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为什么能拿奥斯卡最佳影片?

浮浮2019-06-14 10:17:49

        在水形物语拿下奥斯卡最重要的奖项之后,再来讨论它为什么能拿,有马后炮之嫌,但要预测是谁能拿奖,我却也没那个本事,就当是事后总结吧。


        在我看,这次奥斯卡的约七千名评委选出水形物语,是因为这部电影最安全,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吧,这个事还要从2016年的奥斯卡开始说起。


        前年,也就是2016年的奥斯卡,几乎是纯白人的天下,无论提名还是最终获奖,于是这一届被黑人明星们强烈抵制,猛烈抨击,强调这是对黑人的歧视与侮辱。


        其实不只是2016年,2015年开始的连续两年,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四大表演奖项,总计40位演员,全部是白人。在“种族歧视”敏感的美国,这样的选择不论有心或者无意,都让黑人们满腹怨气。


        黑人导演斯派克李就公开抵制奥斯卡,称:连续两年,四十个白人演员,一个个有色人种都没有。难道我们不会演戏?WTF!


        威尔史密斯的妻子贾达萍克特史密斯也发推表示愤慨:在奥斯卡上你总能看到黑人颁奖者和表演嘉宾,但是我们的艺术成就却很少被认可。乞求甚至要求别人的认可,伤害了我们的自尊和削弱了我们的力量。我们是有尊严的人并且我们有力量。她还隔空对88届的主持人克里斯洛克说:抱歉哥们,我今年不会参加,也不会看奥斯卡颁奖礼了,但让你来主持是个完美的选择。


        表面上看似乎是奥斯卡奖歧视黑人,然而事实如何呢?


        斯派克李是相当有名的黑人导演,他的电影大多与黑人的出路,觉醒,和种族歧视有关,他的最大愿望就是拍出一部真正的“黑人电影”。然而另一方面,他还以什么著称呢?口无遮拦,在美国是一个著名的搅屎棍。他的有影响的电影都至少是在十年前了,近十来年没有出产过什么有影响有品质的电影,就靠胡说八道过活了。奥斯卡在2015年给他颁了终身成就奖,转眼第二年他就对奥斯卡奖大加指责,然而电影的获奖与否难道不是看品质么?难道还看肤色?既然如此,他在2015年获终身成就奖的时候为什么不指责奥斯卡呢?那一年也全是白人演员提名啊。


        贾达萍克特史密斯是为什么呛声奥斯卡呢?那是因为威尔史密斯没能入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他主演的的电影叫做脑震荡,你听说过这部电影么?没有吧?那是因为这部电影的品质平平,口碑很一般,许多评委根本没兴趣去看这部电影,于是连带着他这个主演没能入围也很正常,完全不是因为他的肤色。


        说到这里,插入一个无关的故事。第47届台湾金马奖,徐帆因主演唐山大地震提名最佳女主角,获奖呼声很高,然而最后结果出人意料,最佳女主角是玩酷青春的主演吕丽萍。这下徐帆的老公冯小刚不干了,炮轰金马奖,指责评委不专业,还称徐帆没能获奖是路线斗争的牺牲品。


        对这个事,我就呵呵了,你既然报名参加了这个评奖比赛,就表示你认可了它的评奖方式,没能获奖,那就代表你的表演不是评委的菜,或者就是你不够好。事后发表这种酸话,只能说明你心眼小,输不起。吕丽萍的玩酷青春,这部电影许多人可能听都没听说过,不意思,我正好看过,对她的表演我的评价是精准表现了一个小市民气质的中年妇女,而她的得奖,我认为,实至名归。


        这个事与威尔史密斯老婆抨击奥斯卡其实差不多,但至少徐帆入围获得了提名,但是威尔史密斯的电影甚至都没能入围,那说明什么?说明水平差到了距离提名都还远着呢,有什么好赌气的?有什么好抵制的?如果因为你的肤色就让你的电影入围那才是真正的种族歧视。


        其实这类事,在一向自诩政治正确的好莱坞来说,最多也就是讨论一番而已,到了下一年的奥斯卡,仍然会我行我素,不会因为你会闹会搞事就一味的妥协。毕竟几千个评委眼睛都不瞎,电影品质如何还是拎得清的。


        在2016年奥斯卡颁奖礼上,主持人黑人克里斯洛克在开场白中回答了这些抵制:“这是最疯狂的一届奥斯卡,有许多争议,没有黑人获得提名,有人对我说你应该抵制,你应该放弃,失业的人才让你放弃,有工作的人从来不这么说。我确实想过放弃,我认真的想过,但不管我放不放弃,奥斯卡颁奖总得举行,他们不会因为我放弃了就不举行。”


