危机:终章》上映之前,生化危机游戏正统续作《生化危机7》刚发售不久,虽然说评价算不上多么好,但是因为系列粉丝众多,再加上直播效果加成,因此在微博和知乎的讨论还是非常多的,这对于《生化危机:终章》电影来说也有一定的加成效果。


刺客信条这个题材更难改编

相对来说,生化危机系列的起源决定了这个游戏系列更容易改编成电影,而刺客信条系列则刚好相反。

 

我们要知道生化危机系列之父三上真司本来就是个欧美恐怖电影爱好者。1994年末,CAPCOM会社骨干藤原得郎离开本社前往协助SCE企画PS平台游戏,原先构想中的3D AVG《BIO HAZARD》面临中途夭折的危机,冈本吉起拿着藤原残留的企画原案询问三上真司是否愿意接手,一向对欧美恐怖电影情有独钟的三上在通读了企画书后对之产生了强烈的挑战欲望,慨然承诺执笔完成这个游戏的剧本。藤原得郎的企画原案相当粗略,仅仅勾勒了一个故事架构而已,三上真司充分汲取了欧美恐怖电影的灵感,编织成一个悬念迭起、险象环生的故事大纲,克里斯、吉尔、威斯克等人物的鲜明形象也跃然纸上。于是生化危机系列就这么诞生了。


三上真司自己就是欧美恐怖电影爱好者


之后系列发展出现瓶颈,在4代的时候,三上真司用天才般的设计理念将《生化危机4》打造成了一款兼具恐怖氛围和动作元素的游戏,堪称游戏史上的一座丰碑,此后生化危机系列续作没有超过该作水准的。

 

所以生化危机改编成电影简直就具有天然优越性,因为这个游戏系列本来灵感来源就来源于欧美恐怖电影啊,而从《生化危机4》开始加入的动作元素也不免令人想到欧美那些好莱坞动作片。

 

我们要知道,好莱坞电影早就形成了流水线生产化,其中最大的成就就是类型片,而动作片和恐怖片正是几大类型片中最赚钱的门类之一,从大众审美角度来说,无论是欧美还是在中东,抑或是在中国,动作片和恐怖片这类爆米花电影永远不愁没有观众,可谓是群众基础广泛。

 

这是因为这类电影主题明确,人物关系简单,吸引观众的元素也是简单粗暴。

 

例如从生化危机的游戏到剧情都并不复杂,说白了就是病毒感染扩散,然后一干正义主角们开枪打僵尸逃离然后拯救世界,这类模板在全世界拥有最广泛基础,观众理解起来也毫不吃力,而且反派就是反派,正派角色就是正派角色,此外开枪打僵尸这种题材本来就是最受大众青睐的,我们看看最近这些年涌现出的打僵尸游戏就知道了,例如《腐烂国度》和《消逝的光芒》,此外《行尸走肉》这部大热美剧也是推动了僵尸题材热潮的最大功臣。


《行尸走肉》带动了僵尸热


仔细深究我们也不难发现,生化危机系列剧情的巅峰是2代,那也是因为该作请到了日本一位著名的剧本作家写剧本之故,但是后来那位剧本大师离世,此后再难有高度精彩剧情出现,所以生化危机整个游戏系列的剧情整体来说也是偏大众化,大名鼎鼎的《生化危机4》更多吸引玩家的是角色的个性和关系,至于剧情,谁都知道肯定又是幕后反派的一次阴谋,至于为什么是这个阴谋很多玩家其实并不关心。

 

而且中国观众尤其喜欢看大场面的电影。不管是《极限特工》、《速度与激情》还是《变形金刚》系列,这类电影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节奏快,主题简单,场面宏大。《极限特工》就是,虽然这部影片的票房在北美市场“扑街”,但一点也不影响中国观众对于它的热爱。有了范·迪塞尔和吴亦凡,再加上场面大,基本上就满足了中国观众看电影的要求。

 

但是刺客信条系列就完全不一样,我们要知道,育碧是一家法国公司,而法国是一个文艺到死的国家,特别讲究文化积累和浪漫,法国人对历史和文化的热爱是很多国家无法比拟的,例如法国很多大公司对于公司档案的管理到了事无巨细的地步,法国很多大的电视台会把从建台第一天一直到现在的所有播出的电视节目进行录制保管,从这一点不难看出法国人的性格。

 

