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里求斯:好一幅魔幻现实主义作品

上海友协2018-12-13 11:18:16


毛里求斯蓝湾,游客在清澈的水面上划皮划艇


年初,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全家踏上了前往毛里求斯的旅途。之所以选择毛里求斯,我们的预期仅仅是一个美丽的海岛,免签国,且上海出发有直飞的航班。


然而,在这里的所见所闻让我们对这个非洲岛国既惊又奇,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一个“假的非洲”,让人感觉仿佛来到了印度,过半数的国民信奉的是印度教。作为英联邦成员国,毛里求斯几乎照搬了英式议会民主制度,道路上机动车也是靠左行驶,但在民间却对法国文化认同度更高,岛上能见的标语、指示牌、广告,以及报纸、电视节目都是法语居多,英语较少。更没想到的是,由于华人社区在当地强大的影响力,中国的农历春节在这里被定为全国性的法定假日,甚至还有华人的头像被印在了该国货币上。


毛里求斯25卢比纸币,图为华人朱梅麟爵士


有人这样形容毛里求斯,她长着一张热情奔放的非洲面孔,但骨子里透出的是法国的浪漫多情、英国的优雅绅士和印度的妩媚神秘。到底是什么经历让她变得如此特别?回国后,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对这幅魔幻现实主义作品重新进行了审视。 


绝不仅仅是海岛风情


“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然后再依照她的样子创造了天堂。”美国作家马可·吐温在其旅游文学巨著《赤道漫游记》里这样形容毛里求斯。这座天堂的原乡实乃火山岛,四周被珊瑚礁环绕,岛上的地貌千姿百态。沿着海岸线遍布着各种大名鼎鼎的奢华酒店,旅游业让毛里求斯誉满全球。


但毛里求斯不但是著名的风景旅游胜地,而且是非洲人均国民收入最高的国家之一。同绝大多数非洲国家相比,这里政治稳定,法律环境透明,国民福利待遇好,并实行免费的医疗服务和小学到高中的免费教育。


毛里求斯鹿岛风光


该国较完美地实现了多民族融合与多元文化共生。


该国曾经命运多舛,一路走来几遭易手,经过数代人的努力,才摆脱了殖民者的统治,取得独立。面对经济危机,毛里求斯人民迎难而上,摆脱了对旅游和甘蔗种植业的严重依赖,实现经济和产业结构升级,才开创了今天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命运多舛、饱经沧桑


500年前,这里还只是印度洋上的一个荒岛。


1598年,荷兰商船“阿姆斯特丹”号在印度洋面上航行时遭遇风暴袭击,船体受损,岌岌可危。就在船员们快要绝望的时候,他们发现海面上出现了一座岛屿。荷兰人将这里以当时的荷兰莫里斯王子命名为毛里求斯。


值得一提的是,毛里求斯曾是世界上唯一栖息着渡渡鸟的地方。这种鸟四百万年前来到这里,原本过着没有天敌,心宽体胖的生活。它们身躯臃肿,翅膀退化,善于奔走,不能飞翔,叫声似“渡渡”。但在荷兰人统治期间,毛岛遭到了野蛮的开发利用,生态环境迅速恶化。它们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迅速灭绝了,最后一只渡渡鸟死于1681年。目前世界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博物馆保存有完整的渡渡鸟骨架。


渡渡鸟的形象


今天,渡渡鸟以“国鸟”的形象登堂入室,出现在毛里求斯的国徽中。在钱币、邮票、商标、电子游戏和影视作品中也总能看到它的身影,提醒人们保护濒临灭绝的野生动植物,防止渡渡鸟的悲剧重演。


真正为毛岛奠定现代国家雏形的,是1715年到来的法国殖民者,他们将其改名为“法兰西岛”。法国人从非洲大陆和马达加斯加贩运过来很多奴隶,利用当地气候条件,发展种植园经济,大量开发种植甘蔗、咖啡、红茶等, 并开辟了首府路易港。


今天居住在毛里求斯的第二大族群,那些说着浓重法式口音的英语、皮肤黝黑的当地人叫做克里奥尔人,据说是当年法国殖民者和马达加斯加奴隶混血的后裔。


1810年,英国打败法国,成为这里新的殖民统治者,并将地名改回“毛里求斯”,经英国管辖157 年后,岛民倡议独立。


毛里求斯的发展之路也充满了艰辛。独立之初,其经济结构单一,一度严重依赖制糖业。不料,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甘蔗价格大幅下挫,毛里求斯经济一度面临灭顶之灾。毛里求斯人痛定思痛,在国父西沃萨古尔·拉姆古兰总理的领导下进行改革,实行多样化经济发展政策,成功实现经济转型升级。今天,其服装纺织、信息通讯、海洋经济、高端制造和金融服务业等都达到了较高水平,成为该国经济新的支柱。


数据显示,2016年毛里求斯的人均生产总值达9532美元,为中高收入国家,是当之无愧的非洲最繁荣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之一。


今天,岛上居民主要由印巴裔(69%)、克里奥尔人(27%)、华裔(2.3%)和欧洲人后裔(1.7%)组成。他们有着不同的肤色,讲着不同的语言,有着各自的宗教信仰,承袭着各自的文化传统。印度教堂、天主教堂、清真寺以及关帝庙在岛上遥相呼应。每个民族也都有自己的节日,如印度人的灯节、泰米尔人的扎针节、穆斯林的开斋节和华人的春节等。当地人介绍说,通常在过自己民族节日的时候大家都会把特色糕点送给别的民族。大家和谐共处、互相尊重、彼此包容。


毛里求斯庞普勒斯植物园,为南半球最古老的植物园


天堂原乡的中国情缘


今天,毛里求斯华人数量已达3万之多。


华人来到岛上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他们大多来自广东梅县,说客家话。先人披荆斩棘,克勤克俭,打拼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造就了不少人才。


其中最著名的代表当属朱梅麟爵士,毛里求斯第二代华裔。他出生于1911年,从杂货店老板做起,由于注重信誉,眼光独到,很快将零售业做得风生水起,成为毛里求斯商界的新贵。二战期间,他积极呼吁在毛华人捐献外汇支援中国政府,并组织华人青年回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


独立后,他历任毛里求斯立法委员会、国会议员、政府财政部长等职。后来,在国家经济陷入困境之际,又是他利用在华人圈的影响力,引来香港、澳门富商的投资,为困境中的毛里求斯提供了很大的支持。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他致力于改变毛里求斯的经济结构,将单一的种植业改造成多种产业并驾齐驱,尤其是化工业和纺织业,更是在他的支持下成为毛里求斯的新的主打产业。


为纪念他的突出贡献,毛里求斯政府于1998年发行印有他头像的25卢比面值的纸币。这也使他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位登上外国货币的华人。2011年,毛里求斯还发行了朱梅麟爵士诞辰100周年的纪念邮票。


作者:郑一帆

长按二维码,关注上海友协

Press hard the QR code and follow SPAFFC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