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外的梵高,你是不知道的!

前线2018-11-07 08:43:00



我希望这些荆棘最终开出白色的花

那样的话

那些痛苦的挣扎就如同分娩中的阵痛

最终会有欢乐的结果

——文森特 梵高

梵高 

Van Gogh 1853—1890

1864年2月

11岁的梵高为父亲的生日

画了一幅素描“谷仓与农舍”

如果说绘画和语言是思想的媒介

那么梵高就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透过画作

看到的是梵高饱满而热烈的心灵

那笔触和色彩之间

最真实纯碎的情感流淌

Wheatfields, 1890

透过语言

看到的则是梵高沉思而睿智的头脑

以及和自然每个细节

树木,山川,天空,乃至每寸土地

都生生相息的灵魂

Wheat Field with Cypresses

这个世界带给梵高的

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悲哀

梵高还给这个世界的

却是一份纯粹阳光的灿烂与灼热

那些闪耀着炽热光芒的艺术作品

交织着他短暂悲凉而传奇的一生

如果每个人都如梵高般真实而纯粹

那么这个世界

定会是另一番景象

Enclosed field with rising sun, 1889


——第一部分 1876—1881——


下午去散步了,因为我觉得必须出去透透气,先去了大教堂,之后登上堤坝,那儿有很多风车,沿着铁路走很远就可以看到。这独特的风景和环境意境深远,似乎在对我说:“打起精神,不要害怕。”



——1877年4月 


Mills in the Neighbourhood of Dordrecht—1877

我们都是朝圣者,而生活就是从地上到天堂漫长的行走和旅行。”

——1878

“Au Charbonnage” Café—1878

Miners Women Carrying Sacks—1878

“人的灵魂里都有一团火,却没有人去那儿取暖,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囱上的淡淡薄烟,然后继续赶他们的路。

但是,总有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也在人群中,看到他的火,然后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

我带着我的热情,冷漠,狂暴、温和,以及对爱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

——1880 年7 月

Miners, 1880

“如果我什么也不做,如果我不一直尝试,那我就迷失了。”

The Hague-1880

“什么是终极目标?我觉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目的将会越来越明晰,就像几根粗略的轮廓线变为一张草图,草图又变成一张完整美丽的图画一样。这个过程需要经过反复的思考,严肃地劳动,一点一滴的积累,最后才能完成。”

——1880

Covered Roof 1881

“如果生活中没有某些无限的,某些深刻的,某些真实的东西的话,我想我就不会留恋生活。”

Jardín con pérgola, 1881

“仔细研究和不断重复复制巴尔格(Bargue)的作品给了我人物绘画的洞察力。我已经学会测量和寻找轮廓,因此,感谢上帝,过去对我完全不可能的,现在逐渐成为可能。面对自然时,我不再像过去那样,觉得无能无力了。”

 Road In Etten 1881

大自然开始总是拒绝艺术家,但如果你对她足够认真,就不会从这种对抗中感到失望,相反,这更激发我想去征服她。归根结底,自然和真正的艺术家心有灵犀

——1881年

A Digger & Barn with Moss-Covered Roof—1881

“绘画愈来愈变成我的热情,这是一种类似海员对海一样的热情。”

 Marais aux nénuphars, June 1881

“……我停不下来,画画的过程就如同赶羊群一样,一旦有几只羊过桥,其余的羊就会跟着过去。我一定要不断地画下去,画挖掘者、播种者、犁田者、男人和女人。

学习和画画是乡村生活的一部分,正如他人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的生活一样。”

——1881年9月

Women Miners Carrying Coal—1881


——第二部分 1882——


我想画我所感受的,并且感受我所画的

The Iron Mill in The Hague —1882

正是因为我有一双天生要画画的手,我绝不能放下画笔

我问你,自从我选择开始画画,我可曾有过半点疑惑、犹豫和彷徨?我想你是懂的,我犹如战场上的士兵一样斗志昂扬,当然,仗打得越来越激烈了。”