        贾达对克里斯洛克的隔空喊话,其实是要他放弃主持,与我共同抵制奥斯卡,隐含的意思你不放弃就是对黑人的背叛。但是你为丈夫发声为什么要把我顶到前线背锅?有意思么?于是克里斯洛克在开场白中狠狠的怼了贾达一把。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抗议呢?为什么抗议这届奥斯卡?事实上没有黑人提名的奥斯卡,之前最少有71次也没有。大家知道上世纪50,60年代肯定也没有黑人导演出电影,我确信也没有黑人能获得提名,比如六二年,六三年,黑人为什么当时就不抗议?因为当时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抗议, 当时我们不断的被强奸和殴打,谁会去关心最佳摄影?当你奶奶被吊死时,你会去介意谁获得了最佳外国纪录短片吗?今年发生了什么?今年大家都疯了。斯派克疯了。贾达,威尔都疯了,人人都疯了。贾达抵制奥斯卡,她不是在演电视节目吗?贾达抵制奥斯卡就象我抵制与蕾哈娜上床,因为我们都没有被邀请。”


        贾达说不会参加这届奥斯卡颁奖,就连在家也不看电视转播。然而事实是,他们夫妻俩根本就没有获得邀请。贾达在电影圈发展不利,一直在电视圈混。而曾经名扬四海的威尔史密斯,近些年也是烂片频出,他最近能让人记得的片子是啥?自杀小队这部大烂片么?他也只不过是众多主角当中一个。他从当初的史皇变成如今的屎皇,拿不出有力的电影作品,有资格获得奥斯卡的邀请么?


        “我不会拒绝这样的邀请。我理解贾达很不高兴。她的丈夫威尔史密斯的脑震荡没有获得提名,我理解你为什么不高兴。说实话这很不公平,威尔很优秀,但没有获得提名。飙风战警给了他两千万的片酬,这也不太公平吧?但是今年的奥斯卡,将会有所不同,今年在纪念已故演员时,也会纪念在去电影院途中被枪杀的黑人。今年黑人如果想获得提名。就得有黑人的专项,咱们得有颁给黑人的专项奖。。。如果每届都想有黑人提名的话,就必须设黑人的专项奖,比如说最佳黑人朋友奖。”


        这一次的主持可真是难为了克里斯洛克,因为他首先得有职业道德,必须把这个主持人当好了,不能扫主办方的面子也就是奥斯卡的面子,但又必须对种族歧视的抨击有所回应,更不能伤到黑人的面子。还好,他的优势在于他也是个黑人,于是很多白人主持不能说的话他可以说,黑人即政治正确这个保护伞让他可以说以上这些软中带硬,双方都不得罪的话,但同时又黑了双方,各打五十大板。


        其实奥斯卡从来不吝惜给黑人以褒奖,特别是新世纪以来,黑人拿奖的次数有好几次,远远超出上世纪的总和,相对别的拉丁裔和亚裔演员来说,那是要多得太多。就只看2014年,最佳电影就是为奴十二年,这是一部标准的黑人电影,而且最佳女配角也是黑人,在这届奥斯卡上,黑人不可谓不春风得意,这个时候,白人会喊受歧视了吗?


        只不过是连续两届没有黑人入围演员奖,就哭天喊地,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那么,黑人演员尚可以大声喊出被歧视,而别的族裔特别是亚裔,则连声音都发不出,更是受到白人和黑人的双重歧视,但这是另一外话题,就不再扯远了。


        用了这么长的篇幅,说一件两年前的事,其实只是为了证明一个事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奥斯卡可以算是如今世界上逼格最高的电影奖,每次举办,都要花好几千万美元,就为了打造一个华丽丽的大场面,它的奖项具有全世界的影响力,也因此它拥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而为奥斯卡投票的这七千多名评委,更是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一个政治江湖,任何一个奖项的评出,虽然是以质量为基础,但并不全是看电影的质量,它背后的弯弯绕绕可太有得说了。越是有影响力的奖项,受电影以外的因素影响就越大。特别是最佳影片这个重中之重,多数时候都不是简单的以质量为标准选出的产物。


        在这一届奥斯卡颁奖礼上,主持人还可以说些软中带硬的话,把这整个抵制事件给圆过去,但到了2017年奥斯卡则就有大不同了。


        因为在2016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美国民众中的反政治正确的情绪在这一年爆发出来,结果就是每每喊出不政治正确口号的共和党的川普得到了美国人民的支持,出人意料的当选总统。这对于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好莱坞众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而虚伪的,一向自诩政治正确的好莱坞,很自然的就把政治正确这块遮羞布高高挂起,甚至反川普也成了政治正确的招牌。虽然在大选中输掉,但好莱坞众自觉输人不能输阵,许多好莱坞明星在公共场合,一开口就是怼川普。比如梅丽尔斯特里普就多次怼过,无论是川普当选前还是当选后。最有名的,当数梅姨在2017年获金球奖终生成就奖上的发言,就狠狠黑了川普一把,然后有好事者将梅姨怼的内容一一分析,竟然发现黑川普的所谓证据竟然是无中生中,几近诬蔑。


