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电影》| 观众需求研究——以2017—2018年贺岁档影片为例

当代电影杂志2019-01-10 23:54:44

本期焦点

作者:程鹏

责任编辑:林锦爔

来源:《当代电影》杂志社

版权:《当代电影》2018年第4期


贺岁档一般从年末12月中旬开始,持续到第二年春节,其中包括圣诞、元旦、春节三个节庆档期。这段时间一般是国产大片扎堆上映的阶段,也是票房最具爆发力的时期。2017—2018年贺岁档与往年有所不同,档期内涌现多部极具话题效应的黑马影片,而原本被给予厚望的主力影片却马失前蹄,档期显得难以捉摸而又活力迸发。《奇门遁甲》《芳华》两部国产大片率先登场,掀起贺岁档大战,而后《机器之血》《妖猫传》《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三部影片在圣诞档激烈相争。真正的高潮在元旦档开始《,前任3:再见前任》(以下简称《前任3》)、《妖铃铃》《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简称《二代妖精》)《、解忧杂货店》四部影片陷入惨烈厮杀,同时《前任3》一骑绝尘迈向20亿元票房,随后,《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陷入低潮,而《无问西东》《神秘巨星》两部默默无闻的选手展现黑马之相,分别斩获超过七亿元票房。


《前任3》《无问西东》《神秘巨星》是此次贺岁档的三部黑马影片。在映前看片会上,业界对《神秘巨星》评价较高,《前任3》和《无问西东》则褒贬不一,但在票房预估方面,普遍认为这三部影片体量偏小,很难取得超过五亿元以上的票房。可最后事实表明,这三部影片的表现完全超出了业界的预期,《前任3》票房达到19.41亿元,《无问西东》7.53亿元,《神秘巨星》7.46亿元。(1)这些影片在某些方面受到观众的热烈追捧,而这些特质事先并未引起业界的重视,这可能意味着当前快速发展的电影市场正在孕育新的特点,同时挑战我们固有的知识和经验。另一方面,事先受到普遍关注的两部重点视效大片《奇门遁甲》《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反而遭遇票房滑铁卢,而导致他们失败的原因也有待澄清。我们将上述五部影片作为研究对象,采用数据法研究影片的票房情况,以文本分析法挖掘主要卖点,试图探究观众的心理需求,揭示我国观影文化的现状,并为电影界找到一种思考。


一、观众需求的初级阶段和多元化趋向


(一)案例1:《前任3》


《前任3:再见前任》(2017)剧照


2018年元旦档,有六部主力影片同映。各路片方均大范围展开宣传攻势,竞争十分激烈。《前任3》是元旦档影片中较早定档的作品,且在户外投放了海量广告。因其类型鲜明,且有系列作品的品牌效应,影片能够在前期站稳脚跟。在票房预估方面,业内倾向与《前任攻略》《前任:备胎反击战》靠拢,认为第三部作品票房会有所提升,但一般不超过五亿元。从上映日的表现看,票房情况基本符合业界的预判。


(数据来源:猫眼电影专业版)



出人意料的是,《前任3》上映后反响强烈,讨论广泛,口碑迅速爆发,以至于第二天票房逆转《妖铃铃》,并且一路走高,在上映第二周单日票房突破两亿元,并连续17天保持日均票房超过5000万元,最终总票房达到19.41亿元。


从票房分布上看,《前任3》在三线及其他城市的票房占比有明显上升。2017年全国总票房为559亿元,三线及其他城市占34.97%。而在《前任3》的票房构成中,三线及其他城市的份额跃升至42.83%,一线城市票房占比从20.13%下降至15.68%。影片票房构成的变化,表明《前任3》在三线及其他城市更受欢迎。



在春节档大片爆发之前,《前任3》一度跻身中国历史票房前十名。对于产业工作者来说,一部看上去不过尔尔的爱情片,竟然爆发如此威力,实在令人瞠目。毕竟在映前看片会上,大多数业内观众对其褒贬不一。从制作角度看,《前任3》虽不至于粗制滥造,但绝非青史留名之作。影片的问题在于平庸,镜头运用简陋,缺乏视听的娱乐与新意。作为喜剧片,电影依靠冗长的段子制造笑料,笑点往往与剧情的联系不紧密,且充斥着对女性的物化与歧视,除了偶尔让人发笑,实难看出意义。


但是,以“小镇青年”为主力军的观众群用购票行为证明《前任3》确实在某一个方面抓住了观众的需求,使得他们愿意将影片分享给更多人。而影片这种吸引力,到底体现在哪里?


