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主义电影鼻祖《一条安达鲁狗》是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黑匣子2018-10-09 12:09:55


无论在哪个时代

先锋艺术家们总是处在最前沿

他们都会从最惊世骇俗和最深晦难懂的理论出发

玩弄他们的私人炼金术去制造火药

在这里,作为黑匣子的私人研究所

这里所有文章都是原创

所有的档案和成品都将是原汁原味的






1929年,在法国巴黎的一所最古老的专门放映实验电影的乌苏林工作室(Studio des Ursulines)内,黑暗的房间中正端坐着西班牙艺术大师毕加索(Pablo Picasso)、法国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幻觉艺术大师让·科克托(Jean Cocteau)、艺术家与时装设计师克里斯坦·贝拉尔(Christian Bérard)、法国作曲家乔治·奥里克(Georges Auric)以及作家安德烈·布雷顿(André Breton)的超现实主义小组的成员们。一部将在历史上标为超现实主义电影鼻祖的16分钟影片正在这座有着黑色百叶窗的放映室内首映,而它的名字,叫做《一条安达鲁狗》(Un Chien Andalou)。



Un Chien Andalou -1929


这部电影开创了超现实主义在动态影像作品上实现的先例,导演由路易斯·布努埃尔Luis Buñuel拍摄,剧本构想及影片雏形由导演与当时正值25岁,后来大名鼎鼎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共同完成,可以说,这部16分钟的影片预示了超现实主义的强势兴起,但在当时,布努埃尔非常怀疑这部影片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被观众(资产阶级)接受,从史料上来看,这部电影更重要的一个目的可能是挑衅布努埃尔在现场自带了一袋石头防身),当然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获得观众好评如潮(而无论他们是否看懂了)。布努埃尔在事后说:


“我本意就在于羞辱这些资产阶级,影片本身就是用来冲击当时那些所谓的‘先锋电影’,想看看这群崇拜新东西的观众,究竟能有多大程度的感官耐受力,而无视他们最深的信念是否被违背了,还是作品的虚伪本身,或是腐烂物,都能从这最恶劣的谋杀和恶心中读出美和诗意来了?”


那么,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目睹这部充满挑衅意味的影片吧:


Luis Buñuel - Un Chien Andalou 1929


诸位的感官是否受到冲击了?你们所感受到的一切也正是当时坐在软靠垫椅上的毕加索以及一干艺术大佬们所感受到的,如果你没有看懂,显然毕加索当时也肯定没看懂。那么,这部电影是可以被解释和分析的吗?或许我们应该听听布努埃尔怎么说:


“这部电影没有任何逻辑性可言,这也是我和达利对剧本写作的唯一原则,任何一种理性的解释都可以被接受。电影中所有的东西都充斥着象征,对这些符号唯一的研究方法,可能是精神分析学。”


到这里就应该是步入黑匣子的主题了,在之前的推文中,我们分析过大卫·林奇《橡皮头》史云梅耶《早餐、午餐、晚餐》《极乐同盟》,同样是超现实主义题材,今天要说的这部跟之前的都不同,因为它是第一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具有史无前例的实验性。



Studio des Ursulines


超现实主义(Surrealists)的意义为“超级现实”(super-reality),它是指在消解现实与梦境的对立环境之后的“完全与绝对的现实”absolute reality,它包含了梦境与现实的两部分,使之融为一体,它的理论源泉来自于心理学中的精神分析,在某种程度上,把《一条安达鲁狗》整个看作是一场梦境,是符合语境的,但我们所知精神分析流派中包含多位著名精神分析师,而这一理论进入艺术领域的时间线上,它更多依赖于弗洛伊德的理论,如此,我们便知道这部影片的内在语言系统应当为弗洛伊德派精神分析。


评论界充斥着对这部电影中的各种象征符号进行煞有其事的分析,那么,这部影片是否真的可以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来进行解释呢?而这一前提,我们首先得先与导演动机结合起来。布努埃尔宣称这部影片的目的为“冲击先锋电影的爱好者观众”手段则是以感官冲击和非逻辑性叙事,那么,这部电影是否需要用精神分析去研究吗?这点是值得存疑的。