        然而当时美国芝加哥四个黑人青年在FACEBOOK上直播残忍虐待一个残疾白人的时候,号称关心残疾人的梅姨却一言不发?因为怼川普是政治正确,反正也没几个人喜欢他,也没什么人为他说话,在美国绝大部分媒体都坚定站在反川普一边的时候,掌握了宣传统治权的情况下,怼川普甚至是一种时尚,怼黑人却很容易掉进政治不正确的漩涡,所以她对黑人犯下的恶行视而不见。虽然我对梅姨的演技深表敬佩,但对她的人品却是深表怀疑。



        我也并不喜欢川普,但好莱坞的这些名流们更是让人恶心。但是恶心归恶心,这群人制造出来的电影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影响力最大的。就算是世界其它国家也有不错的电影工作者,但谁不想在好莱坞拥有话语权呢?那才是世界上电影技术最先进,电影人才最顶尖的所在,在好莱坞证明了自己,才有了世界级的影响力。


        在好莱坞高举政治正确这块牌子的2017年奥斯卡颁奖上,虽然发错奖这个大乌龙事件抢去了所有奖项的风头,但是最佳影片给了月光男孩却非常明确的标示出这次奥斯卡的风向。


        爱乐之城非常明显的是一部再正常不过的纯粹的爱情音乐片,除了爱情与音乐没有别的。虽然爱乐之城我并不喜欢,但在豆瓣评分上,这部电影有八点三的高分,而月光男孩仅得七点三分。别看相差只有一分,这对一部电影来说几乎就是优秀与平庸的区别。虽然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看电影的感受更是一件非常主观和个人的事,然而对一部电影来说,越多的人评分,就越接近它的真实水准。在美国IMDb网站,这个著名的关于电影演员,电影,电视节目,电视明星和电影制作的在线数据库网站上,爱乐之城也以八点一,胜过月光男孩的七点四分。IMDb在评分方面的权威性,大约可视为美国的豆瓣,它的评分也基本上由影迷打出,豆瓣的公信力基本上还只局限于我国国内,而IMDb的公信力及权威性则是世界性的。它上面的评分,基本上可以反映出一部电影的真实水准。


        然而在好莱坞对政治正确的畸形需求下,月光男孩因为有同性恋,黑人,再加上毒品这种严肃话题,以并不讨喜的平庸姿态却得到了政治正确的结果,它击败了大热门爱乐之城拿下最佳影片。而这次的最佳影片提名中,竟然有三部黑人电影,另两部是藩篱和隐藏人物。而在表演类奖项共二十个提名中,黑人也占了六席,简直是史无前例的多。黑人最终拿下了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这一次无论如何黑人也谈不上种族歧视了。这真是一届团结的大会,成功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一扫去年种族歧视的阴霾,黑人扬眉吐气。然而在政治正确的光环笼罩下,这些奖项的含金量又有多少呢?奥斯卡本来就应该按电影的质量来评选,动不动就拿肤色来说事,这本身就是一种种族歧视。



        如果给奥斯卡这尊小金人拟人化的话,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形象:男性,白人,中老年。有统计显示,2011年的时候,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奥斯卡评委是5765人,平均年龄在六十二岁,白人占94%,77%是男性,黑人约占2%,拉丁裔少于2%,而亚裔直到2017年也仅有几十人,不到0.5%。2016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6261位奥斯卡评委中约92%是白人,75%是男性。2017年又进了774名新人,总人数超过了七千。虽然在多元化方面是有改善,但总体上男性,白人,中老年的属性并没有太大变化。也就是说,奥斯卡的奖项一直都是以这些人的口味评出来的。而在美国,绝大多数电影,不论是商业还是艺术,都是出自白人男性之手。于是,奥斯卡能评出什么样的结果可想而知,而为了政治正确人为增加黑人电影和黑人演员的提名数量,这难道不是更明白的显示了种族歧视的根深蒂固?这难道不是对白人或者拉丁裔,亚裔的歧视?


        不过,在美国人口数量中,白人占81.7%,黑人占12.9%,亚裔占4%。本身黑人的数量就比其他少数族裔多得多,再加上黑人特别能闹,无理闹三分,就比如奥斯卡提名的闹剧,有理的话,就更是要吵翻天。于是渐渐的,黑人即政治正确也就成了大家都不说但大家都有数的默认规则,就是惹不起但躲得起意思。


        2017年的奥斯卡之后,黑人是消停了,然而,这一年的年底,好莱坞又发生了几件大事,直接催生了METOO和TIMESUP这两个极度政治正确的运动,几乎使得好莱坞的名流们人人自危,感觉有些矫枉过正到了谈虎色变的程度。


        第一件事就是韦恩斯坦的性骚扰事件,2017年10月5日,哈维韦恩斯坦被《纽约时报》发文披露在几十年内涉嫌至少对8位女性进行性骚扰。此事一出,震惊全球,好莱坞更是立马把他当成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几乎所有原来他加入过的学院,工会,各种组织,都立马与之划清界线。因为在政治正确的好莱坞,从来都是以宣扬人类真善美为已任,把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人类共通的美好品质拍成电影卖向全世界,他们当然不能容忍这种败类的存在。



