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佐扬:游走正负世间的新现实主义悬疑小说创作

言态谈色2018-11-23 11:48:48

钱  佐  扬

大陆知名小说家、诗人、戏剧编剧。曾游学新加坡、日本等国。现为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诗词学会会员、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上海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音协会员等。早前以创作“主旋律”诗歌、歌词、剧作为主。作品曾参加央视、上视文艺活动。曾为“世博会歌”二十位入围作者之一。现已出版诗集、剧作多部。出版长篇小说《蜕变》《昙花》《祸水》等。上演“学者话剧系列”:话剧《谁偷走了我的心肝?》、《驴唇马嘴》、《老余买鱼》、《辣妈甜妈苦妈》等。



核心提示:

上海著名作家钱佐扬新近推出“新现实主义悬疑小说系列”的又一力作——《昙花》,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一经上市,反响热烈,广受好评。近日,作家钱佐扬在其工作室接受了本文记者专访,重温自己的成长之路和创作历程。

【左一为钱佐扬先生,左二为其父钱光相先生,右二为其母叶绍珍女士】

01

诗词浸染,博古通今,文化底蕴深厚


钱佐扬生长在军队医学世家,其父钱光相生前是二军大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副院长、著名的肝胆外科专家;母亲叶绍珍是著名的内分泌学专家、曾任全军内分泌专业组副组长。虽是医学世家,其父亦喜好文学艺术,常常在军队的一些文艺汇演上登台表演二胡演奏,还在全院大合唱上做过指挥。其母喜爱文学,看过许多文学名著,并时有用其中的一些故事来教育幼年的钱佐扬。他深受父母影响和家庭熏陶,从小便嗜好读书,尤其是对古典诗词更是研读不倦,造诣颇深。《诗经》、《楚辞》、《左传》《史记》等古代文献类著作更是成为其案头书。里面的珍言典故他更是信手拈来,为其后来的文学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些因素也为其后来作品的耐读品格做了一定的诠释。

02

繁华世界,阅历丰富,开辟不竭创作源泉


钱佐扬曾就读于解放军通信学院与上海戏剧学院。他的经历广泛,做过许多不同的工作:记者、摄像师,人保公司查勘,还出演过电视广告。他曾任空军上海南鹰饭店副总经理,上海市委机关下属宛平宾馆行政负责人。尤其是其在宾馆工作的那些年,他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与事,他说,在那里,有时,一个市委书记会朝你迎面走来,一个人气明星就会与你擦肩而过。宾馆正像是一个万花筒,呈现出五彩斑斓的社会总貌。其小说《昙花》的创作,有一部分即来源于其宾馆的工作经历,原来小说的名字叫《市政府女发言人》,后更名为《昙花》。这些丰富的阅历令钱佐扬小说中的人物更加立体饱满,故事充满冲突和悬念,读来引人入胜。

03

  游走“正负世间”,体现社会复杂与人性多面


作家钱佐扬在谈及小说《昙花》的创作时,称其不想设立正面人物这一概念。他解释,生活中真实的人其实是正反兼有,好坏存一的。文学是作家灵魂的避难所,一个人可以规范他的灵魂应该向善,但作家的作品不能规定一部作品中的人物全是好人,全是善人。那是违背社会常识、生活逻辑的。

 

因此其创作理念秉持“没有完全的正面和负面之说”,小说结构复杂,悬念线多条,体现对社会的、人性的深层次思考,在具体解构的时候也更是耐人寻味。各色男女、堕落得不堪入目的社会环境,以姿色与肉体换取上等生活和上升机会……在《昙花》这部作品中,作家没有想要圆什么谎、涂什么粉、迎合什么高调,而是充满忧心与愤懑,显示了对社会对良心负起责任的写作态度。书中案件的一个破案者有几句概括性的话——“今天来的每个人的表情和他们的表演的背后,都有一个个不同的剧本。人们按照剧本要求,粉墨登场了。”恰恰体现了作者的态度与责任感,及其小说中多元化社会的塑造以及人物去单一化的设置。

 

游走于“正”与“负”的大千世界,钱佐扬正以一个有责任的态度开创新现实主义悬疑小说创作的广阔空间。

04

  《昙花》:新现实主义悬疑小说力作


“不看到末尾,不知道结局。”《昙花》立足于现实的叙述,但又不同于以往现实主义作品,这部作品充满了悬疑,以及各种与现实产生对照的材料。它以季慧之死为引子,展示大千世界的众生相,表现的生活内容新鲜而尖锐。小说也触及到人性中诸多幽暗面。《昙花》又是一部都市小说,它节奏明快,向读者推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活场景,展现出都市生活的复杂性。

 

著名文学评论家、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宏图称自己是一口气看完《昙花》这部小说的,并评论到:作者下手很“毒”,以前很少看到有人采取这样的写法。除了扣人心弦,小说内容丰厚,他称《昙花》是“一幅当代都会生活的清明上河图”,表现的生活内容新鲜而尖锐,此外也触及到人性中诸多幽暗面。


据钱佐扬介绍,《昙花》仅是他“新现实主义悬疑小说系列的第三部”另外二部分别是《蜕变》、《蛇影行动》。这些小说与人们贯常理解的悬疑作品比起来都更有社会寓意性与警示性。


05

附:背景资料


悬疑长篇小说《昙花》全国上巿后,得到很多好评,引起广泛关注。作家出版社、中国作家网等都专文跟进;上海故事广播——超越假面舞会;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文艺评论家王宏图评价——几乎是一口气读完这本书的,一打开就放不下;《新民晚报》高级记者杨展业评价:假面舞会——再看上海作家钱佐扬的长篇小说《昙花》时,对小说中的任何事不时冒出这一观感。

 

文|木东

言态谈色 【长按二维码关注】


言世间百态,说天下之美。各色人生,各色感悟。万物之美,精华之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