——1882

The Hague - Carpenter's Yard and Laundry—1882

“艺术是善妒的情人,需要我们投入所有的时间与精力。可一旦真的全身心投入了,她却转身而去,唯留追求的苦涩。”

View of the Sea at Scheveningen—1882

“我变得越消散,越痛苦,越破碎,就越能成为伟大艺术复兴中,具有创造性的艺术家。”

——1882年6月

Entrance to the Pawn Bank, The Hague, 1882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我是什么呢?一个无用的人,一个反常与讨厌的人,一个没有社会地位、而且永远也不会有社会地位的人。。。

好极了,即使这是事实,我也要以我的作品来表明,这样一个反常的人,这样一个毫不足取的人的内心是怎样的。这是我的雄心,它的基础是爱而不是恨,是冷静而不是热情。”

Knotwilg, 1882

“我时常陷入极大的痛苦,这是事实。

但我内心仍然是安静的,是纯粹的和谐与喜乐。”

——1882

Bleaching Ground, 1882

“提奥,我不相信我会是那样一个该从社会清除出去的粗鲁野蛮人。人们对我的癖性、奋斗目标、衣着、相貌和说话的神气有意见,而我对他们是怀着好意的,我心里十分愿意帮助别人,对人有用。”

The State Lottery Office, 1882

“我不愿意孤独。。。我画画不是为了使人苦恼,而是为了使人快乐我希望他们能看到值得看到的事物,这些事物并不是人人都能看见的。

诚实和勇敢总是好的,即使犯了许多错误,也比心地狭隘和谨小慎微好的多。

View of The Hague with the New Church—1882

“事实上,就艺术而言,我有一个明确的信念。我知道我想要从我呕心沥血的画作中得到什么,即使失败,我也会用尽全力去尝试和争取。”

Meadows near Rijswijk, 1882

“生活正如同作画时一样:必须时时刻刻行动迅速而果断,集中精力办一件事,像电光那样快地抓住事情轮廓。

这不是犹豫或怀疑的时候,手不可以发抖,眼不可以游移,而要死死的盯住面前的东西,专心致志地画,在很短的时间内,纸上就会出现能力以前没有的东西。。。 ”

Women Mending Nets in the Dunes—1882

“不管我的画什么时候会变得好卖,我都不太在意。。。我想,只有坚持不懈地从自然中汲取灵感、潜心创作,才是正道,才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自然的感受和热爱,迟早会在爱好艺术的人心里产生共鸣。”

——1882年7月

Girl in a Wood anagoria—1882

“绘画带给人的感受是无限的,我无法确切地描述。但我想说,用绘画来表达情绪的过程,简直太美妙了。。。

我沉浸在画画中,无法自拔,一刻也不愿放下画笔。我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超凡而强大的色彩感受力。”

——1882年8月

View of The Hague with the New Church, 1882

“在最寒碜的小屋里,在最肮脏的角落里,我发现了绘画。我总是全力以赴地画画,因为我最大愿望,是创造美。。。只要我拿起笔画画,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1882年10月

Walking and Boats, 1882

“如果你寻求的事一种雄伟、无限、能让人感知神迹的经验,那么不用舍近求远,我想我体验过比海洋更加深刻,更加接近无穷、接近永恒的时刻,那就是婴儿清晨醒来时愉快的咿呀声,或是看到阳光洒落在摇篮时的咯咯笑声。

如果真有“天堂之光”,或许也可以在那里找到。”

——1882年11月

Congregation Leaving the Reformed Church in Nuenen'—1882

Woman with Baby on her Lap—1882


——第三部分 1883——


“勇敢的去爱,爱里面存着真正的力量,一个人要爱很多,做很多。

只有怀着爱的心情去工作的,才算是真的工作。

The sea at Saint-Marie. 1883

“我常常觉得自己无比富有,我有幸找到了自己的事业,可以为之投入全部身心和灵魂,而这份事业又能给予我启发,赋予我生命的意义。”

Peasant Burning Weeds - 1883

我对艺术有强烈的信仰,坚信艺术如激流,将人带到极乐之境,不过,人本身也需要付出努力。

我想不论怎样,一个人找到他自己的事业,真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我又怎会觉得自己不幸呢?