        然而,这个人在身败名裂之前是个什么人呢?韦恩斯坦作为制片人和执行制片人的电影22次提名奥斯卡,其中6次获最佳影片奖:1996年《英国病人》,1998年《莎翁情史》,2002年《芝加哥》,2003年《指环王之王者归来》,2010年《王的演讲》,2011年《艺术家》。他参与制作和发行的电影更有300多次提名奥斯卡,共捧回70多座小金人。这位在奥斯卡奖项上斩获颇多,在好莱坞呼风唤雨的人,正是奥斯卡评委的普遍形象:白人,男性,中老年。他长期以来与许多好莱坞明星保持良好关系,梅丽尔斯特里普与其合作过《铁娘子:坚固柔情》,并凭此角色拿下2012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梅姨在获奖感言中感谢韦恩斯坦,并称他是“上帝”。这件事可以充分证明梅姨与韦恩斯坦关系非常好。



        我为什么怀疑梅姨的人品?从韦恩斯坦事件上可以看出来。


        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迅速发酵,而梅姨一直保持沉默。后来她对《纽约时报》说:“我在某一个周五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就回到家,忙于我自己的生活了。接着有人告诉我,《早安,乔》晨间脱口秀上有人批评我至今不作出评论。我不用推特,也没有FACEBOOK帐号,所以才会反应迟钝。不过我真的需要好好反省一下了。这件事情凸了我的无知,也展现了他(韦恩斯坦)在成功人士之外邪恶,狡诈的一面。“


        保持沉默是为什么?因为两人是好友,这个事上没有和别人一样及时划清界线,还在犹豫是不是观望一下,不然以后韦恩斯坦脱困了,她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到时可怎么办?因为韦恩斯坦在好莱坞一向都是神通广大的代名词。结果这一犹豫就被人逮住不放,因为谁不知道你和他关系很铁啊?这个时候保持沉默难道还想为这个人渣站台?梅姨迫于无奈,终于发声,与韦恩斯坦划清界线。


        ”哈维的事情,我真的是不知情。我之前以为他是在交女朋友。当我听说有关那些女演员的流言时,我还以为是有人要诋毁这些女演员,以便获得角色。这些事情真的没有让我产生怀疑。我不知道他有用一些方式来虐待别人。他从没有让我去酒店房间和他碰面。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让身边亲密的人对此毫不知情的。“


        这段话真是不打自招。先说不知情,然后又说他在交女朋友。我就呵呵了,梅姨不仅作为演员非常优秀,在政治上也是不甘人后的,在2016年美国大选时,她就积极为希拉里站台,是希拉里的铁粉。象梅姨这种在金钱,名声上已经站到人生巅峰的人,还缺什么呢?还不是向终极权力积极靠拢,这种政治人物在私底下玩阴的,简直再正常不过,说对韦的性骚扰不知情,恐怕是对这种大家都知道的秘密视而不见吧。因为好莱坞女演员用身体换角色的事,简直是司空见惯。这种默认的潜规则,对不起,其实不能说是潜规则了,这在好莱坞就是游戏规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如今突然有人跳出来将它打破,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梅姨在此时的不知所措再正常不过。被逼发表意见,一定要装自己不知情,把责任往被害人身上推。谁叫你们自己拿身体换角色的,现在混得不如意了,拿这种事出来炒作,不怕以后好莱坞再无你们的容身之地么?富贵险中求么?


        ”你靠拍电影为生,你觉得你知道有关任何人的任何事情,坊间流言实在是太多,你其实一无所知。在某种程度上,人是如此的难以捉摸。这件事让我很受震动,很多牵涉其中,受到影响的明星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人,而他(韦恩斯坦)并不是其中之一。“


        再次把事实清楚的东西往流言上推,再次说自己并不知情。这种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道实在是太虚伪了。但这时梅姨必须要划清界线了,不然就会把自己栽进去。于是再次说韦并不是她喜欢的人。


        ”我不想听到人们说我保持沉默的话,我倒是想要听听人们说梅拉尼娅川普的沉默,我想听听她是怎么说的,她会有很多更有价值的东西可说。伊万卡也是一样,我希望她现在能够发声。“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言论只是梅姨为了自保,尚可理解,但是这一段话就真的不可原谅了。因为川普曾经面临过一大堆的性骚扰和性侵的指控,而他的妻子梅拉尼娅则并没有对此说过什么,川普的女儿伊万卡也没有对此说什么。至于别人发不发声是别人的事,但是梅姨这个时候为了转移视线,甚至不惜把祸水往更大的目标川普身上引,意思就是,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好莱坞演员,你逮住我不放是为什么?怎么不去找总统的麻烦?而且这个时候还不忘怼一把川普,对他的怨念倒底有多深?川普听到梅姨的这一番话,不知道心里是不是在大骂MMP。这就和警察抓小偷一样,小偷被捉,反而辩称,外面还有更厉害的小偷,偷的东西比我更多,罪行更严重,你们怎么不去抓他反而逮我?