导演田雨生是一名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80后新秀。《前任攻略》是他的处女作。这位年轻创作者具备新一代商业导演的特质——贴近主流观众,了解年轻人的生活,具有商业视角,善于从商业诉求和自我表达之间寻找平衡。《前任3》便是一部精准识别了观众需求的爱情类型片。电影再现当下两性关系的常见状态,细节上同真实生活有相似性,主人公经历的事件、双方面临的情感困境在现实生活中均存在大量写照。例如,女主角分手之后,陷入焦虑、迷茫、颓废以及和前任较劲的情绪当中。在观影过程中,观众从主角身上发现自己的影子,产生强烈代入感。在影片片尾,男主角化身至尊宝在街头呐喊,女主角不顾过敏体质吃芒果,交叉剪辑形成分手的仪式感,在配乐的烘托下影片情绪达到顶峰,故事直击观众的情感薄弱之处。尽管《前任3》风格“俗套”且问题多多,但至少核心卖点方面准确抓住了观众需求。对于主流观众而言,他们倾向于观看熟悉的人事物并从影片中获得直接的情感体验和纯粹享受,对于影片的欣赏偏向表面化。对于电影的剧作水准,如故事是否完整,冲突是否强烈,演技是否优秀,主题是否深刻等要求不高。影片的成功反映了我国电影市场处于一个特殊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表现是较低的观影频率以及审美水平,而观影频率提高是审美水平提升的前提。


成熟观影文化形成的必要条件是稳定增长的影院消费行为。电影既是商品也是艺术品,观看电影既是获取娱乐满足的方式,也是艺术欣赏过程。正如在美术馆欣赏一幅画作,一名初来乍到者和一名游历于艺术长廊的专业人士所获得的体验、给出的评价是不同的。又如,对于偶尔进入影院的观众以及阅片无数的影评人,他们在观看同一部电影时给出的评价容易出现分歧。观众对于电影的评价标准随着观影行为的增加而提升。《前任3》获得成功,是因为影片的审美价值与主流观众的欣赏趣味不谋而合,这正是我国影院文化特殊现状的反映。大多数人看电影的机会比较少,对优劣之分缺乏概念,他们能看到《前任3》浅显易懂且引发共鸣的地方,却忽略了需要比较、判断才能发现的制作上的缺陷。


在我国,现代化影院在近几年才逐步扩大建设规模。全国影院数量从2014年的4924家增长至2017年末的9485家,每年保持20%以上的高速增长。而影院消费文化作为意识形态,发展速度滞后于基础设施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且呈现地域分化特征。观影文化成熟的标志,是人均观影次数的提高,但目前我国人均观影次数仍处于很低的水平,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在电影市场充分发展的美国,2017年人均观影次数为4.09次,而中国市场仅为1.17次。这说明我国观众整体观影频次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观影习惯尚待培养。2014年,我国人均观影次数仅为0.61次,尽管近几年来增长迅速,但总体上仍然滞后于发达国家(见图3)。



(二)案例2:《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2018)海报

 

《前任3》是一部风格比较“俗”的作品,与之相反,贺岁档另一匹黑马《无问西东》在整体格调上与前者有天壤之别。《无问西东》是一部更为“雅致”的作品,其观众的构成也有所不同。两部影片的共同之处,是上映前的形势以及上映后的票房走势。《无问西东》上映前的情况不容乐观。仓促定档,宣传工作有限,前期热度很低。从表2可见,《无问西东》上映前在猫眼平台以及淘票票的想看人数均落后于同档期主力动作片《勇敢者游戏》。


(数据来源:猫眼电影专业版、淘票票专业版) 



但是,《无问西东》在上映后显示出强劲的口碑。票房逆势增长,在上映第二周迎来高峰,单天最高票房为6272万元,并连续20天票房过千万元,累计票房达到7.5亿元人民币。