Luis Buñuel


在弗洛伊德的梦境分析中,其被分析主体为一人(因为做梦者只能是一个人),而在这部影片的前期构想中,其灵感分别来自布努埃尔和达利两个人各自不同的梦,并在一家餐馆里一同就餐时各自分享了一下:布努埃尔梦见云在月亮上划过“就像用刀片划过眼睛一样”,而达利则梦见了一只手上爬满了蚂蚁。两人兴奋之余,立即决定了就以此拍一部电影。


那么,就很显然了,这两个不同主体的梦被移植到同一部电影中的情节里来,而片头手拿剃刀的正是布努埃尔本人。由此可见,它必然会成为一个人造潜意识的混乱体,因为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梦境”,它是一个“人造梦”。


由此我们可以这样来判定,这超现实主义电影的鼻祖是要尝试“造梦游戏”了。它的内在逻辑结构是:使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制造一个有别于真实梦境的弗洛伊德之梦。我们可以将它看成是一个精神分析的衍生品,这部电影仅仅只是利用了弗洛伊德潜意识理论的语言游戏,类似于在一个新的语法下的遣词造句。



Un Chien Andalou Poster


于是,这部电影应当被视为一个完全的实验品,对它的翻译工作并不可能会建立在一个完备性的手法上,它更像是一种非理性的盛宴。但是,我们仍可以从中抽出一些有趣的点来,这些点可能将直接影射到创作者本人的精神大海,使我们可以一窥他们的秘密,让我们试试:


首先,电影为何要使用一条狗来作为片名?(毕竟电影中并未出现任何关于狗的情节)一个背景是,西班牙超现实主义3名先锋成员之一,布努埃尔与达利的好友,西班牙著名同性恋诗人及作家费德里戈·加西亚·洛尔卡(Federico García Lorca),因想与前两人发生关系,布努埃尔将其羞辱,并多次在信中痛斥其为母狗,而洛尔卡的出生地正是安达卢西亚(Andalucian),本片英文名为An Andalusian Dog》,亦有中文直接翻译为《一条安达卢西亚狗,电影公映后,洛尔卡称其用片名辱骂了他。多年后,布努埃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片名最先取为《切勿把头伸进来》,后达利建议改为布努埃尔的一本同名诗集名《一条安达鲁狗》。实际上,黑匣子怀疑布努埃尔的这番解释可能是为自己洗白,导演在电影开映前将其视为完全的攻击武器,多重含义的片名有可能正是有意掩饰了布努埃尔(或者真正的主谋应该是达利)洛尔卡的憎恶。



Federico García Lorca


在收录了阿兰.鲍斯克特与达利的十次谈话的《达利谈话录》里面的第三次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么一段:


阿兰:我们再谈谈费德里戈·加西亚·洛尔卡。他在写作“赞美萨尔瓦多·达利”一文时,你们俩关系怎样?


达利: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同性恋者,疯狂的爱着我,他曾两次企图奸污我……我特别讨厌他,因为我不是同性恋者,我不想屈服。但我已经感到受宠若惊。我深深地感到他是个伟大的诗人,我肯定欠他“神圣达利”的肛门。他最终向一个姑娘求爱,她代替我做出的牺牲。费德里柯·加西亚·洛卡没有能把我的屁股任他使用,他发誓那姑娘的牺牲通他自己的牺牲是相等的:这是他第一次同一个女人睡觉。


影片中,确实存在一个双性人,这一点是在剧本中被明确标注的,也就是在公路上正在用拐杖触碰一只断手的形如男子的女人(它隐含了一个性取向模糊界限,暗示着同性恋或双性恋的可能性)。电影剧本在1929年的杂志《超现实主义革命》《电影杂志》上均进行过刊登,并描述了这个双性人如何死于车祸和如何被扎成两段。