        而指控韦恩斯坦性侵的女演员之一罗丝麦高恩就批评斯特里普这个回应”伪善“。我认为这个评价恰如其分。


        从梅姨在金球奖上的发言和这一次对韦恩斯坦事件的回应,我可以充分认为,梅丽尔斯特里普是一个伪君子。而且,她的行为,正是好莱坞的顶尖名流们干得出来的再正常不过的事,说明了好莱坞的虚伪与自大。好莱坞作为美国思想最开放,政治立场最左最自由的地方,多年来扮演着社会最前沿的角色,努力地支持着各种运动,然而发生的这些事情却狠狠的打了他们自己的耳光。


        仅是韦恩斯坦这一件事还不够,马上又爆出了第二件震惊全世界的事,其实说全世界不太准确,应该是全世界的影迷。著名电影演员凯文史派西也被曝光性骚扰和性侵。


        男演员安东尼拉普向媒体爆料称,凯文史派西曾在他14岁的时候施行过性骚扰。1986年时,他和凯文史派西在出演百老汇剧集时相识,有一次凯文史派西邀请他到自己的公寓参加一个聚会,然后把他放在自己床上,并爬到他身上对他进行了性骚扰。那年,凯文史派西26岁,安东尼拉普14岁。


        又是一个奥斯卡老白男!


        这一年下半年,临近颁奖季的时候,连续发生的两件好莱坞丑闻,简直是把好莱坞一向自诩的高大上形象给抹得一干二净,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勇敢的”打破沉默者“,TA们发动了这场拒绝强权,拒绝性别暴力的社会革命,并且每天都在积聚起更大的力量。在2017年尾的三个月,她们共同的怒火促成了直接且令人震惊的结果:几乎每天都有首席执行官被解雇,大佬应声倒下,偶像声名扫地。甚至”打破沉默者“还当选《时代》杂志2017年”年度人物“。


        在2018年1月7日金球奖颁奖礼上,为了支持METOO和TIMESUP运动,几乎所有女性都抛弃了五颜六色,以纯黑色礼服上阵。


        这场轰轰烈烈的反性骚扰运动中被曝光的男明星真不少。除了哈维韦恩斯坦和凯文史派西,这两个最先身败名裂的渣男。还有,本阿弗莱克,他的亲兄弟卡西阿弗莱克,斯坦李,伍迪艾伦,詹姆斯弗兰科,保罗哈吉森,罗伯特克耐普,安德鲁克雷斯伯格,达斯汀霍夫曼,还有不少,就不一一列出。他们的共同点仍然是老白男。


        METOO和TIMESUP两个运动在产生之后的几个月里简直是见神灭神见佛灭佛,许多著名好莱坞老白男纷纷落马,一时间,好莱坞人人自危,给人感觉,那里的男性,除了性骚扰犯就只剩同性恋了,正常男人一个都没了。


        好莱坞老白男们被狠狠打脸,作为老白男们主导的2018年奥斯卡评奖,他们连最后的遮羞布政治正确都没了,然而打肿脸充胖子是必须的,在这种非常尴尬的情况下,仍然要把面子工程做到最足。于是,水形物语这一部在政治上最正确的电影正逢时,应和了奥斯卡显示自己一贯高大上的需要,鬼使神差的拿下了最佳影片。


        它的质量最好吗?当然不是。我们看这次提名的九部电影豆瓣评分各是多少。


水形物语7.3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8.8

魅影缝匠7.8

伯德小姐8.0

三块广告牌8.7

敦刻尔克8.4

华盛顿邮报8.2

逃出绝命镇7.5

至暗时刻8.6


        可以看到,水形物语在所有提名影片中是最低的。


        那么在IMBd上这些电影的评分又是多少呢?


水形物语7.5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8.1

魅影缝匠7.8

伯德小姐7.6

三块广告牌8.4

敦刻尔克8.3

华盛顿邮报7.3

逃出绝命镇7.7

至暗时刻7.4


        水形物语算不上最低,但也是倒数前三。


        这里有个有趣的小段子。


        至暗时刻开始的评分是很低的,低过6分,为什么呢?因为电影里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没有露面,只是在电话里与邱吉尔过招,然而他没有答应帮邱吉尔撤退军队,甚至用马拉飞机来嘲笑邱吉尔,然而这些野史上的东西放在严肃的传记电影里是很有些不合适的,这样赤果果的黑美国非常受尊敬的总统罗斯福真的好么?当然不好,美国影迷们不答应了,打出了大量的一分反黑至暗时刻。于是这电影最低的时候仅有5.8。当然现在比较正常了,是7.4分。但这个分数可能仍然过低,毕竟带着美国影迷们的情绪在里头。

