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电影里 AI 是怎么吊打人类,你就知道为什么 AlphaGo 可怕了

朵朵花开订阅号2019-01-17 04:09:03



人工智能的超速发展,不免让人担心。那些科幻电影中预言过的机器灾难,是否会真实重演。


其实,科幻电影导演也都倾心于这样的议题,特别是对「意念控制」领域的聚焦,不断的探讨意念控制涉及到的科技伦理,如果意念不仅可以控物,而且可以控人。被控制的人是否还有作为人存在的自我意识?人类对于科技永远保持警惕,但是同时不会停止探求的目光和步伐。科幻电影则时刻肩负着这种人文思考的使命。


关于「意念」这件事儿,还得从大神卡梅隆说起。


当年,一部《阿凡达》不仅开启了 3D IMAX 巨幕,更是把人类视觉想象发挥到极致。


悬浮的潘多拉星球,通过联结交流和治愈,天空中漂浮着荧光闪闪的「水母」,想象不到的精致与恢弘,借由电影拍摄的技术发展,如实景般让人置身其中,使得走出影厅的时候,恍如一梦苏醒。


然而这美好的一切都基于一种设定,男主海军陆战队展示杰克 · 萨利可以通过意念控制人造混血阿凡达。他进入密封舱,借由复杂的头部设备,将自己的意念注入。本已在战争中遭受重创,致使下肢瘫痪,寸步难行的美国战士杰克,借由意念操控混血阿凡达的身体站了起来。不仅站了起来,而且可以穿行森林,跳跃林间,驾驭飞龙。


这种诱惑对于一个曾经身手矫健,却因为伤病不得不束缚在轮椅上的美国大兵来说,无异于重生。这种重新将自由掌握在手中的感觉,失去又重新获得所带来的诊视感,是未曾失去的人无法体味的。


意念脱离了自身肉体,在一具活生生的肉体上精神重生。梅卡隆用简单易懂的方式,讲明白了意念控制这样一个永久热门的话题。然而《阿凡达》的主题始终关注环保,对于意念控制只作为铺垫一带而过,并未深入探讨人们对于科技进步的恐惧,与科技发展带来的伦理困惑。


这方面的佼佼者,不能遗落德普主演的《超验骇客》,有影评人曾说,它是十年里最好的科技伦理电影。约翰尼 · 德普这位迷人的帅蜀黍在《超验骇客》中饰演威尔卡斯特博士,他是人工智能领域首屈一指的研究者。


极具争议的实验让他一举成名,也同时上了反科技恐怖组织的黑名单。一场暗杀让他命若游丝,而他尚有娇妻不愿分离。作为当代最棒的人工智能专家,他的妻子和好友将脑电波用数字信号模拟,将意识化的数据以程序的方式在计算机上运行。他虽然没有肉体,但借由计算机和无垠的互联网,他无处不在。

如果说阿凡达只是让人的意念在另一肉体上重生。那么《超验骇客》已经完全摆脱了肉体的束缚。运转在智能电脑 PINN 上的德普,说:「思维好像得到了解放」,让人类的意念在在世界上最快的计算机上以每秒几兆兆的速度运行时,记忆,学习力,语言都不再是阻碍,肉体束缚,能量消耗的束缚都可以忽略不计,意念完全奔腾于无限的互联边际。

他透过纳米颗粒,治愈了很多濒临死亡或罹患绝症的人。这些被救助的改造人,将会彼此「联网」。这种在生物学上叫做「虫巢意识」,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心电感应或者传心术。这种意识在科幻小说中通常代表高度进化的生物状态,凡是涉及到虫巢意识的生物,进化程度都要比人类要高。比如刘慈欣《三体》中的三体人,彼此通过脑电波交流,所以三体人没有隐私和秘密。

将改造人联网后,作为人工智能体存在的德普,可以通过意念操控这些改造人。操纵他们统一做事,或者偶尔借由他们的口和身体来联络妻子。可是大多数时间,这些曾经濒临死亡的改造人是自由的,有着自由人的自我意识。


