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比松至枫丹白露,走进印象派!

海派视觉2018-12-15 20:44:26

1874年有31位印象派画家参展。来向官方的沙龙挑战。包括莫奈、雷诺阿、毕沙罗、西斯莱、德加、塞尚和莫里索等在内的画家们不仅有各异的性格和天赋,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还具有不同的观念和倾向,但是,他们诞生在同样的时代,有着同样的经历,并且向同一的反对派斗争过。他们欣然接受一些杂志的讽刺文章作家封给他们带着嘲笑味道的称号——“印象派”。


19世纪的时候,法国巴黎是欧洲油画的中心。他们逐渐地聚集到巴黎郊外的一个名叫巴比松的小村庄,来描绘那里迷人的风光,他们被称为“巴比松”画派。“巴比松”村就是现在巴黎的卫星城之一的枫丹白露镇。


巴比松画派”就是“印象派”的前身。

直到现在整个法国还沉溺在印象派的荣耀里。



Pierre-Auguste Renoir,La Yole, 1875

当年的画家们沿着塞纳河和瓦兹河,走过花园,森林,大海边。风景,两百年来大都没怎么改变。

从巴比松开始,一路向西北,着重介绍法国北部-法兰西岛和诺曼底大区的印象派相关地点,南部的梵高和塞尚先生,也许留着下次?

巴比松 Barbizon

室外写生的习惯从印象派的前身- 巴比松画派开始,绿荫树林与空气,构成了风景画的基本语言。巴比松同属法兰西岛,位于巴黎南面约一小时车程,当地的旅游局特地为游客准备了一条徒步路线,从市区开始直到著名的枫丹白露森林,一路标记值得顿足之地。

徒步路线图可到旅游局领取

巴比松地区的森林

“柯罗的画架”

Corot,枫丹白露森林 Forest of Fontainebleau,1846

伊厄尔 Yerres

印象派画家卡里波特(Gustave Caillebotte)曾经在伊厄尔度过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光。1870年前后,他在此完成了不少重要的作品。邻人,篱墙,林间小路与湖面,似乎在卡里波特的笔下,伊厄尔永远宁静自在,生机盎然。

卡里波特故居内外

Caillebotte,Le parc de la propriété Caillebotte à Yerres, 1875

一个阳光午后

伊厄尔风光

Caillebotte,Périssoires sur l’Yerres, 1878

巴黎Paris

在巴黎市区里无疑是逛各大教科书–博物馆了,作为印象派的发源地,奥赛博物馆集中展出19世纪中期至20世纪初的现代艺术作品。在这里能看到近代艺术史的变革:马奈《草地上的午餐》,德加《舞蹈课》,雷诺阿《煎饼磨坊舞会》,莫奈《鲁昂大教堂》,梵高《星夜》……常举办配合展览的音乐会和电影放映,可留意博物馆的日程表。

Manet,Le Déjeunersur l'herbe,1862-1863

橘园博物馆是印象派的西斯廷教堂。柔和的日光之下,莫奈的巨幅睡莲安静地在四周盛开。馆藏还有艺术家们的朋友、大收藏家Walter-Guillaume珍贵的藏品:数量不少的雷诺阿和塞尚。

印象派在奥赛盛开,而应在马摩丹莫奈博物馆寻找源头:《日出•印象》- 这个派别因此得名- 存放在这座府邸。整个地下一层是献给莫奈一个人的礼赞,邀请观者发现画家创作之路上的种种革新。同时馆内还藏有多幅女画家莫里索(Berthe Morisot)的作品。

Monet,Impression,soleil levant 1872

蒙马特地区充满了太多印象派式的浪漫和情怀,黑猫咖啡店,磨坊与小酒馆,蒙马特博物馆保留了这些往昔的欢声笑语,通过油画和招贴画重现1860年的旧巴黎。博物馆被种植着葡萄树的雷诺阿花园环绕,不妨找个阳光明媚的时间来访,寻一寻《煎饼磨坊的舞会》下的旧日气息。

夏都岛Île de Chatou

夏都岛又叫做印象派岛,1860年代,划船成为盛行的休闲活动,岛上的弗尔奈斯之家(La Maison Fournaise)为当时的游客提供租赁船只和住宿,很多印象派大师都来过这里,其中雷诺阿更是常客。

