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之后,这部魔幻现实主义西部片同样精彩

BOSS电影2019-01-14 05:29:17

今年6月,由张扬执导的《冈仁波齐》在国内上映。


影片不仅口碑好评,票房更是一路飙升,突破9000万,即将破亿。



不得不说,《冈仁波齐》在口碑和票房上的可喜成绩,为国产文艺片找到了一条值得借鉴的道路。


而今天,阿七安利给大家的这部电影,正是《冈仁波齐》的姊妹篇,它就是——


《皮绳上的魂》

Soul on a String



《皮绳上的魂》充满着浓厚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本片改编自中国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家扎西达娃的两部短篇小说:《西藏:系在皮绳结上的魂》去拉萨的路上》


电影有三条故事线,第一条是塔贝护送天珠,第二条是两兄弟追杀塔贝,第三条是作家寻找小说中的塔贝。



奇妙的是,这三条故事线竟然在电影的叙事中,构成了三种不同的时空。


于是,起源于南美的魔幻现实主义便在西藏这个特别的地域空间里发扬光大,形成了独特的影像风格。



另外,影片的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更将现实、宗教、民俗等多种元素包罗其中,充满了令人着迷的魔幻气息。


同样由导演张杨执导,《皮绳上的魂》和《冈仁波齐》由同一个创作班底,历时多年筹备,在藏地同时拍摄。


但不得不说,这两部电影在类型定位上,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我们把《冈仁波齐》比作中国的公路电影,那么《皮绳上的魂》则大有一种中国西部片的架势。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西部片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美国的大银幕。


1939年,约翰·福特执导的《关山飞渡》称得上是西部片中的翘楚,它改编自莫泊桑短篇小说《羊脂球》。



影片讲述了八位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人聚集在一辆狭小的马车中,面临艰险,他们卸去假面,尽显真实人性的故事。