一位改造者说,他是感激德普的,他借此重新拥有了生命,而且大部分时间是自由的。他不觉得被剥夺了独立存在的自由意识,毕竟若是生命都消失,又奢谈什么自由呢?生命一旦结束,所有曾经真切的现实将会悉数归于空虚。


然而影片中,德普所拥有的权力,已经超越神,凌驾于造物主。虽然他治疗绝症患者、净化水源空气、让枯萎的土地再次繁茂,这些都是让世界更加美好的事情。


中国有句古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所拥有的能力,他对人类,对掌权者的威胁,他可以将地球变为他一人独裁的专制星球,只要他想。一旦他作为人类无法掌控的威胁的而存在,似乎就变成了要么他去做独裁者,要么他将毁灭自身。为了成全对妻子的爱,他牺牲了自己。甘愿下载了病毒,自我摧毁。

如果把后来作为人工智能体存在的德普看作是机器人,那么通观他操控改造人抗击人类军队时所采取的策略(不动用武力,只采取束缚方式自卫),其实完全是对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大定律」的践行。


1. 不能伤害人类;
2. 机器人服从人类命令;
3. 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大定律」


《超验骇客》深入讨论意念对于其他人的控制是否符合道德。而一旦有人拥有了这样的能力,就相当于获得了无上的权利。这对于追求自由的人类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说到意念操控他人,使得他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期望去做事,说话,读取对方的想法和回忆,就不得不提到《X 战警》系列中的琴 · 葛蕾与 X 教授。


琴 · 葛蕾有着与 X 教授一样的心电感应能力,只不过没有 X 教授那么强大。除此之外,她还有着隔空取物的能力,通过意念可以让物体自动来到自己身边。就像她初次遇到金刚狼一样,心动门关,注射器直接飘到手里。这样强大的能力,估计是太多的梦想。她智慧而又美丽,尤其是黑化成黑凤凰之后,邪恶霸气中带着一丝性感,很难让人不被吸引。


X 教授是一个有着超强心电感应的变种人,组建了 X 战警。他可以通过意念读取所有人的想法,回忆,甚至可以操控对方做事。他有着所有变种人中最为厉害的一种超能力,即便他受到曾经好友万磁王的误伤重击,只能依靠轮椅代步后。因为 X 教授可以透过意念控制他人,任何高手都可以为他所用,也可以说,除了万磁王得自尚的头盔可以躲避 X 教授对意念的读取和控制,大部分人都只能在他面前俯首听命。

然而,这样超凡的超能力,却并没有让 X 教授站在人类的敌对面。即便权势熏心的美国政府对于变种人种种不合理的限定和过分对待。


是什么让 X 教授,没有像好友万磁王一样,走向毁灭人类,建立变种人王国的极端思想呢?


在《X 战警 1》和《X 战警:第一战》中,对于这样的人物设定,有了详靡的交代。

万磁王是犹太人,在二战期间在纳粹集中营里,被同样是变种人血统的尚,逼迫使用超能力,为了激发万磁王通过强烈情感催动超能力的使用,冷血的尚在年幼万磁王的面前,枪杀了他同为犹太人的母亲。失去母亲的哀伤和狂怒,让年幼的万磁王顺利催动超能力。从此积下了对金属控制磁场超能力的使用的底色——愤怒与痛苦。


在没遇到一美饰演的青年 X 教授之前,这种超能力的底色虽然引导万磁王不断为童年的经历复仇。但是内心不断对最深刻伤口的反刍与舔舐,让万磁王从一开始就对人类充满了愤恨的情绪。所有的生活都走向空壳,只有向尚复仇这一个目的。当成功向尚复仇后,看到人类对变种人的恐惧,欲置变种人于死地而后快的美苏军队,让万磁王彻底对人类失望,决绝地走向人类对立面。也从此与好兄弟 X 教授分道扬镳。

而生于古堡有着丰裕家底的 X 教授,即便在幼年时,也充满了爱与关怀。他看到幼年魔型女时,并不害怕,而是觉得找到了同类。他的意念读取人心的能力(心电感应)使得他很容易获得超强的共情能力,所以他理解魔型女孤身幼女,为了生存果腹而被迫偷窃的困窘。他给她提供了一个温暖的家。