从观众构成来看,一线城市的票房占比高于全国一般水准,表明影片在一线城市更受欢迎。



虽然票房大获成功,但这并不表明《无问西东》是一部制作水准无懈可击的作品。事实上,对于影片的贬斥之声也非常多。观众的批评,主要有三点。首先,叙事散文化,抒情过度,说教痕迹重;其次,故事串联松散,只构成形式上的连贯;最后,影片对于人物的表现方式流于肤浅、表面化。人物动机转变的诱因是一闪而过的画面或语句,过程缺乏复杂厚实的心理变化,主人公的抉择产生了宣传口号式的效果,失去了震撼人心的力量。总之《,无问西东》有文艺片的外壳,却失去了艺术表达的深度。


影片之所以在批评之声不绝于耳的情况下,依然获得大量观众的拥戴,笔者认为,这是因为片中涉及价值选择的内容十分打动人。该电影的主题为:在时代的洪流下,渺小的个人何去何从,唯有立德立言,无问西东。四段故事置于不同的历史时期:风云变幻的民国、动荡不堪的抗战、热火朝天的“大跃进”以及物欲横流的现代。在每个阶段,主人公都面临时代和内心的拷问——是遵从他人的意愿,向现实低头还是跟随内心的志向?在经历一番挣扎彷徨后,主人公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这种抉择体现了对于高尚情怀的赞颂,是影片真正打动观众的地方。影片的四段故事,只有张震的段落是现代故事,其余三个都是年代戏。虽然时隔久远,但主要人物的处境与现代观众的生活有某种相似性,这种相似性不是具体的事件,而是抽象的社会心理状态。例如,第一个故事中,陈楚生面临的困境是学实科还是学文科;第二个故事中,王力宏需要在安逸享乐和前线报国之间取舍;第三个故事中,主人公在风声鹤唳的时代,是否互相伸出援助之手;第四个故事中,张震面对猜忌与疑惑,要决定是否一如既往地帮扶贫困户。每一位主人公都面临心理上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在现代社会也以不同的面貌体现出来。例如上班族择业的困境,是选择高薪稳定的职业,还是艰苦追求理想;是选择回老家过安定日子,还是在大城市寻求价值的实现。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产生了共情,这为影片挣得了口碑。观众倾向于从影片易于理解的表达中找到现实与电影内在心理和情感的统一,产生共鸣与慰藉,同时忽视其结构是否巧妙,或者情绪渲染方式是否高级甚至台词是否突兀。


从《无问西东》的票房构成上看,一线城市观众占比有略微增加,而同《前任3》相比,两部影片在观众构成上存在明显划分。《无问西东》的一线城市票房占比明显扩大,而《前任3》相反;《无问西东》在三线及其他城市票房占比缩小,《前任3》反之。



《无问西东》和《前任3》在票房构成上的区别,反映城市观众的审美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我们试图从不平衡的观影文化发展现状和需求层次两个维度解释差异产生的原因。


依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以及对全国票房贡献的程度,我们挑选十个省市作为比较对象,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四个省市全国票房高,湖北、四川、河北、山东四省处于全国中部水平,青海、广西、吉林总体票房较低。以北京、上海为首的一线城市人均观影频次大大高于其他省份,且与北美人均次数(4.09)接近。其他省份平均观影次数较低,河北省人均观影次数仅为0.46。这说明:第一,我国城市人均观影次数存在较大差异,地区之间差异巨大,观影文化在各地呈现不平衡的发展态势。第二,以北京为首的一线城市,人均观影次数较高,观影习惯已逐步养成,因此对于电影的审美能力和需求更高;非一线地区,人均观影人次较低,影院消费文化仍然落后。