我的意思是,就算身处困境,人生灰暗,我不愿意也不应该被看成一个不幸的人。”

——1883年3月

“诸多苦难和情绪,能长命百岁还是英年早逝,我根本不在乎。

我在世上唯一的顾虑就只有对这世界未尽的义务和责任,因活在世间三十载,我还亏欠里它一些可以流传后世的绘画作为纪念,不是为了某些活动应景作乐,而是为了在画中表达纯真的人性……

因此,这就是我的目标,专注于这个想法,就可以判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使我免于误入混沌的歧途,因为我的一切作为,都是出于这个愿望。”

——1883年8月

Bulb Fields, 1883

左拉说:“作为艺术家,我要活得畅快淋漓”。毫无保留,没有思想的禁区,天真如孩童。。。带着善意,发现生活的真谛,我会竭尽全力

——1883年10月

Girl Kneeling by a Cradle—1883

Churchyard in the Rain—1883

近来,我每天都在创作。只要坚持边做边学,我是一定会进步的……

就像走在一条路上,你可以看到路尽头的塔尖。但因为地面不平,当你认为可以看到尽头的时候,总有延伸的部分不能一眼看穿,因此路程会增加。尽管如此,你只要前进,总是在缩短与目标的距离。

——1883年10月

Landscape with Dunes, 1883

“也许是让人去思考自己有点政治意味,不过对我而言,作为一个画家首先有责任保持真诚。

你曾经说过,无论人们是否懂我在说什么,无论人们对我的判断是正确或错误,那都不会改变真实的我。”

——1883年11月

Paysanne Agenouillee Devant une Cabane —1883

等生命终结之时,回首往昔,我希望离开时怀着爱、惆怅和思考。

—— 1883年12月

Woman on her Deathbed—1883


第四部分 1884—1887



“写作是无法真实而完全的,展开心扉的交流方式。然而绘画就不会,它可以冲破所有限制,所有压制,尽情的释放心灵,自由地使情感在画纸上游走,这样才是表达感情的最佳方式。”

——1884

The Parsonage Garden at Nuenen 1884

“大自然是不可捉摸的,人们必须用坚强有力的感情去抓住它。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与大自然是一致的。

如果画一棵柳树,就要把它看作有生命的,富有生气的。这样周围的事情也会显得有朝气蓬勃。

如果不能像画人物一样去画一棵树,我们就是没有脊椎的人,或者一个脆弱的人。

我不愿意孤独。。。”

The old tower in the fields - 1884

我才不去理会主流艺术评论家们日趋流行的那一套陈词滥调。

——1884年4月

Peasants planting potatoes, 1884

“我是一个狂热分子,我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力量......我无法浇灭这一团火,我必须让它燃烧。”

Avenue of Poplars in Autumn—1884

Landscape with Pollard Birches— 1884

“你看,我像疯了一样工作,虽然始终都没有振奋人心的结果。但我希望这些荆棘能够开出白色花朵,显然这些看似无果的奋斗在劳动成果出来之前一文不值。

但唯有历经疼痛,然后才可能是欢乐。”

Wood Gatherers In The Snow—1884

1885年3月26日父亲因中风去世

在瞻仰遗容的时候

梵高劝诫一位哀悼者

死很难,但活着更难

The Sale of Crosses at the Nuenen Cemetery (1885)

The Potato Eaters—1885

“生活对于我而言是一次艰难的旅行,我不知道潮水会不会上涨,及至没过嘴唇,甚至涨得更高,但是我要前行”