不同的人生遭遇,固然会带来选择的不一致性。


而我认为,对于这对儿万年好基友对待人类立场的根本不同,还在于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他们拥有不同的超能力。


在现代社会这个到处充满钢铁的时代里,带给了可以通过操控磁场随意使用金属的万磁王以无上的操控权。可以说整个世界都在他的一念之间。他可以任意扭曲金属,移动金属,拆解金属,极具破坏性的能力带来超凡的操控感。这种操控感就是权力的另一种体现。


他拿走了尚的头盔,戴在了自己头上。除了避免被 x 教授通过心电感应(意念)控制外,也代表他承接了尚的衣钵和思维方式,包括与人类的完全对立。


与万磁王不同,X 教授的心电感应(意念)带给他全然同体感受的共情能力。这种共情感受,使得 X 教授会清楚明白所有人的困惑、痛苦、恐惧、抉择。


极端强大的磁场金属控制,对于权势的初尝,对于人类的绝望,积压已久的愤恨与痛苦,无法共情,只追求控制的力量与范围的万磁王,似乎只能是走向 X 教授的对立面。

所有的碰撞,有且只有一次,X 教授有可能改变万磁王成为日后的 Magneto,那是他们还是亲密好基友的初逢时,X 教授引导万磁王发挥出更大的超能力。他探入了万磁王记忆中最为光明的那一处所在,他让万磁王泪流满面的重温了最温暖最充满爱的回忆,一段已经被身藏的回忆。

然而万磁王所有的记忆和经历里,这样幸福的瞬间太少了。随着时光的流失,这些模糊的影像会逐渐褪色成寡淡的剪影。越来越多的权利追求和黑暗欲望会将这些掩藏到更深处。


愤恨与痛苦的意念,可以激发超能力;而爱与温暖的意念,却可以激发更为强大的力量。

爱因斯坦曾经预言: 爱是一切的答案 。


所以,在万磁王和 X 教授这一对儿好基友的战斗中,万磁王永远是失败的那一个!


在《X 战警》中,人类对于变种人反复无常的对待方式,和排除异己的态度,即便同样身为普通人类的我们自己,也会觉得羞耻不已。


去消灭还是被奴役?万磁王的这句话不仅反映了希望建立变种人帝国的超能力者内心的筹算,更是人类自身内心的直接反应。


每十万年,生物将会有较大的进化和变异。新一代变种人的出现,预示着整体人类社会将会发生一场颠覆。就像侏罗纪时期,恐龙这一世界霸主,被颠覆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骸骨可供科研。

新一代更为强大的变种人出现,虽然都是每一个普通人类曾经无限渴望的超能力,然而拥有超能力的并不是我们自己。


去消灭还是被奴役?


生存还是毁灭?


同样的问题,既在普通人类的心里,也横亘在身为少数派的变种人心中。


其实,也无怪人类恐惧。即便是温润如玉的 X 教授,也曾为了达到目的,用意念擅自消除了别人的记忆。

如果一种超能力,无法控制和约束。对于它的约束完全基于对使用者的信任。又如何让大多数的人安心呢?


然而,人又不习惯被认为是忘恩负义之辈,对于 X 教授和 X 战警的保护,和坚定不移的支持,如何去袒露因恐惧而意欲消灭对方的心呢?


就像琴 · 葛蕾,她可以善良而充满爱心,也可以黑暗如黑凤凰,将 X 教授置于死地。

人性的复杂,原本就不是非黑即白。


伴随物种进化或是科技飞速发展,科技伦理困境也跟着接踵而至。


站在人类视角,当然要把所有的不安因素消灭于微时。但是过分自我保护就会陷入到清朝的闭关锁国,只会阻挠自身的发展。


开放的眼光,未雨绸缪的准备,不断探索的精神才是我们从远祖发展到如今的至宝。



要相信,

所有的问题都会被解决,

唯有踌躇不前,锁步自封,没人帮得了!


本文作者 UMind 意念机 ,微信订阅号:umind1。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