从需求层次看观众差异。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类需求从简单到高级划分为:生存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以及自我实现需求。生存需求、安全需求是人的本能需求,它存在于任何一个个体之中,而社交需求、尊重需求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随着人的社会化进程而逐渐产生并巩固,这些需求在初级需求被满足后产生,所谓“衣食足而知荣辱”。一个社会大多数人的需求状况,与经济、科技、文化发展水平相关。在较发达地区,具备高层次需求的人口占比有扩大的趋势;而欠发达地区,低级别需求可能是大多数人的主要需求。《前任3》聚焦爱情,《无问西东》聚焦价值选择与自我实现,两部影片分别满足观众不同的心理情感需求。观众从《前任3》获得的需求满足,属于安全需求与社交需求,个体从恋爱的互相依赖关系中满足安全感。观众从《无问西东》获得的需求满足,属于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个体通过对社会的贡献,实现自身的理想,获得尊重和地位。我们倾向于认为,一线发达城市资源更加丰富、社会更加多元、人员交流更加频繁,因此总人口中具备高级别需求的比例较大,他们或试图实现理想、抱负,或追求事业成功并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而他们的需求状态与《无问西东》主人公相似,更容易产生精神上的共鸣。三线及其他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使得更多的人将生存、安全的需求作为首要需求,因此在心理上与影片的主人公产生了隔膜,这就解释了为何《无问西东》在一线城市的票房占比较高,而在三线及其他城市票房占比较低。相反,《前任3》所聚焦的爱情主题,对应的是所有个体都有的安全需求,它是三线及其他城市大多数人口的主要需求,因此《前任3》在这些城市的票房占比更高,而对于需求种类更为丰富的一线城市,《前任3》的票房占比相对较低。


(三)案例3:《神秘巨星》


《神秘巨星》(2017)剧照


正当《无问西东》口碑发酵,票房一路走高时,由印度巨星阿米尔·汗出演的《神秘巨星》半路杀出,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受《摔跤吧!爸爸》的影响,阿米尔·汗在中国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因此《神秘巨星》在上映前期具备良好的热度。从首日票房成绩看,《神秘巨星》在竞争中处于有利位置,这也与同档期影片竞争力较弱有关系。


(数据来源:猫眼电影专业版) 


《神秘巨星》上映后口碑迅速发酵,长线放映近一个月,日均票房高于1000万元人民币,累计票房达到7.46亿元。若不是春节档强片阻截,影片票房有可能突破8亿元。



在评价方面,《神秘巨星》境遇与《前任3》《无问西东》不同,无论是影评人还是观众都普遍给了影片较高的评价。在贺岁档影片中,《神秘巨星》获得了最高评分。从制作层面看,影片规避了《前任3》以及《无问西东》的毛病,没有取巧的段子,没有抒情诗的段落,专注于讲故事,表达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情感。影片所聚焦的女权与印度社会问题,具有较强现实意义,赢得了影评人好感。对于普通观众,《神秘巨星》则是一部戏剧性强、通俗易懂且内容感人的优秀作品。尽管故事发生在印度,但少女追求音乐理想以及家庭暴力这样的情节在中国社会也可寻觅踪迹,关于女权、亲情、理想的普适性价值观在中国获得了认同。


《神秘巨星》最核心的卖点在于将亲情和励志元素结合。影片没有印度电影的保留节目——歌舞场景,专注于讲故事,且注重剧情的完整流畅,符合逻辑。观众理解故事,又被较强的戏剧性抓住,同时被影片浓浓的亲情打动,被弱小少女实现理想的桥段所感染。所以在看完后大多数人不仅给出好评,还向他人推荐影片。观众的欣赏需求整体不高,对于让他们感动的作品,往往口口相传,愿意推荐给别人。影片在一月份上映,元旦之后,春节之前,这段时间不会有特效大片上映,给中小成本影片提供了放映空间。《神秘巨星》在空档期上映,抓住了竞争对手少的机会,同时利用口碑优势造成了高票房。


(数据来源:豆瓣,2018年2月27日更新)


《神秘巨星》代表一类整体制作良好的现实主义作品,以人类普适价值(亲情为主)作为表达主旨,风格类似的作品还包括《摔跤吧!爸爸》《一条狗的使命》《奇迹男孩》《寻梦环游记》等。这类影片以进口片居多,都深受观众喜爱,且票房收获颇丰。