Le Moulin de la Galette, 1886

“在世眼中我是什么呢?一个无用的人,一个反常与讨厌的人,一个没有社会地位、而且永远不会有社会地位的人。。。

好极了,即使这是事实,我也要以我的作品来表明,这样一个反常的人,这样一个毫不足取的人,内心是怎样的。”

Bridges across the Seine at Asnieres — 1887 

“我们不能指望从生活中得到我们明明知道得不到的东西。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收获是不在这里的。”

Fishing in the Spring, 1887

在我本该得到友谊的时候,得到诚挚好意的时候,我只得到空虚。

我常感到一种可怕的灰心在侵蚀我的精神,命运似乎给好意的天性设下障碍,一种嫌恶的心情常让我透不过气。

Four Cut Sunflowers—1887

“在艺术上,人不能有太多的忍耐,它与艺术是不协调的。

老老实实是最好的办法,不嫌麻烦的钻研,而不是投机取巧,哗众取宠。”

Vegetable Gardens in Montmartre—1887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老了,虚弱了,但我依旧对绘画怀有激情。

成功需要抱负,而所谓的抱负在我看来却如此荒诞。

未来怎样我尚不知晓,但是最重要的是,我想减轻你的负担。。。我希望,未来也许有一天,你可以自信地展示我的作品而无须妥协。”

——1887年7月

Vegetable Gardens in Montmartre—1887


——第五部分 1888——


“我曾想走某种捷径,但是细想后我说:“啊,不行,我不能欺骗自己,我要用一种粗旷的风格,来表现严肃的、粗鲁的、但却是真实的事物”

Bridge at Arles—1888

“难道不是情感和对自然的真切感受在指引我们绘画吗?

如果这些情感太过强烈,你画的时候根本不觉得自己是在画画,有时就是一笔接一笔地流淌而出。”

“我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我的笔触也越来越确定。

我几乎敢向你保证,我的画会越来越好的!因为画画,是我仅有的东西。。。

——1888年7月

Van Gogh Painting Sunflowers, 1888

你永远不可能对任何事情都做到确有把握。你所能做的,就是用勇气和力量去做认为是正确的事。。。即使结果证明是错误的,然而至少你是去做了,这才是重要的。”

Les Alyscamps—1888

“我画过的画布怎么样也要比空白的画布值钱吧。。。

敬爱的上帝啊,画画的权利,画画的理由,是我仅有的东西——相信我吧,我的自命不凡早已不在了。

看看我为此付出了什么吧!一副破旧不堪的躯体和神魂颠倒的心智,这是我所能过上的最好的生活,也是由于我的热爱而不得不过的生活。”

——1888年7月

The Night Café—1888

“我认为,艺术家是一种总是在寻找,但从未找到最终答案的人。”

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1888

我总觉得自己像个旅行者,要去想某地,朝着某个终点。”

Sower with Setting Sun-1888

“有时我觉得自己太脆弱了,应付不了一些事情。有时候我会觉得一个人更有钱,更年轻,更聪明,才可能成功。

幸运的是,如今我的心不再渴望任何所谓的丰功伟业,所有我想得到的,都在绘画中得到了。。。那是我选择度过生命的方式。”

——1888年8月6日

the Cafe Terrace at Night—1888

我想画出让人温暖的东西,带着某种永恒感,如同音乐一样。。。

以前,画家们会用光环来象征这种永恒,现在我试图通过人物自己的光,通过颜色的震颤去表达。”

——1888年9月

Coal Barges—1888

我变得越丑,越老,越病态,越穷,我就越想用安排巧妙、生动明艳的色彩来报复这一切。

——1888年9月24日

Red Vineyards at Arles, 1888

“我想画出触动人心的素描,我想透过人物或风景所表达的,不是伤感的忧郁,而是真挚的悲伤。”

Langlois Bridge at Arles—1888


第六部分 1889-1890



我相信,触目的真实比漂亮的谎言更美。。。痛苦是有益的,因为在一切人类情感中,只有他,最为深刻。。。”

