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对话上线啦!《挚爱梵高》电影的动画性与绘画性

拍电影网2018-12-27 03:54:30


5月19日在北京SKP RENDEZ—ZVONS成功举办了“RDV时间”第三期电影沙龙活动--《挚爱梵高》电影的动画性与绘画性。沙龙主持人&电影人黄非老师、动画人金大勇先生和当代艺术家刘力宁先生围绕这部包揽三项国际大奖的油画电影《挚爱梵高》与大家分享了动画电影台前幕后的故事以及电影艺术创作的过程。

从左至右:黄非、金大勇、刘力宁

文章内嘉宾名称以姓氏代


 黄 

大家晚上好,很开心大家能够参加今天晚上的沙龙活动。这是我们第三次沙龙分享活动。梵高是大家比较熟热的一个人物,其实关于梵高的电影也有很多,大家看到这个活动的题目就应该知道为什么今天我们三个人会坐在这里跟大家分享这部电影。


 刘 

我觉得电影院是一个做白日梦的地方。我们进电影院的时候,就知道故事是假的,但是我们特别享受。关于电影的绘画性,其实在现在绘画已经让渡了很多的叙述性给电影。在今天,尤其是现代主义绘画,完全不承担叙述功能。在这里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个我去看《挚爱梵高》时遇到的趣事儿:在电影刚开始播放的时候,做我旁边的两个小哥们就开始睡,一直睡,整部电影的观看过程中我都伴着他们的鼾声在看。电影结束了,灯也亮了,他们还没醒,让我特别嫉妒他们的睡眠质量,哈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前两天又认真刷了一次这部片子。


其实关于梵高的人生经历,相信大家可能都知道,像美术史也有关于梵高的很多种讲法。整部电影都在围绕一个小伙子(邮差的儿子),他的小伙伴送了他一封发不出去的信,然后他沿着这个线索就一直在探求梵高是怎么死的?好像前两年发现了一个新的证据,就是说,梵高实际上不是自杀。电影里虽然不是特别明确,但是暗示了我们,梵高是被几个熊孩子玩枪走火打死的。我觉得这个比大师疯了自杀还惨。我在想,如果我是梵高,我能够穿越到今天,看到这个世界是这样看待我的,就是上个厕所,墙上都挂着我的《向日葵》,这会是什么感受?如果梵高亲自坐在这里看这部讲述他的电影,又会是什么感受?他怎么看现代人对他这样子的一个评论和评价呢?


 黄 

我和梵高是一个星座,也很喜欢梵高的作品。力宁刚才提到,如果真的是梵高能活在现在,看到世人对他的评价的话,他的反应会是什么样?提到这个问题就不得不跟大家分享一个小片子—《神秘博士》有一期讲梵高来到当代,去参观梵高博物馆,听到周围人怎么评价他的这么一段故事。



《挚爱梵高》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动画片,而又不能完全叫动画片。提到动画片我们会想到近几年很火的中国原创动画片《大圣归来》。那咱们中国的动画和美国好莱坞的动画、包括我们看到法国的一些动画,都会有所差别,《挚爱梵高》确实跟我们以往看到的动画片不太一样,那它与《大圣归来》相比的话,创作风格有什么不同?大勇作为《大圣归来》的总监给我们发分享一下吧,让大家更好地理解一下这部片子。



 金 

其实我认为《挚爱梵高》严格来说不算动画片,它是用一个绘画的形式,做了一个故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动画的角度来讲,它是要表现的更夸张,张力才会更足。当最后我们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就是说它有两个风格:一个是完全梵高的风格;还有一个,就是用来回忆的黑白的部分。其实黑白的部分你能感受到,如果片子稍微质量差一点,你看的时候,就会和黑白电影影像基本上没有区别。

 

其实这就是油画形式的一个电影。刚才力宁老师最开始说的那个故事,有些人看,就会有睡觉的那个感觉。这部片子相对来说是会平淡一点,它不是完全3D电影的一个范畴,所以只有喜欢的人坐在那里才能看得下去。如果我们不喜欢,确实会容易睡觉。因为这个故事没有那么跌宕起伏。从动画电影上来说,它从造型和动作上的这种张力,镜头的运用,其实动作相对大一点,但是剩下的部分,相对都是较平的。你所看到的这种很平缓的镜头,可能是编剧根据构图的需求而产生的镜头。

 

比如我们做《大圣归来》的时候,其实大量的镜头经常是在一组产品中做的很夸张的一个镜头,就是主要是想让大家有这种视觉的冲击力。包括我们现在做的新电影,也同样是这种手法。这是我的一种感受,回头大家可以再看看这部电影做一下对比。




 黄 

很明显这两个片子风格完全不同。其实刚才力宁和大勇也提到《挚爱梵高》显得有一些平述,可能这也是容易催眠的一个原因。那力宁你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来讲一下,你看这个片子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它真的是再现了梵高的创作风格?