Un Chien Andalou Stills


电影中最容易依稀辩得的情节就应当是男女主角之间发生的故事了,至少我们能读出色情意味来,其中有一点我觉得是值得玩味儿的,那就是男主角穿着婴儿服骑单车来到女主角的楼下,女人随即把手上的一本书扔在了桌子上,那翻开的画作正是荷兰最神秘的画家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花边女工》(The Lacemaker)。维米尔的画作一向以神秘著称,在看似平静的画面中隐藏着诸多复杂的象征意味。



Johannes Vermeer - The Lacemaker


事实上,达利是极度崇拜维米尔的,是被他视为少数的几个艺术大师之一,多次对维米尔的作品赞赏有加。在1954年达利所创作的《处女自动机:鸡奸自己贞操的犀牛角》(Young Virgin Auto-Sodomized by the Horns of Her Own Chastity)就取材自上面维米尔的这幅画。达利认为《花边女工》的焦点中心正是女工的手指,她的针的穿透点,在那里存在着一个收敛曲线,而这是一个隐含的意义。这个灵感使达利创作出了他自己的这幅画,并使用与《花边女工》中同样的焦点位置,为此,达利说:


非常奇怪,这幅画虽然具有色情的外表,但它却是最纯洁的。


如此,我们将会看到达利将维米尔的作品意义进行了置换:从维米尔的外表纯洁,内含色情颠倒为外表色情,内含纯洁。于是,我们很显然注意到,在1929年筹备《一条安达鲁狗》的剧本时,达利就已经完成了对维米尔画作的解读。我们将这个意义代入到电影中来,将发现这正是片中女主角身上被附加的属性。



Young Virgin Auto-Sodomized by the Horns of Her Own Chastity


在整部电影中,唯一的真实梦境就是布努埃尔的割眼睛和达利的手上蚂蚁,所以这是唯一值得真正使用精神分析的内容。


布努埃尔在事后的《布努埃尔谈话录》中有如下与记者的对话:


记者(科里纳):似乎是有一些类比和隐喻。比如,掠过月亮的云对应着切开眼睛的刀片。显然,人们就会想要从中找到一个带有象征性的解释:这是一个序幕,它邀请观众闭上他们那双只能看到表象的眼睛,去寻找更深刻的意象——超现实主义的意象。
  
布努埃尔:我不否认这部电影可以像你说的这样去诠释,“让我们闭上眼睛不去看显而易见的现实而关注内在的精神”。但我采用这个画面的原因,只是因为它是我梦中的一个场景,而且我知道它会让人恶心。


这番解释显然打了那些自作聪明的评论家们的脸,布努埃尔的真实意图是:制造恶心。如他在最开始与达利分享梦境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兴奋感,这种兴奋是要致使观众产生感官不适的恶心综合症,他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场景。为了说明这一点,在布努埃尔的自我回顾中,他坦然承认在影片制作完成后观看样片之时,恶心已经促使他的消化系统起了严重的反应。


而在达利的关于蚂蚁的梦境,我们有幸能在他的画作中看到大量关于蚂蚁的元素,我们仅举以下几个例子:



The Dream, 1931



Persistence of Memory (1931)



Ant Face, 1936-1937



Daddy Longlegs of the Evening - Hope! 1940

(including: soft aeroplane vomited by a cannon, ants, victory born of a broken wing, violoncello in white mastic and an angel who weeps)


第一幅图是1931年所创作的《梦境》,画中女性的嘴部被蚂蚁爬满;第二幅图为达利在同年的名作《记忆的永恒》,我们可以看到左下角的表盘已被蚂蚁占据;第三幅是在两年之间完成的《蚂蚁脸》,图中开口的缝隙喻示着蚂蚁是从里爬到外的;第四幅是1940年创作的并包含一大堆名词堆砌的《爸爸晚上的希望》(包括:软绵绵吐出的飞机大炮,蚂蚁,胜利出生在一个破碎的翅膀,白胶浆的大提琴和一位哭泣的天使)