片中的林奇小子,由约翰·韦恩饰演,以典型的西部牛仔形象风靡一时。


除了美式的西部牛仔,意大利式的西部片也自称一派。


代表作是由赛尔乔·莱翁内执导的《荒野大镖客》,是“镖客三部曲”的第一部。



影片讲述一位来到墨西哥小镇的大镖客,他将镇上的恶势力一网打尽,并让这里的居民生活归于平静的故事。


除了这些经典西部片,当代的好多导演也对西部片心向往之。


科恩兄弟执导的《老无所依》、安东尼·福奎阿的《豪勇七蛟龙》、大卫·马肯兹执导的《赴汤蹈火》等,都是对西部片的继承和发展。



回归到《皮绳上的魂》,虽然它不发生在美国西部,也没有牛仔。


但不得不说,整部电影都透露着西部片的精神内核


从剧情上看


本片讲述了一位背负着原罪与世仇、死而复生的猎人,经活佛点拨,一路降服心魔,最终将圣物天珠护送进莲花生大师掌纹地的故事。


影片的男主角塔贝无论是造型,还是气质,都有着浓厚的西部牛仔范儿。



他在劫后余生之际,终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使命。


之前浑浑噩噩的生活烟消云散了,他踏上了冒险的旅程。


在这一路上,他邂逅了对自己一见钟情的姑娘。



也是在这一路上,他遇到了跟踪他的人,想要天珠的人,以及追杀他的仇家。


暴力冲突,始终是西部片的主菜。


最终,塔贝完成了冒险,也成就了自己的宿命。


从摄影上看


和西部片中那些可以看到地平线的茫茫原野一样,本片的风景也为影片本身增添上一份传奇色彩。


藏地险峻复杂的地貌,颇具特色的异域风情,都让电影在视觉层面更加丰富多彩,别具一格。


影片大部分在藏地取景,森林、草地、沙漠、沼泽、皑皑白雪、鲜红的丹霞地貌、一望无际的神山圣湖,以及传说中的“莲花生大师”的掌纹地。



为了捕捉最真实的西藏风景,导演张杨带领剧组选取了西藏的8个地方


这8个地方也是西藏的8个县,一路上2000多公里的范围,几个看似简单的场景,却花费了大量精力。


但正是对于艺术的精益求精,才成就了这部电影。



影片不仅获得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6项提名


并且,影片的摄影指导郭达明更是获得了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


相信令人着迷的风景,绝对能让观众在观影的过程中感受一把西部的狂野。


说到狂野,这或许是本片和《冈仁波齐》风格上的最大不同。


如果说后者是一次朴素克制的朝圣,那么前者则是一场魔幻而狂野的旅行。



并且,最重要的是《皮绳上的魂》非常符合西部片的两大主题:复仇和救赎


先说复仇。


在《不可饶恕》中,一位放下手枪11年的暴徒威廉在一位年轻人的怂恿下重出江湖,他的老搭档洛根不幸惨死。


愤怒到极点的威廉将凶手达格特及其手下全部杀死,之后领取赏金,拂衣而去。



在《搜索者》中,军人杰伊在内战结束后返乡,发现家人惨死在印第安人的刀枪之下。


于是,他一面搜寻自己的侄女,一面展开复仇计划。



而在《皮绳上的魂》中,抢着要为父亲报仇的两兄弟便承担了这一主题。


之前,塔贝的父亲曾杀了两兄弟的父亲,弟弟便发誓一定要杀了塔贝,为父亲报仇。


这样的复仇主题贯穿始终,它似乎在告诉我们,阻碍前路的或许不是藏地险峻的自然地貌,而是人性中令人胆寒的黑暗面。



再来说说救赎。


在曾让小李子拿下奥斯卡影帝的《荒野猎人》中,休·格拉斯终于在雪地上将仇人杀死。



但之后,他伸出双手,只有无尽的虚空。


复仇完成后,他的生活将何去何从,我们不得而知。


在休·杰克曼的金刚狼谢幕之作《金刚狼3:殊死一战》中,曾两次致敬同一部经典西部片《原野奇侠》



片中牛仔肖恩在帮助斯塔雷特家击退当地的恶徒之后,悄然离开。


他对乔伊说,人必须忠于自己,乔伊,不能违背自己的本性。带着杀戮活下去很艰难,这条路没有退路。是对是错你都得背负,直至一生。”


也就是说,复仇永无尽头,只有消除仇恨,才有出路。


而回到这部电影的主题,似乎也逃不开“救赎”二字。


影片讲述了一段传奇故事,在命运的轮回中,生离死别,爱恨情仇,各有其特定的归宿。



塔贝的冒险,琼的深情,哥哥的义气,弟弟的仇恨。


都是宗教意义上的某种执念,在人间的修行旅途中,需要的是放下,再放下。


塔贝在旅途中,思想觉悟大大提升,对于之前的事情十分懊悔。


“以前杀过太多人,现在被人追杀,唉。”



在影片中,塔贝的大彻大悟是在一个老人的葬礼上,听着祭歌,他失声痛哭。


塔贝将今生的罪孽用泪水清洗,那歌曲中的反复吟唱更让他的灵魂得到了升华:以宽恕替换仇恨,以仁慈替换厌憎


正所谓,终点也是起点。


活佛对塔贝的启示从一开始就饱含深意,不要追求,不要寻找,在纵横交错的掌纹里,只有一条是通往人间净土的存在之路,路在脚下,出发吧。”



诚然,《皮绳上的魂》完成了一次在西部类型片方面的大胆尝试,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说到电影的创作初衷,导演张杨曾说,“拍电影就像一场修行,而我想尝试同时用两种迥异的方式创作,它们应该是电影的两个极端,而我,正希望在这两极之间探索。”



然而说到底,它们也都是一个导演的手心手背,如同完整修行中的左脚右脚。


“左脚朝圣,右脚降魔”。


《皮绳上的魂》这部魔幻现实主义西部片,注定将带给观众又一次独特的观影体验!


电影将在8月4日全国公映,一个字:看。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