        在夺冠呼声最高的四部影片里,敦刻尔克8.3,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8.1,三块广告牌8.4,水形物语7.5,水形物语以明显的差距不如其它几部。


        奥斯卡七千名评委难道眼瞎?他们这些最专业的电影界人士分辨不出电影的好坏?当然不是,说白了还是政治需要。


        从提名就可以看出来,质量最平庸的水形物语拿到的奖项提名是最多的,高达13项。它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三块广告牌是7项。而敦刻尔克是8项。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4项。


        为什么水形物语能拿到最多提名?不急,先看这届奥斯卡的主题是什么。每届奥斯卡的主题都隐藏在主持人开头那长达十分钟左右的单口相声里。这次的主持人仍然是去年的那位吉米坎摩尔。


        开篇就提:“今年当你听到自己名字时,不要马上站起来。等一会儿,我们不想再发生状况。去年发生了一件事,我以前没有在公共场合说过。因为我想留到今晚说,去年,大概在典礼开始前一周,制作人问我想不想和会计师给大家来点喜剧表演。我说,不,我不想和他们一起表演。后来会计师他们自己演了喜剧。我不得不甘拜下风,这非常可笑。但今年这事不会再发生了,普华永道董事长说了一番话,我们唯一的关注点是典礼,以及传递正确的信封。只是出于好奇,其它89届关注的是什么呢?”


        开始就调侃了去年那个拿错信封的大乌龙,这个算是奥斯卡以幽默的方式道歉。毕竟大家在去年都不关注谁拿了最终大奖,都跑去八卦发错奖的事了。重点不对啊观众们。


       ”今年是非常特别的一年,这是我们第90届奥斯卡。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我们的朋友奥斯卡今年90岁了。也就是说,今晚,他或者在家看着福克斯新闻。当然,不对,奥斯卡和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之后,在娱乐界。颁布的所有奖项中,奥斯卡仍然是第一位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奥斯卡是好莱坞最受尊敬和爱戴的。“


        道歉之后点出这是第九十届奥斯卡,一般整数都应该值得纪念一下,并且这个历史悠久的典礼仍然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电影类颁奖礼。既然是庆祝性质的典礼,那么,应该有一部HE的电影获得最佳电影,BE的电影则很危险。虽然平庸但却是完美结局的水形物语得到十三项提名,并且拿下最佳影片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三块广告牌没有一个好的结局,它的结尾虽然是开放性的,然而没有抓到杀害女孩的凶手仍然让人怅然若失。敦刻尔克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压抑的气氛,虽然最后大部分士兵逃回了英国,但是也付出了惨重代价。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最后两人并没有在一起,可以说非常虐心了,而且去年月光男孩已经是同性恋题材影片了,今年不可能再次给同样题材的电影最高荣耀。


        “好莱坞就是这样不懂女性,有一部电影叫男人百分百(梅尔吉布森主演)。大家需要知道,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去年采取了措施,把哈维韦恩斯坦开除出了他们的行列。有很多的知名被提名人,但哈维是最活该的那个。对哈维的处理以及后来的措施是姗姗来迟,我们不能让不好的行为横行,全世界都在看着我们,我们要以身作则。事实上,如果我们在这里取得了成功,如果我们可以共同努力,要停止在工作场合进行侵害,如果我们可以做到,那么女性就只需要去解决,她们在其它地方遇到的性骚扰问题。在今晚整个颁奖过程中,我希望大家能够聆听来自一些运动的支持者,勇敢而直率的声音,这些运动包括METOO,TIMESUP,NEVERAGAIN,因为她们正在做的事情有着重要意义,事情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要确保这一点,这是积极的改变。这是一个积极促进发展的夜晚,我们的计划是让大家了解,一些出色和鼓舞人心的电影,这些所有电影,在这周末都会被电影黑豹的票房碾压。没有关系,黑豹的成功是今年众多积极故事中的一个,尤其是对非裔美国人。黑豹和神奇女侠都获得票房大卖,这几乎是奇迹。因为我记得,一些大型电影公司曾经不相信女性或者少数族裔能成为一部超级英雄电影主角,我记得那是在去年三月份的事。但在今年,我们有非常多的值得庆祝的事,电影创作的界限已被打破,我们第一次有女性获得最佳摄影提名,今晚有许多提名者都在创造历史。如果今晚你是入围者,而你没有在创造历史,那你应该感到羞耻。只有11%的电影是由女性执导,不可思议,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平等薪酬方面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可避免的,要提到韦恩斯坦被所有人唾弃,当然也就免不了提到METOO和TIMESUP运动。这届奥斯卡大部分颁奖者都是女性,这是一个以表扬和夸奖女性为主导的晚会,那么,很明确的,这届奥斯卡的主题就是平等理解与包容。