 刘 

其实所谓梵高风格到底是什么?在座的一百个人心中就有一百个梵高。这个电影利用了梵高所谓盛期时候的颜色、笔墨和造型的方式就显得特别的梵高。梵高的画就是辨识度极高。但是这个电影使用了这种语言方式去造型,我感觉对于这种大师级别的人,往往容易会被简单化。像我就可能更喜欢梵高早期的作品,更耐看,后期的作品名头太大,被人们都说烂了。《麦田里的乌鸦》这个被说成是梵高人生最后一件作品,实际上是不是这样,我们并不知道。但是这至少是他人生中最后时期的一周或者几天的作品。这个作品现在在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梵高一辈子只画了八年的画,但是也分早期、中期、晚期。其实这些画单张放在一起,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当你放在一起连续不断的看,你会发现他晚期的作品气息开始有点涣散。


梵高人生有几个重要的转折点,其中在阿尔勒这段时间,是梵高人生中最棒的一年,他所有的那些著名作品,你回头看就会把你吓坏了,那些向日葵、卧室都是按一天一张,甚至是一天几张的速度完成,真的很可怕。然后在那里他也经历了惊心动魄的60多天,和高更在一起,然后又决裂,然后再割耳等等一系列的事件。

《麦田里的乌鸦》


 黄 

这个割耳事件其实是在片子里头有反应,片子里一直再说究竟梵高是怎么死的?导演作为一个梵高的忠实粉丝,他一定要把梵高是被熊孩子给误伤死的这个事情给讲出来,让大家都知道。那回到我们说的这个动画电影,《挚爱梵高》最开始说起步5年,但最后用了将近8年的时间。其实有很多关于“动画难产”的说法,大勇你怎么看?


 金 

其实不能说动画难产吧,主要我觉得它是一个创作过程,不行的话得翻来覆去的再做。实际上在做《大圣归来》的时候,在项目中期片子也不算太差,但又反复了两年多。前期的时间,从剧本、美术、故事板、平面到动画这个阶段就一直在讨论,一直在改。不知道大家清不清楚,一般动画公司基本上两年出一部片子。但是我们起步就得四年,没办法,因为我们认为前期的工作其实比工业流程部分更重要。技术永远在变,关键是你创作的构思是不是有意思!


所以前期部分就一直在纠结,各种调整,硬着头一点一点往下推,用下一个环节验证前一个环节。其实国外现在也是这样,像皮克斯差不多是这个状况,你看他们出的片子,时间也很久,他们前面也是经过多次调整,当然他们有钱就可以肆意的去尝试,各种试。但是我们没人家有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这步差不多了我们才能用下面的一步求证前面的一步。即使这样我们浪费的东西也还是很多,但没办法,现在只能是这样。没有像迪斯尼那么多好的影片资源去做,但是我们会尽量去找好点的作品去做。行业基本上是有一个规则的,但是现在时间很短,你没时间去求证很多东西,所以观众不喜欢也是正常的,或者说你票房不好也是正常。《大圣归来》最后的票房是9.56亿,还是很成功的。其实我们最后没有钱做宣发了,但真的是靠口碑,口口相传走完了最后一步,感谢大家的支持。


 黄 

我们大家再次给中国的动画人金大勇先生掌声。

我们很骄傲,这部动画片全部是我们中国的团队自己独创出来的,刷新了以往动画片的纪录。其实回过头来说《挚爱梵高》这个片子有很强的绘画风格。导演为什么要创作这个作品,因为就是觉得梵高他是我只通过画画来表达我的内心。我想这个可能是所有从事艺术的人士都有这样的一个情怀。那力宁做为一个当代的艺术家,你在创作作品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种表达的激情?能不能结合你的创作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创作的过程。


 刘 

我先说一下刚才的感受。我听大勇哥说片子周期的制作只有两年的时间,前期和后期两头的时间特别少。其实我觉得这个和画画是一样的,在所有艺术创作中,开始和结束是最困难的,中间反而不难。其实艺术创作就是“我想说话”,每个人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就是用“我”的方式去说话。梵高为什么这么画?之前的艺术家画的好好的,为什么梵高一定要画得这么怪?大家总说梵高疯了,所以就画成艺术家了,其实他没疯,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早就知道自己一定会出名,在给弟弟写的信中就写到:早晚一天全世界会用不同的声音念我的名字。所以我想说梵高最大一个问题就是他所面对的时代不一样,梵高必须换个方式。其实我有时候看电影也在想,今天当代艺术其实也有很大的困境。该如何去面对这样一个影像时代,生活里电影占据了一大部分。你在电影院看那么大的屏幕,跟你在家看一个小画能一样吗?肯定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梵高的创作与时代的不同,就是他要面对他的时代去说问题。




 黄 

电影是与艺术科学非常紧密结合的一种艺术形式,技术在电影当中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那么请大勇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挚爱梵高》里的一些比较亮点的技术,比如说用十二帧的一个画面,那帧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们通常都说是24格或叫24帧,为什么要用这个来表现这部电影呢?