他在1880年创作的《船上的午宴》,描绘的正是在弗尔奈斯之家用餐的热闹景象。弗尔奈斯之家现在不仅是沿河餐厅,内里还有美术馆,成为夏都岛地标式的观光场所。

Renoir,Le Déjeuner des canotiers 1880-1881

圣日耳曼昂莱

Saint-Germain-en-Laye

纳比派(Nabis)画家丹尼(Maurice Denis)的故居和工作室,得益于后人的捐赠,在二十世纪末期成为对外开放的莫里斯•丹尼美术馆。偌大的邸宅包括圣礼拜堂和广阔的花园,馆内藏有同时代不同流派的作品,如象征主义画派,纳比派以及以高更为中心的阿旺桥(Pont-Aven)派等等。

瓦兹河畔奥维尔

Auvers-sur-Oise

从南法回来之后,穷困潦倒的梵高来到这座小城,完成了多幅作品,其中包括最著名的《奥维尔教堂》。他在拉沃客栈租了间七平小屋,在这里他和弟弟提奥见了最后一次面,然后迎来了人生的终点。

这间阁楼里的小屋成为了诸多电影的原型,例如《挚爱梵高》中故事正是从这里展开,并且在最后一刻目睹了天才悲剧性的死亡。如今小屋保存了下来。由于防护措施,游客一次只能逗留三十分钟。

梵高在1890年7月29日去世,他的遗体被埋葬在瓦兹河畔奥维尔城镇公墓中。他的弟弟提奥在六个月后死亡,他的妻子为了让两个兄弟相会,将提奥的尸体也迁移这里。

吉维尼

 Giverny

吉维尼如今不仅是一个风光秀丽的地方,如今也是一个重要的艺术圣地,正是在这所与世无争的居所中,莫奈迎来了他后半生艺术创作的变革,迸发出了崭新的光芒,这种力量来自于他奔放的笔触,几近抽象的线条,变换的色彩,陈列在橘园的《睡莲》成为了最好的证词。吉维尼小镇保留了莫奈生前的居所与花园,为探索莫奈晚期风格提供了一条线索。

Monet, Le Bassinaux nymphéas,1899

在吉维尼小镇中还可以参观印象派博物馆,常设展是围绕着莫奈的艺术家们,例如点彩派艺术家卢西(Maximilien Luce)的作品。同时每年还会举办两次精彩的临时展。

鲁昂Rouen

位于诺曼底大区的鲁昂也是印象派画家经常驻足的地方,城市中的街景常常出现在画作中。其中最负盛名的该是莫奈《鲁昂大教堂》系列了,他在1892-93年间租赁了一间正对着鲁昂大教堂的住宅,研究教堂立面的不同时刻的光线与色彩。这个系列作品除了在奥赛,还能在在鲁昂美术博物馆看到。

鲁昂美术馆藏有丰富的印象派老牌艺术家如莫奈,西斯莱,毕沙罗等人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还可以看到本地艺术家所组成的“鲁昂派”的作品,例如勒迈特(Léon-Jules Lemaître),德拉特(Joseph Delattre)等等。

Monet, La Cathédrale de Rouen,1893

勒阿弗尔

Le Havre

十九世纪末的工业进步,使得聚集在巴黎的画家们可以背着行囊,乘坐冒着白烟的火车,到更远的地方寻找创作的灵感。例如在勒阿弗尔,莫奈以当地的背景为素材,创作了开山之作《日出•印象》。勒阿弗尔的安德烈•马尔罗现代美术馆,同样藏有大量印象派的作品,其中包括雷诺阿,毕沙罗,莫奈等等,非常值得一看。

翁弗勒尔

Honfleur

翁弗勒尔的老城港(Vieux bassin)因其如画般的景致吸引了很多艺术家到此写生,停泊的船只,波光粼粼的水面,有别于巴黎的诺曼底风光成为印象派画家创作的素材,布丹,莫奈,库尔贝以及约格坎特(Johan Barthold Jongkind)都曾来过这里。如今的港湾仍在继续它的使命,吸引着艺术家们驻足。

出生于翁弗勒尔,欧仁•布丹(Eugène Boudin)是法国当时第一批摆脱画室,走在自然光下的画家,他这种室外作画的理念影响了年轻的莫奈。布丹非常善于绘制海景画,水面,帆船与云组成了布丹绘画的基本元素。欧仁•布丹博物馆中不仅展有布丹的绘画,其中还有大量的十九世纪末期的摄影,物件等等。