        政治性的东西总有一个延续性,不会奥斯卡颁奖礼一过,它的影响就会消失,从2016年的黑人抵制奥斯卡延续下来的影响,奥斯卡仍然想继续求得黑人的理解,于是最佳影片里有逃出绝命镇,主演还能提名最佳男主角,然而上一部恐怖片获得提名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那是1999年的第六感。恐怖片一向是不怎么受奥斯卡注意的类型。这也说明,去年的黑人电影并不怎么出色,要拿恐怖片来充数。远不及2017年奥斯卡三部黑人电影提名最佳电影的盛况。


        而2016年川普的当选,一下子把原来白宫座上客的好莱坞名流们打入冷宫,这一打就至少是四年,更有可能是八年,他们离权力的中心远了,不服气也不行,自觉被打压的好莱坞要求平等。而这个平等的诉求将不是短期的,起码得延续四年甚至八年之久,谁叫川普不待见好莱坞呢?怼川普是好莱坞一直都会存在的固定节目,于是有了华盛顿邮报这样揭密政府丑闻的电影入围最佳电影。


        若说2016年和2017年的奥斯卡卖萌耍宝求理解求平等还只是外部原因,不会导致它伤筋动骨的话,那么2018年的奥斯卡受韦恩斯坦这个老白男的丑闻,则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一下打得奥斯卡可谓是元气大伤,这是内部出了问题,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回卖萌耍宝不受人待见了,所以这次的奥斯卡颁奖礼也可说是近几年来最乏味最无趣的一届,主持人说话都小心翼翼,除了干巴巴的彻底与韦恩斯坦划清界线以外,对受委屈的女性电影工作者更是关怀备至。虽然90届奥斯卡颁奖是个逢整数的大日子,确实是值得庆祝的,但怎么感觉这帮老白男们都是哭丧着脸在打肿脸充胖子强颜欢笑的办晚会呢?其实他们哪还有心思把重心放在晚会上,只求女性们的包容,能得个笑脸就不错了。于是这次提名影片里有了伯德小姐,导演是女性,这是时隔八年之后再次有女性入围最佳导演。



        但是若说四平八稳,能包括几乎所有政治正确话题,并且充分体现平等理解与包容的电影是什么?就是它了,水形物语。


        以女性为主角,并且这位女性还是个哑女,应和了这次以女性为主导的奥斯卡评选,而残疾人的设定更好了,更政治正确了。她唯美的爱情,竟然是人兽恋,这比跨种族更政治正确,因为这是跨物种之恋。她唯一的闺密是黑人,政治正确。她唯一的朋友是同性恋,政治正确。她与她周围最亲密的人代表着美国的边缘阶层,这电影即是为边缘人群发声,政治正确。她团结起几个普通人,以微薄的力量救出人鱼,对抗的是政府反人类试验以及黑暗统治,政治正确。俄罗斯间谍良心未泯,帮助女主救出人鱼,政治正确。而最后女主与人鱼的爱情终成正果,恶人得到报应,则顺应了庆贺奥斯卡90大寿要皆大欢喜的政治需求。其它几部影片都没有水形物语这样讨巧的顺应天时的正好合了奥斯卡老白男们在这一届的胃口。


        换了往年,这种质量平庸的电影也许未必受奥斯卡的青睐,但偏偏到了2017年末,好莱坞出了这么大的丑闻,而好莱坞的重要代表奥斯卡奖则急切的想要扮出一副坚决与败类划清界线并且彰显自己仍然一贯的政治正确的虚伪面孔。哪怕内里受伤吐血,表面仍然要装得一本正经,道貌岸然。正应了那句话: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见到水形物语正合了自己心意,于是大方给出十三项提名,并把最重要的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颁给它,以显自己胸怀。其实这种明显的偏袒反而把奥斯卡虚弱无力的底裤都给暴露了出来。


        敦刻尔克为什么得不到?因为它说的是二战时法国和英国那些事,奥斯卡这次自顾不暇,哪儿有空去理你几十年前的外国事件?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为什么得不到?因为这种小清新的纯爱片不解奥斯卡的燃眉之急。



        呼声很高的三块广告牌为什么也拿不到?它的结局不够HE。另外,山姆洛克威尔饰演的警察,一直对女主抱有成见,虽然他最后与女主站在了一派,但他同时也是个种族歧视者,对黑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是直接表现在语言和行动上,这种非常政治不正确的言行是要受到批判的。然而戏分非常重的山姆洛克威尔在电影中却是作为一个正面人物来宣扬,这在政治正确上是有些不妥。而电影中所有的人物塑造与情感发泄,几乎都是一个词:迁怒。这种人物性格方面的刻画非常有意思,可说是本届奥斯卡最有趣的电影,然而这种迁怒的状态却明显不是这次奥斯卡的菜,若是换了别的年份也许大有作为。好莱坞这次出丑完全怪自己,它难道还敢迁怒于谁?小心翼翼的心态决定了它这次评奖的保守与讨好各方的嘴脸。于是这部本届奥斯卡最优秀的电影最后遗憾的成为陪跑,还好在表演方面的杰出不至于让它颗粒无收。特别不解这部电影为什么没能入围最佳导演,再看伯德小姐的女导演还有逃出绝命镇的黑人导演入围,算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为了平衡黑人与女性的诉求,三块广告牌被挤出了最佳导演奖项。