二、反例


(一)案例1:《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2017)海报


随着《前任3》《无问西东》以及《神秘巨星》一路高歌猛进,原本档期内最有望竞争票房冠军的选手——《奇门遁甲》反而被遗忘了。影片原本是业界普遍看好的档期主力选手。作为贺岁当头炮,敢于在12月中旬上映的,基本都是年度热门大片。如2015年《寻龙诀》(票房16.8亿元)、2016年《长城》(票房11.2亿元)。从宣传角度来讲,《奇门遁甲》声势浩大,宣传启动早,活动频繁。2016年12月19日首发海报,迅速锁定国庆档,并在2017年5月16日改在贺岁档上映。影片包括发布会在内至少举行了五场,物料充足。档期空间呈现利好状态,形势明朗,《奇门遁甲》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然而,这部由香港动作导演袁和平执导的奇幻动作大片一经上映,表现令人大跌眼镜。影片动作场面平凡无奇、有粗制滥造之嫌;故事套路化且剧情薄弱,人物形象不鲜明;笑料尴尬。制作上的弱点令负面评价爆发,严重影响了后续票房走势。在上映第二周,面临圣诞档强片的冲击,《奇门遁甲》排片从26.3%骤降至2.1%,票房也止步在2.9亿元人民币,无法跨越3亿元大关。而同档期的对手《芳华》依靠过硬的质量赢得了强大的口碑,后期票房呈现碾压之势。



为何最具卖相的《奇门遁甲》竟然遭遇滑铁卢?我们认为原因与影片的质量有关。《奇门遁甲》是中国古代秘术,是上古神话、占卜之说、阴阳五行等元素集成的、具有东方文化特色的玄学门类。然而,片中“奇门遁甲”仅化为若干符号,对于营造世界观而言,作用微乎其微,影片更像是一个人类对抗外星怪兽的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在制作方面,故事乏味,逻辑混乱,缺乏铺垫,人物形象不鲜明等。而最为重要的特效也乏善可陈,战斗场面单调,缺乏新意。在主要卖点均难以服众的情况下,几乎注定票房失败。


《奇门遁甲》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观众在好莱坞视效大片的熏陶下,主流观众逐渐丧失了新鲜感,对于奇观特效、故事趣味的要求越来越高。在近三年的国产奇幻片中,名利双收的作品极少,仅有《捉妖记》《寻龙诀》是完成度较高的作品。2015年票房冠军《捉妖记》是海归导演许诚毅的作品,影片搭建了一个风格迥异的妖怪世界,故事完整、幽默,逻辑严密,特效场面精良,影片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塑造了“胡巴”这个经典形象,为影片吸金无数。但2018年春节档的《捉妖记2》没能进一步拓展世界观,剧作水平退步明显,故事单调无聊,也使得影片在其他口碑影片的挤压之下迅速丢失排片空间,因此,在注重视觉效果的同时,质量是首要的。


(二)案例2:《星球大战8》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2017)海报


《奇门遁甲》的失败,说明制作不及格的作品容易被观众抛弃。但是,质量并不是影响票房的唯一因素,事实上,即便完成度高,依然有可能成绩不佳,例如《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这个在全球范围内最成功的科幻系列因为文化差异的原因在中国惨遭失利。


从1980年乔治·卢卡斯推出第一部《星球大战》后,该系列电影在全球范围内累计斩获91亿美元,毫无疑问是最成功的商业电影。从2016年起,连续有三部“星战”登陆中国,然而票房境遇每况愈下。《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凭借新鲜度以及卓越的视觉特效,收入了8.2亿元票房,之后的几部作品迅速走向衰落。《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仅有2.7亿元人民币票房,在档期内被《前任3》牢牢压制。



从表6可以发现,“星战”在中国的票房一路走低,而《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体量几乎与普通国产主力电影相当。笔者认为,影片票房式微的原因主要在于中美背景文化的差异。《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是一部具有浓厚怀旧情绪的作品,影片不仅是老版“星球大战”系列故事的延续,在片中也处处致敬过去的作品。例如,北美观众最津津乐道的场景,是《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片尾出现卢克·天行者的身影——他是1980年版《星球大战》的主人公,均由马克·哈米尔饰演。然而缺乏对于“星战”文化的了解,让中国观众在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对其意味不甚了解。毕竟“星战”前六部作品伴随美国电影产业的发展接近四十年,在美国观众心中的重要性如同《西游记》之于中国观众。但是这六部作品都没有在中国上映,大多数人既不熟悉影片内容,对于角色、故事也没有情感连接,除了欣赏壮观的视觉效果外,无法领会收获趣味和情怀。因此,文化的隔膜是“星战”在中国失利的主要原因。