 金 

一般我们讲一秒24帧,就是正常电影都是一秒24帧,相当于一秒钟24张画。但是它作为12帧的话,我觉得有可能一方面就是为了降低成本。因为正常来说一个90分钟的片子,就需要12万帧左右,也就是12万张画。我们看到的或者说听到的,《挚爱梵高》画了大概65000张对吧,其实是有120多位艺术家先画了一千多张,这是在做片子过程中的关键帧。因为有了这些关键帧,再套用实拍的过程中去创建,在中间填补上余下的部分,我觉得大概是这样。


包括之前看到他们有一些培训,告诉你怎么用投影投到上面,一帧一帧的画面,这种其实有点像传统二维的一种画法,只不过他把那些简单的线条直接用油画来表现了。其实这从技术角度来讲不算太难,只是我觉得,因为导演他们是梵高的粉丝,所以用梵高画作的方式,去表现他们对梵高的一些纪念吧。包括其实我们看到的这个影片有好多镜头都是梵高一些著名的画作。我觉得导演可能是在创作过程中,花了很长时间去研究这个,然后用梵高的画作把这个故事串起来,这可能也是导演特别用心的一个方面。


 

 黄 

为什么要去用12帧这样的一个表现方式,大勇从动画人专业角度来说是为了节约成本。确实,《挚爱梵高》如果要真正画12万张,是很费时间的。那第二个就是,因为他请了120多位画家来一起画,如果要画那么长时间的话,人工成本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在请的这些画家里有几位是专门画这一千多幅关键帧的。这个片子里有很多通过梵高的画作作为一种转场,我们能很清晰的看出来,导演定格,是为了让我们看清楚这就是梵高的作品。那这样的话让我们的观众一是有清晰的辨识度;二是随时能把我们带入到梵高的境界里去。我当时看这片子的感觉,就好像是我拿着画笔在那里一笔一笔画的感觉。我不知道力宁看这个片子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个感觉,是不是也类似的感觉。

 


 刘 

我其实想了一下,任何风格的诞生都有它的必然性。巴比松画派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在工作室里完成的,因为他们之前用到的油画颜料不是我们用到的吸管颜料,所以他不可能离开画室画画。到了后面的印象派画家才开始能够出去,因为有了吸管颜料。这种革命性的变化,其实对于艺术家的改变性是很大的。因为艺术家们可以走到自然当中去写生。如果你在外面画过画,你就知道风吹日晒雨淋,很多时候你会手忙脚乱,就不可能像在画室里那样非要把这些细节画好,这样反而会放开手脚,艺术家就开始逐渐对于媒材这种事儿感兴趣了。梵高的画不存在一个旧有的画完的规则是什么样的,他觉得什么时候画完了,就是画完了。其实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慢慢的对梵高的认识是有改变的。 

 

 

 黄 

像刚才大勇说的,因为这个导演特别的粉他,所以用了很多梵高的画作去做过渡。那你在看这个片子的时候,肯定一下就能感觉到这是梵高的哪幅画。那你有印象说看到了多少幅梵高的画,会不会有这个概念?

 

 刘 

没有这个概念。

但是大勇哥刚说每一次转场,它那个着力点就是梵高的画。我觉得梵高的画跟电影的感觉不太完全一样。就是说看画儿的感觉跟看电影是两回事儿。我觉得我看电影的时候是“没脑子”的,就一直在跟着故事情节走。

 

 黄 

电影人其实一方面就是爱做梦,另一方面就是在造梦。我们让大家跟着一起做梦,其实这个电影给大家的感觉,就是说如果没看过梵高的画作,它也特别有那种代入感。可能在看第一遍的时候,也许你会因为平述的这么一个故事节奏让你感觉会犯困。但是我估计你翻一下梵高的画册或去美术馆看看梵高的真迹,那你回过头再来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可能你的感触会完全不一样。

那大勇,刚才我们说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动画片。那从绘画的角度来说,它又不是一个真正完全能再现梵高绘画的这么一个作品,那可不可以说它是一个油画电影或者怎么样的?我也是突然想到这么一个词儿,你觉得呢?