        而这一次的大赢家水形物语,它的获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中国影迷亲切的称他为陀螺。虽然他有名的电影是刀锋战士2,地狱男爵,还有环太平洋,但他为中国影迷所喜爱,大约是因为潘神的迷宫。这部谜一样的魔幻现实主义电影是他独特风格的最好展现。我认为这是他最好的电影。虽然水形物语延续了他的这种风格,但相对他自己,相对本届奥斯卡其他几部电影来说,只能说平庸。电影并不差,只是看后没有什么触动,没有当初看潘神的迷宫时那样的感觉,完全沉迷于他的冷冰冰的绝望下暗藏温暖与希望的魔幻世界,而现在四平八稳的水形物语实在难以引发我的共鸣。他电影中的尖锐棱角去哪儿了?我希望它能回来。



        那么,这位导演有什么特别之处让奥斯卡特别看重他?答案是:他是墨西哥人。这又是一次奥斯卡狂怼川普的展示,川普承诺过许多看上去非常政治不正确的事,其中就包括,要在美国与墨西哥交界处筑墙。无论这个事正确与否,在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好莱坞看来,只要是川普做的事,那么一定就是错的,为反对而反对,这又是一种好莱坞式政治正确。川普筑墙,那么我就把奥斯卡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给墨西哥人。不仅奥斯卡怼川普,在整个好莱坞怼川普都是常态。比如最近大热的电影黑豹,它在最后的彩蛋里,瓦坎达国王在联合国发表讲话时就说:智者搭桥,愚者筑墙。对川普简直是时刻不骂不舒服斯基。


        当然,我虽然列举了许多评分,但并没有以评分代替颁奖的意思。否则的话,每年的各种电影奖项评选,拿各个评分网站的分数取个平均值,看谁最高把最佳影片奖送过去就好了。我只是要说明一个观点,虽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喜好,不同的人对一部电影的观感千差万别,但对一部电影来说,评论它的人越多,那么这个综合评分就越趋近于它的真实水平。


        而奥斯卡评委七千余人,这么多人评价几部电影,也是很容易便能以评分论出它们的高下。然而奥斯卡已有90次颁奖的历史,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评委,也很容易形成僵化的难以转变的模式,也就很容易被摸清套路,让人把住脉络而专门拍出合它胃口的电影。每年好莱坞都有不少为迎合奥斯卡专门制作的电影,这次的奥斯卡特制电影非常明确的,至暗时刻就是其中之一。它最主要专攻的奖项就是最佳男主角,只要电影水准尚可,得到提名简直十拿九稳。运气再好一些,拿下了这个奖,对它后继的商业价值会有个极大的提升。电影这个东西,首先是一件商品,然后才谈得上艺术水准。


        商场如战场,当得到提名的电影水平相差无几,那么它背后的公关竞争几乎就是胜负的关键了。而身败名裂的韦恩斯坦就曾是好莱坞著名的电影推手之一,关于他的黑历史可以专门写个长篇,他最有名的成功案例就是莎翁情史击败拯救大兵瑞恩拿下最佳电影。


        奥斯卡奖的评选机制和世界各大电影节都不太一样,它的评委虽然众多,但浓缩为一个人之后,它的标签其实就是老白男,迎合了这个人的需求也就是迎合了奖项的需求。


        而世界上多数电影节每一届都会换评委,比如欧洲三大电影节,基本上每届评委都只有十来个人。经过初选之后剩下来的入围电影能否获奖,很大程度上是只看这十来个人的喜好,于是最终结果就带着很大的偶然性与意外性,常常与普通观众的意愿相去甚远,但这样选出来的电影也不容易被外界因素左右。


        而奥斯卡虽然仅是美国的一个国内奖项,但它的影响实在太大,世界上其它所有的电影奖项加起来也没有它世界范围内的受关注度高。这样的电影奖牵涉到的利益实在太大,于是每一届的评选过程都不仅仅是电影质量的较量,更多的是它背后所代表的电影公司,无数大大小小的电影集团的政治搏杀。当电影质量都差不多时,就要看它电影以外的影响力了。电影的人气,人脉,公关,种种暗中进行的错综复杂的势力互相角力,精彩程度决不亚于美国总统大选。当势均力敌相持不下时,这一届奥斯卡在政治上最需要什么东西就是决定性的因素了。水形物语虽然平庸,但是最安全,最合老白男们这一次的需求,于是它就成功了。虽然对于三块广告牌来说是很可惜,不过奥斯卡的最终获奖影片并不一定是那一年里最优秀的,这种现象也并不少见,遗珠之憾太多太多。于是我们也不必纠结于更优秀电影的失利,只要是你心中喜欢的,那么就是最好的。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