三、提升低端审美,关注需求多元化,丰富类型片尝试


《前任3》《无问西东》的成功反映我国整体观影文化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在这个阶段,主流观众的观影次数少,尚未建立稳定影院消费习惯和成熟的评判标准,倾向于从表面化的内容中获取娱乐和情感满足,而忽略艺术上的表现力,是比较初级的欣赏。因此,内容和制作手法存在缺陷的作品,只要核心卖点满足观众需求,仍然能够获取票房成功。对于制片方来讲,这无疑是机会,增加了电影投资的容错率,同时中小成本的影片有机会创造一本万利的奇迹。但是,盲目追求商业卖点而忽视对于影片内容的探索和质量的提升,是涸泽而渔的做法。焉知,主流观众的审美意识正在快速觉醒,若干年前时髦的作品可能被升级的审美标准所抛弃。因此,新兴的创作群体尤其应该正视自我提升的问题,切莫固步自封、目光短浅,要用更加优秀的作品加快提升观众的水平。从2015年起,一批80后导演先后推出处女作,他们专攻容易产生票房黑马的喜剧,结合商业诉求和自我表达,在保证群众理解的基础上,力图探索新内容和表达方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影片通俗且具更高的立意。他们通过进一步对人民生活和需求状态的把握,新的脱离低级趣味又避免曲高和寡的作品将会创造更多票房奇迹,这值得大家思考和学习。


城市观众的需求状态以及对于影片的审美标准呈现多样性。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城市观众将呈现逐渐差异化的审美偏好,在一线城市,观众的观影频率更高,审美标准更加苛刻、需求更加多元化,因此更多人偏好《无问西东》为代表的以价值选择为主题的作品;在三线及其他城市,以小镇青年为主力军的观众则更加偏向《前任3》为代表的以情感需求为主题的作品。同时,不同地区之间的观众也会产生特定的文化审美倾向,一部影片让所有人掏腰包的情况将越来越少见。例如东北语言喜剧在北方尤其是东北地区享有大量拥趸;而港式喜剧在南方的观众基础深厚。这就要求创作者在确定影片风格时,要区分核心观众,了解人民需求,而对于宣发团队,宣传物料需传递卖点,营销渠道需面向目标区域、核心人群。



完全依赖特效,内容偏离观众需求的影片将逐渐被淘汰。尽管特效大片仍然是电影市场的主要贡献力量,但特效片的类型正在发生演变,观众希望看到以精良制作为前提的推陈出新的作品。《捉妖记》《红海行动》等高成本电影带来的新式视觉享受将逐渐成为主流。它们的巨大成功,是观众对于高概念电影旺盛需求的体现。此外,中国电影市场尚有大量未被完全开发的类型,主旋律军事题材是当今的佼佼者,而面向成年观众的动画片、科幻片以及恐怖片方面,也有产业先锋尝试或正在尝试,如《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流浪地球》《中邪》。在未来,新的类型片和视觉奇观将进一步丰富中国电影市场。



(程鹏,耀莱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100027)



注释


(1)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7》,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7年版;另,文中未备注的票房数据均整理自国家电影专资办相关数据,仅供参考。文中所提的一线城市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二线城市是:成都市、杭州市、武汉市、重庆市、南京市、天津市、苏州市、西安市、长沙市、沈阳市、青岛市、郑州市、大连市、东莞市、宁波市、厦门市、福州市、无锡市、合肥市、昆明市、哈尔滨市、济南市、佛山市、长春市、温州市、石家庄市、南宁市、常州市、泉州市、南昌市、贵阳市、太原市、烟台市、嘉兴市、南通市、金华市、珠海市、惠州市、徐州市、海口市、乌鲁木齐市、绍兴市、中山市、台州市、兰州市;剩余城市是三线及其他。



编辑:孙丹妮

校对:张耀丹




更多精彩内容等您共享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请点击图中二维码

d

d

d

y

z

z

公众号

投稿信箱:dddyzztg@163.com

发行部电话:010-82296104/82296101

编辑部电话:010-82296106/6102/6103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86032783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contemporarycinema/home?topnav=1&wvr=6



微信号:dddy1984

若需深入交流,可添加我们的微信号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