 

 金 

其实我觉得,叫电影就行了。因为不管是在说动画电影也好,是拍电影也好,都是电影,动画只是一个表现形式。其实,创作形式上讲无所谓。

 

 黄 

当时确实也是因为媒体或者广告都把它叫做动画片,这个制作的片子就像我们在海报上看到的,它在很多的电影节上都是以动画长片来给颁的奖。不过它也是二维动画片,也可以这么说吗?

 

 金 

也可以这么说。

 

 黄 

我是做电影特技的,大勇是做动画的,力宁是做艺术创作的,其实现在艺术没有太大的边界,所以今天我们会坐在这里一起讨论同一个话题。很多做艺术创作的人员也会在电影行业做一些概念设计、动画指导等等。那大勇你作为动画人,能不能分享一下你个人的经历?


 金 

我以前一直在做画面,学的是设计。然后,最初开始做游戏,我们那个时候,基本都是单机游戏。我从游戏圈里出来之后,进入到广告圈做了十几年的广告,主要也是做北京这边视效类的广告。那段时间动画电影还不太好,我也算赶上了这一波儿。

 


 黄 

我记得后来很多媒体报道就是从《大圣归来》之后,还有《大鱼海棠》、《大护法》被称为我们中国动画界的三大动画片。然后很多的投资人都开始到处找动画题材的片子,开始投资动画片什么的。那应该就会有很多的媒体找你是吗?

 

 金 

对。因为我们15年的时候就接触过很多采访,各处跑。跑完之后我就觉得特别可怕,为什么说特别可怕?因为这样你没有精力干别的,你永远都在应酬各种事儿。我们新片子到15年已经开始在做了,现在已经做了三年,前期部分的东西已经结束了。我们其实还是挺纠结的,所以也不是说,一定拒绝,而是更希望能稍微的简单一点,安静一点,否则真的是没办法静下心来。

 

 黄 

《大圣归来》是要做第二季吗,可以剧透一下吗?另外你刚说的这个新片叫什么名字呢?


 金 

新的片子叫《深海》,是一个偏现实一点的动画电影,上映的话还得等几年吧。

《大圣2》现在已经在做剧本了,编剧这个过程其实比较漫长,已经写了好多稿,就是觉得不太好,所以一直在各种修改。

 

 黄 

《深海》希望出来的时候是一部震撼的片子。因为我知道,你们对于这个剧本和角色都打磨的非常好,非常的深透。刚才我们讲,以前大家都觉得,梵高是个疯子,有很多对他的看法。力宁这边作为艺术家刚才也说到了,其实梵高并不是一个疯子,包括我也不觉得他是一个疯子,他是一个挺渴望生活的人。我觉得这个片子里其实是想传达这样的一个观点。然后大家可以去进一步了解一下梵高,因为我是觉得,如果你要想了解一个人的作品,你首先应该去读他的生平,了解他那个时代的社会,甚至包括那个时代的音乐都要去了解,你才能真正的对这个人和他的作品有更深的理解。其实很多人对艺术家的了解就是,艺术家都挺神经病的,但是我觉得力宁是很帅的。我们放一些力宁的作品,力宁为大家介绍一下吧。

 

 刘 

虽然说大庭广众之下介绍自己的作品,感觉还是挺奇怪的。都说艺术家是有话要说,其实艺术的出发点对我来说很简单。其实我想说,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用狄更斯的话说就是,这个时代什么都有,这个时代什么都没有。我们前面是美好的,前面也是黑暗的。这是我生活的一种感受,每个艺术家创作的目的还是要说话。

 

 黄 

我们看到力宁创作的作品,他要关注的是这个时代,他现在不可能说去画一个梵高的风格,因为力宁要画他内心要所表达的东西,他不是梵高,他是力宁。今天我们也带了力宁的一些作品《今日系列》、《第七日》等等,大家可以去欣赏一下。

电影有一句话是,永远是遗憾的艺术。虽然有妥协,但我们需要力求完美!这是所有电影人都一定会面临和经历的问题。再次感谢大家,下期见。


活动现场


每一次沙龙活动,都凝聚着众多友人的支持、他们都是来自电影、摄影、摄像、艺术等各领域的专业人士。在大家的帮助下,沙龙活动的内容越来越好,也有了一些每一期都到场忠实的听众、观众。借此机会向大家致谢!


愿每个人内心的那片星空闪闪发光!


更多推介



《这就是凡·高》


风格独特的插画 

精炼优美的文字

全新视角品读凡·高

充满激情的艺术与人生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如你喜欢,请不吝分享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