Hospital at Saint-Remy', 1889

“当我画太阳,我希望能感觉到它在以惊人的速度旋转,发出骇人的光热。

当我画麦田,我希望能感觉到麦子正朝着最后的成熟和绽放而努力。

当我画苹果树,我希望能感觉到苹果汁正在把果皮撑开,果核中的种子正在为结出果实而奋进。

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要画出他滔滔的一生。。。”

The Starry Night, 1889

“我眼中的柏树的样子,还从来没有被人画下来过。它们的线条和比例如此之美,像埃及的方尖碑一样。”

——1889年6月

Tall Trees In The Night—1889

“我要画杏花,可是突然发病了,然而病好转的时候,我的杏花已经落光了。”

——1889

Branches of an Almond Tree in Blossom-1889

“受苦而不抱怨,正视痛苦而不憎恶,在学习这种能力的过程中,随时都有昏倒的危险。。。

不过也许,有希望瞥见一种朦胧的可能,那就是:在生活的另一面,我们将看出痛苦存在的美丽理由。”

——1889

Irises, 1889

“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

唯一不朽的,是艺术所传递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

Farms near Auvers—1890

“我一回到这儿就开始工作了——尽管我几乎拿不稳画笔,但是我对自己的追求了然于心,到现在已经画了三幅大的油画。

三幅都是暴风雨天空下漫无边际的大片麦田,我在传达悲伤和刻骨铭心的孤独感时,非常得心应手……我觉得这些油画可以将那些我无法用文字表达的都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我在这田园中所发现的盎然生机。”

——1890年7月10日


The Fields, 1890

“坦白地说

画家只能用画来说话”

——1890年7月24日(去世五天前)

Wheatfields, 1890

Thatched Cottages in the Sunshine Reminiscence of the North

最后一封信没有寄出

而是去世后在他身上发现的

一生坎坷的梵高,临终前的遗言是

我想就这样结束一生

——1890年最后一封信

Wheatfield With Crows—1890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

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但是总有一个人

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

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Avenue of Poplars in Autumn

绝不要以为故去的人永远逝去

只要有人活着

故去的人就永远活着

Daubigny's Garden, 1890

“生命是有限的,悲伤是永恒的”

。。。


我们熟悉梵高

但真正了解梵高一生的人其实并不多

让我们在这样一次旅行中体会大师永恒的生命

奥赛博物馆的奥维教堂

梵高挚友高更特展

奥维小镇画家村…...

一站一站地重访梵高画作现场

细微体察到“没有某一种疯狂

便不会看到美”是一种怎样的微妙


体察艺术的微妙

需要走进法国,意大利


独家前线专栏

建筑设计硕士,

美国斯坦福艺术史专业,

回国后清华规划院做地产策划。

热爱艺术


2018年1月,前线君约你同行

不管你曾经去过或没去过欧洲

这一次,我们都要带你体验一回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和艺术家带队

“私享”的艺术之旅




行 程 概 览

DAY 01  北京首都机场集合

DAY 02  北京-巴黎

DAY 03  巴黎大皇宫高更展-LV基金会-MAMO巡展 

DAY 04  奥维小镇

DAY 05  玛摩丹美术馆-奥赛博物馆

DAY 06  巴黎-第戎

DAY 07  第戎-日内瓦

DAY 08  日内瓦-奥斯塔-米兰 

DAY 09  米兰-威尼斯

DAY 10  威尼斯-佛罗伦萨

DAY 11  佛罗伦萨-北京

⋯⋯⋯⋯⋯⋯⋯⋯⋯⋯⋯⋯⋯⋯⋯⋯⋯⋯⋯⋯

至爱梵高——追寻之旅

2018.1.19~2018.1.30


[ 如果您对此次艺术之旅感兴趣期待参与 

请加入我们

入群

电话咨询

 Adam 13691174291

Andy 15132181186


至爱梵高系列第二期——揭秘威尼斯双年展之旅将于暑期推出,敬请期待!


 点击阅读原文为山区孩子筹一个暖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