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者的逃离派对

LLAP2018-12-07 16:29:52

我是在逃离派对上遇见A小姐的。


“你的银河特饮。”她从吧台后推过来一杯黑蓝色的酒。


逃离派对遍地都是舞池。大家都避免坐在吧台上以防有人搭讪,其实没人想和彼此讲话,他们都有心事。


“不好意思,我点的是苏打水。”我大声向她的方向喊。其实不需要喊的,这里是超能力者派对,人们没必要喊叫。


“你当然点的是苏打水。银河特饮是派对上最火的饮料,你觉得喝这个会显得没品位。”A小姐把架在烟灰缸上的烟重新拿起来,“但是今天是银河系的最后一天了,以后就再也喝不到了。”



我从来都不在超能力者派对喝银河特饮,银河特饮的名字太俗气太卖座了,就像是影院热映的无脑喜剧爱情片一样。我总是怕被当成庸俗的大多数,害怕流行的“爆款”会让自己成为下一个没有脑子的从众者。


之前的二十年里,我经常偷偷下载喜剧爱情电影,看完立刻删除,生怕被发现后别人会说,你不酷。我也从来没喝过银河特饮,它早就被炒得过热了,热到酷人只会躲避了。



我和A小姐坐在派对舞厅的屋顶上看星星。A小姐说,“喝银河特饮得碰杯才好看。”我没动,她把杯子凑到我杯子上撞了一下,两个杯子一碰撞,杯里亮起无数颗星星。


这一夜,我们的头顶上没有星空,也许有,只是看不到而已。哪怕有,我也分不清这是哪一片星空了。我想起十九岁的夜晚,我曾也看过没有星空的夜空。当时我还尚且知道自己在哪里。



假如超能力者也有法律的话,一定会把A小姐列入超能力的滥用者,她破坏时间线的次数可以千次计算。她说自己虽然做了很多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但是从不作恶。


A小姐说,“你知道纳迪娜吗,名士风流里的。书里说,她不停地换身边的男子,只是因为,倘若孤身一人,她就不知道怎么生活了。”她饮了一口酒,我看见那些星星落入她唇齿之间的时候变得更亮了,“我也是这样啊,每次遇见一个希望得到的男孩,就想据为己有。恰好又可以做到,就会去做。”


“什么样的男孩子会是你非要得到不可的?”我问A小姐。


“一开始是上学的时候,暗恋的学长啊什么的,去表白结果被拒绝了。年轻嘛,恼羞成怒,就改变了时间线。哎你想不想抽一根烟,薄荷的,以后薄荷可就绝种了。”她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被压得皱皱巴巴的烟盒,我点头。


A小姐帮我点了烟,我问她,“那你用什么办法得到你想要的人?”



“你听过9小时理论吗,说的是假如两个人单独共处9小时,是一定会坠入爱河的,不多不少,只要9个小时就够了。”


看我在笑,A小姐接着说,“我一开始也不信。试了一次,改变时间线,把他约到什么地方,然后搞点小动作把电梯门搞坏。两个人在电梯里困了一夜,很无聊,坐在地上聊天,讲笑话,唱歌,把门掰开一个小缝,对着门外尿尿。然后第二天早晨,有人发现了我们。临别前他抱住了我,吻了好久好久。”


A小姐话锋一转,带着刺似的,“你觉得浪漫吗?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觉得爱情就是个笑话?他还以为他爱上我了。”


我说,“喜剧爱情片最经常的剧情不都是,一开始两人互相讨厌,然后共处一段时间,突然就相恋了吗。”


A小姐说,“你喜欢看喜剧爱情片?不像啊。”


我说,“当然不喜欢看。”



我当然是喜欢看喜剧爱情片的,我尤其喜欢在圣诞节看真爱至上。


不过,在别人眼里,我既不会过圣诞节,也不会看喜剧爱情片。


逃离派对之前的一周,我去看了爱乐之城,没告诉任何人,偷偷去的。看的时候有点走神,想起了一个男孩。



六七年之前的一个秋天,放学后,一个男孩偷偷带我钻进学校的礼堂。他打开礼堂的门,里面一片漆黑,他牵着我走进去。礼堂的舞台一角有一架钢琴,午后的阳光正好洒在那架钢琴上,任何电影里都打不出那样的光。我坐在钢琴前,他坐在钢琴后。他便开始弹了。


假如那时他弹的是一曲city of stars该多好啊,多年以后我坐在影院里想。


然而偏偏不是。那一天,他为我一个人弹一首歌。弹的是保卫黄河。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我心想,操你妈。


从此我对喜剧爱情片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心。



A小姐说,“想什么呢,你烟灰要掉到裤子上了。”她把烟盒递给我,“空了,烟灰掸这里吧。”


我说,“那你每次得到他们了以后,你对他们动情吗?”


“那么想得到一个人,肯定是动了情的啊。但是你知道的,人要是有本事得到一切,就很容易厌倦。”A小姐的烟吸尽了,她把烟蒂丢下屋顶。


“我认识一个妹妹,年轻贪心,滥用超能力,什么都能买,买不到的也能偷到。最后觉得一切都来得太容易,无趣,自杀了。”她摇晃着酒杯里面的星空,“你说,今天夜里银河系就要死亡,楼下舞厅的超能力者们却在开派对,没有一个人打算阻止。为什么呢,大家都腻了。”



“你会怀念银河系吗?”我问,楼下的舞厅换了音乐,爵士乐显得夜色更温柔了。


“怀念啊,怀念这里的一切都傻得有趣。”她看着我笑,“你也傻得有趣。你根本就不会抽烟,你把烟含在嘴里然后吐掉,你只是装酷吧。”


我没有说话,用吸管搅动杯里的饮料,越搅越亮。


“料想你其实也不会喝酒吧,”A小姐把我手里的烟接过去,吸了一大口,“你放心喝吧,给你调的酒换成了糖浆。”



“maya”,她又问我,“你就没有试过得到一些你喜欢的什么事物吗?”


“我调快了今夜的时间”,我说,“现在是我们在一起的第9个小时了。


我吻了A小姐。银河系在我们身后爆炸。天亮了起来。漂浮在宇宙中的小酒馆,要飞向何方,我不知道。








“那你猜猜我为什么要为你调酒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