所以相比好莱坞横行全球的爆米花电影,也就是动作片和恐怖片这些,法国电影更出名的是文艺片,而育碧出品的这个刺客信条系列则以文艺而闻名于世,游戏中出现了数不清的历史人物,以及大量复杂的名词,这些名词对于初次接触者来说很难搞懂意思,比如说先行者文明和金苹果,再比如说信仰之跃。


刺客信条系列本来就非常文艺


更复杂的是刺客兄弟会和圣殿骑士团,在游戏的设定中,这两个组织没有绝对的对错,分别代表了自由和秩序,各有其存在意义,但是到了电影中圣殿骑士团则变成了绝对的反派,这当然使得很多玩家感到不满。

 

但是电影公司也不得不这么做,从育碧的角度出发,肯定是希望这部电影全球发行来扩大游戏的IP效应,所以找了二十世纪福克斯这家公司合作,还找到了澳大利亚导演贾斯汀·库泽尔来执导,这位导演相对来说还是好莱坞体系导演中偏文艺的一位,因为他此前执导过莎士比亚最为著名的四大悲剧之一的《麦克白》,但是这位导演也没办法挽救《刺客信条》电影。


这位就是导演,一看就很文艺


这是因为他必须要服从电影的规则,游戏中可以慢慢解释和表现刺客兄弟会和圣殿骑士团各有善恶,并非绝对的善恶存在,但是电影中如果没有一个绝对大反派,很多普通观众就不会买账,对于大多数普通观众来说,他们看电影就想看到正义大战邪恶,最后来一场惊天动地的主角打败邪恶BOSS的战斗,而此前无数次的好莱坞动作片的成功则证明了这一点是有效的。

 

更深入来看,这部电影似乎是更想靠近大众一些,因此得罪了一些玩家,但是电影似乎也并没有讨好到大多数的普通观众,正如笔者前面就提到的,生化危机电影这种简单粗暴的片子更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而刺客信条电影论文艺不如游戏,论火爆和简单粗暴则又大大不如生化危机电影,也就是说作为爆米花电影,由于题材本身的特征,使得电影还是带有一些文艺风格,而这对大众则相当不友好,例如片中对人性和对人类社会的探讨等,这些都说明刺客信条电影并不是简单的爆米花电影,也因此使得剧情变得比较拖沓,节奏缓慢。

 

所以在知乎和微博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大量观众对刺客信条电影的评价是“粉丝没意思,路人看不懂”。

 

游戏改编电影难拍,要交代宏大的故事背景、人物关系。如果编剧没有把生硬的背景写成生动的故事的能力,不会对背景进行取舍,对于路人来说,简直就跟看说明书一样枯燥。特别是作为一个系列的开篇,背景交代就更多了。导演没有找到电影跟游戏这两者的平衡点,他想尽量多地还原游戏情节,却没有糅合好电影的叙事手法。特别是看到法鲨第一次穿越回去,生怕观众不理解,还想展示一下高科技穿越手法,不断在过去跟现实里切换,不少观众感觉尴尬。


背景交代太多,故事却没讲好,很多观众尤其对这个问题不满


IP系列电影,哪怕没有完全贴合原作,如果电影情节足够吸引人,矛盾符合逻辑,人物刻画深入人心,来点情节铺垫跟暗线,再加上好莱坞熟练的动作场面和特效制作,都不会太差,好歹有粉丝的基础在。

 

漫威电影也是IP改编系列电影,但是因为版权和剧情需要,对原漫画进行了很多改编。没有一股脑地急着去交待漫画设定,人物关系。它遵循的就是拍电影的节奏,由人去引导剧情。不管是细到看单个的主角、扩大到整个团体,或者去研究反派,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千丝万缕又符合逻辑的。这些背景关系并不是一次性交待清楚的,而是通过制造冲突,解决冲突,又发现新的冲突。这样的一个循环去撕开一个口子,展现漫画里的世界。所以尽管超级英雄越来越多,但是每个人的特征都很明显,每个人都有故事,而不是像个NPC。


游戏改编电影一直都是个大难题


但是《刺客信条》就败在它把太多的笔墨用在了背景介绍上。电影情节不够吸引人,就别指望观众能坐得住看俩小时跑酷了。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生化危机简单粗暴吸引人,刺客信条太过文艺吃力不讨好。

 

横批:任重道远。


新浪游戏频道

微信:sinagame2014


投稿及合作邮箱:

zhangmiao1@staff.sina.com.cn

一起分享生活游戏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