仅从以上这四幅,包括距离《一条安达鲁狗》拍摄时间最近的作品,我们可以注意到在达利的精神沙漠世界中,蚂蚁如不安定的可以移动的种子,在他最隐秘之处爬来爬去。如果要为这蚂蚁下一个精神象征,无疑最合适的是:恐惧二字。它其中应包含了焦虑、躁动、不安、紧张与折磨等情绪。


这种折磨并不仅仅在精神层面奏效,很显然,它已进入了达利的正常生活秩序,它形成一种干扰,如神经质般,在儿童时期遥远的恐惧,如毛发,已深深地嵌入他肉体上的所有毛囊里面。当他带着食蚁兽行走在巴黎街道上时,我们应当知道,他不仅仅害怕梦境中的蚂蚁,更恐惧于现实中的这些无处不在的筑巢小生命。



Salvador Dali Taking His Anteater for a Walk, Paris 1969


回到我们的电影中,两位为电影编写剧本的预谋者,他们将各自所恐惧的梦境揉捏在一处,想尽办法要散播更多的致使人恶心的元素,它们是割眼球、爬行的断手、同性恋、车祸、猥亵、从手心里爬出的蚂蚁、死驴、谋杀和活埋(原始剧本中,布努埃尔建议使用蚂蚁埋葬,它们形成了一个大杂烩,以致于布努埃尔在影片放映时,准备了防身的石头。


关于最后的自动书写。这是唯一使影片能够称为连贯体的意识发动引擎,也是为何两位阴谋者将其称之为精神分析的唯一解码通道。整个剧本在3天之内完成,为了去除他们之前拟定好的原则:这部电影没有任何逻辑性可言”。自动书写成为唯一的下笔方式。这种方式在观众席中的超现实主义小组的领导人作家安德烈·布雷顿1924年他的《超现实主义宣言》中将超现实主义定义为:纯粹的精神全自动(pure psychic automatism)。



André Breton


在布雷顿提出自动书写的理论之前,西方文学世界已经开始了某种程度的变革征兆,它被称作意识流技巧(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technique),其方法与自动书写类似,都与写作时的精神流动有关,如白日梦一般,将各种光怪陆离的意识流动的痕迹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如我个人最喜欢的意识流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这种写作技巧也应当归属于弗洛伊德的关于潜意识理论的贡献,以意识的自然流露作为写作依据,展现创作者纷繁复杂的思想流动,具有极现代性的美感。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再看这部《一条安达鲁狗》,它的创作可能正意味着自动书写的剧本视觉化的出现,一个典型的特征是:自由联想(这一点如果展开起来将是内容异常丰富的),它展现了两个阴谋者在恶心这颗种子下的自然而张狂的生长,它引导了剧本的具体走向,它最初的意识之源就是两人的梦境,而整个写作背景(或者说是意识结构)则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在这两者的合力下,作品得以在蚂蚁巢穴的谋杀中诞生。


而这一点,可能正是这部影片得以在历史中成为一个路标,也是布努埃尔和达利所万万没有想到的,它被更具有深刻洞察力的人发现。当这部充满挑衅和阴谋意味的电影在乌苏林工作室放映完毕后,法国超现实主义小组的组织者布雷顿热情地邀请了布努埃尔和达利加入了他们的团队,正如电影评论家尼克·布朗《电影理论史评》中所言:


《一条安达鲁狗》是一部十足的攻击性作品。布努埃尔预示了将梦用作影片本文模型的前景。它并没有去探索意识的精神活动,而是探索了无意识的精神活动,为电影艺术打开了全新的领域。



后台回复关键字“一条安达鲁狗”获取

洛尔卡送给达利的诗“赞美萨尔瓦多·达利”




点击扫描并关注分享【黑匣子】






历史总会出现一些意外的地方

当炼金术士在炉鼎里炼长生不老之药时

那可能正是火药时代诞生

或许当某些人想要制造火药时

却无意中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平台:黑匣子(Blangineer)

希望此地能带给你与众不同的阅读感受

点击“阅读原文”去看看大卫·林奇的《橡皮头》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