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同时揽下奥斯卡最佳女主、男配的电影,值得影院一看!

逐影者2018-11-07 14:37:20

文丨刘耀庭
逐影者特邀作者
已授权独家刊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站


  我们往往不愿意看现实题材的影片,嫌它的故事有些老套,嫌它的场面不够劲爆;可有的时候让人们交口称赞的恰恰是现实题材的影片,因为它真实呈现了现实生活,它触碰了我们不愿正视的社会现状,它给出了某些问题的答案,它引发了人们更加深入的思考。《三块广告牌》便是这样一部现实题材的影片。



  一起尚未告破的奸杀焚尸案,始终让受害者的母亲米尔德里德怨气难消,她不满于当地警方的破案不利,且一副漠不关心的做派。直到这里,在观众眼中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现实中大多数人会就此作罢,只有极个别人会继续抗争,影片的女主就是个别人。她开始利用路边的广告牌对警方予以还击,用自认为有效、正确的方式“帮助”警方破案。



  影片开场有这样一个细节,开车的米尔德里德看见路边闲置的广告牌时,思忖着什么,那时她的头发是散着的,从那之后只要她出门,她都必然扎着一个小辫子。那短短的辫子更像是她传递的一个信号,证明自己处于一种战斗状态,要同一切与她意见相反的人进行战斗。在她看来,她只有如此强悍,以此高压的姿态才能敦促警方尽早破案,从而慰藉自己女儿的亡灵。



  米尔德里德是坚韧的、愤怒的、充满戾气的,同时她又是敏感的、脆弱的、富有母爱的。她是个复杂的个体,而与之“相对”的警长威洛比、警探迪克森也是如此。威洛比警长也想破案,可受制于线索有限,进展缓慢。他一方面要保证警方的权威性,一方面还希望米尔德里德能够理解他们的难处。他身患癌症时日不多,却依然要处理公务,照顾家人。他心怀正义,却又没能真的伸张正义。迪克森,恐怕在他读到那封信之前,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内心是向善的。他有一个强悍的母亲,这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妈宝男,唯唯诺诺。他用面目可憎来掩盖自己的恐惧和善良,他怕别人不尊重自己,所以佯装蛮横。那场大火烧掉了一切伪装,甚至连执法者的身份也都不复存在,但却让他真正成为了一名正义使者。



  这些人物都是真实的,现实之中没有至善也没有全恶,每个人都有私心杂念,每个人心底也都会有善的种子。影片中看似每个人之间都剑拔弩张,实际上都是在用自认为正确的方式行事。当不同的准则相碰撞时,必然是火花四溅,说到底都是想以暴制暴,都想让对方服从自己。实际上,他们都忘记了一点,那就是真正去聆听对方,去了解对方的需求。威洛比最先想清楚了,他既想清楚了自己,也想清楚了米尔德里德和迪克森。他可以替米尔德里德续交广告费,他不想她的原谅,只希望她能明白他也很在乎那起案件。他看清了迪克森,也希望迪克森能够正视自己。但笔者认为,影片中虽然通过威洛比的两封信化解人物间的矛盾,促使人物的转变,但这样的设置并不好,反倒让迪克森的转变太突兀,同时打破了很多悬念,也显得威洛比这个人物形象过于光辉,进而破坏影片的节奏和基调。如果不让观众知道信的内容,戏剧效果兴许会更好。



  影片的最后并没有明确说明那名嫌疑犯是不是真正的凶手,但结果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或者说那本来就不是影片真正想要表达的内容。影片是将现实中存在的问题集中呈现出来,比如人与人之间的不理解,究竟什么才是对的,以暴力打击暴力、以恶行发现愤怒是否合理,等等。然后用自己的故事予以回答,告诉观众要更多去关注人的内心,用一种更缓和的方式处理矛盾才是正确的途径。所以不要纠结罪犯是否被绳之以法,事实上这样的结尾只是想告诉观众:你看,宽以待人,就像是米尔德里德和迪克森这样的“仇人”,也可以成为生死之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