Eugène Boudin,Portde Honfleur 1897

迪耶普

Dieppe

靠近英吉利海峡的迪耶普又称作四港之城,在十九世纪时候海岸被改造成海水浴场,当时特纳,库尔贝以及德拉克洛瓦都来过这里,印象派画家们紧随其后。迪耶普的标志性建筑是海岸边始建于12世纪的防御古堡,之后在大革命期间充作监狱使用,今日这座军事堡垒已经成为迪耶普城堡博物馆,其中展有如毕沙罗,西斯莱,以及后印象派瓦尔特•西克(Walter Sickert)等人的作品。

Pissarro,L'Avant-port de Dieppe, après-midi, soleil,1902

埃特雷塔

Etretat

既然来到了诺曼底,自然不能错过这里的象鼻山海岸。埃特雷塔的海边由于白色的岩石而形成一种粗粝之美,这种美感被库尔贝捕捉到,于是有了《埃特雷塔的峭壁》之作,其后这片景也出现在被莫奈,布丹等人的画布上。

Gustave Courbet ,Archedans la mer à Etretat, 1869

Claude Monet,Etretat, soleil couchant,1883

卡昂

 Caen

卡昂美术馆是收藏欧洲16-17世纪绘画的重地,其中也不乏印象派大师的作品。馆内18,19号厅聚合了十九到二十世纪法国艺术家的作品,其中有莫奈在埃特雷塔的写生,布丹的海景等等。

夏季的法国,常有阳光,偶有小雨,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时候了。尽管外出时并不会带着画具,尽管蒸汽火车已经换成快线,但是呈现在我们视野里的美景,或许和印象派画家里的如出一辙。


克劳德·莫奈 巴黎蒙梭公园 72.7×54.3cm 油画 1878年

1852年,法国进入第二帝国时期,城市建设向公共化发展。这个国家不仅开放皇家园林,还在街道两旁种植树木,开辟新的公共绿地。同时,大量进口的外来植物推动园艺师通过杂交实验培育新的品种。随着植物花卉的增长和多样化,住在郊区和乡村的人们开始打理自己的花园。



小城

AUVERS –SUR- OISE

位于瓦兹河右岸的小城AUVERS-SUR-OISE(奥威尔)市中心,寻访画家在这里留下的最后足迹。

   下图为AUVERS–SUR- OISE市政厅,我们的车就停在楼后面的停车场。


    这个小城是画家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1890年5月20日至7月29日度过生命中最后70天的地方。


梵高用“喧闹”一词来形容麦田,春天播种,秋天收割,这些是他从小看在眼里的,他对麦田有着特殊的情感。

学画后,梵高还顶着烈日,在麦田里,没有一点阴凉,一画就是几个小时。

他对麦田的热爱,是无人能及的,去世的半年前,在疾病的折磨下,仍然在用生命的时光创作麦田题材作品。

那时的梵高写信给弟弟提奥,说道:

☀☀

队长不知道梵高是怎么想到将天空画成绿色,将山丘画成蓝色的,对于这样天才式的颜色组合,能做的只有赞叹,再赞叹。

太阳像一颗咸蛋黄,和大片金黄色的麦子相呼应,麦子像海浪般随风翻滚。

画中只有一个轮廓模糊的人物,挥舞着镰刀,战斗在麦田的热浪中间。

他手中的镰刀,像不像死神手里的弯刀?


只是这“死神”身上,看不出任何悲哀的味道,他只是在做着自己的工作,收割着一个个麦子般的生命,但是太阳的金色光芒依旧普照万物。

☀☀☀

梵高用喧闹的黄色涂抹画布,不断表达着他如同”向日葵“般的生命力,以及对死亡的态度。

或许他早已心有期许,希望死神能够带走他充满痛苦的身躯,让他早日获得新的轮回。

梵高曾在给弟弟的信中写过一句话,队长在这里送给大家:

你要继续多多散步,更加热爱自然因为,这是真正学会理解艺术的方式画家们,他们理解自然,他们热爱自然并教会我们如何观赏。

上图为梵高的画《麦田上的乌鸦》
    

《麦田里的乌鸦》上半部分是蓝的发黑的天空,下半部分是金灿灿的麦田和跃动的道路,在麦田和天空的交界处有一群黑色的乌鸦在飞.


     从麦田右边的沥青路走过去,左手就是安葬着画家和他弟弟的墓园。梵高一直由弟弟接济生活,为一个疯狂的艺术家哥哥付出一腔关爱的弟弟在哥哥死后几个月便随之而去,之后就一直在这里陪伴着他。



海派视觉」的微信公众号已上线啦,

直接搜索「art-cn」就可以订阅,

关注我们每日发现的新鲜好创意。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品牌策略与设计 |微信:tonymlh    QQ:314245762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