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 我赌这是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

你看什么癸2018-10-10 16:51:21

(此文含大量剧透。虽然有高糊资源,还是推荐大家去电影院看,所以就不放链接了)



RAPED WHILE DYING


谁能够说说,一个母亲,当她的女儿被人奸杀之后,该怎么做?

有人似答非答地又向她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当丈夫自杀留下两个小女儿,一个妻子该怎么做?


人生处处是悲剧,恨不得在所到之处都恨恨地吐口痰,留下一句,去他妈的。


死者给生者美好的回忆,也给生者无尽的绝望。

警局的无能,母亲的悔恨,暴力又狂躁的小镇。

她能干些什么呢?

在偏僻的路上买下三块广告牌,红底黑字,威风又决绝,凌冽又孤独。

然后一个人质问整个世界。

神学也不可信,搞不好某个教友在阴郁的角落猥亵儿童。

你以为这象征着什么啊?又有什么用呢?

三块广告牌,矗立在马路边上,在别人看来是一种压倒式的悲惨控诉,而在她看来,不过是夸张形式化的希望罢了。

还能怎样呢?


AND STILL NO ARRESTS?


她冷笑着面对所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不那么友好的人。

比如说在牙医的大拇指上戳个洞,烧掉警察局之类的。


恐同又种族歧视的狂躁警察,歪歪扭扭地坐在办公桌前看漫画,折磨“有色人种”。崇敬的长官死去,他怒不可遏,把可怜的同性恋广告商人从窗户扔了下去,狂殴至面目模糊。


用暴力宣泄绝望,仿佛是在荒诞世界里唯一值得做一做的事情。


多暴力,多快活;多刺激,多痛苦。


这种暴力,不再是昆汀镜头下的暴力美学,是马丁独创的用来消解绝望,用来对抗内心的处理方式而已。


多暴力,多温柔。


就像她所有转瞬即逝的冷漠无情,鲜花丛里希望破灭却克制的眼泪,秋千上眺望着远方三块广告牌的若有若无的微笑。



HOW COME, 

CHIEF WILLOUGHBY?


这个张口闭口粗话的男人,写了三封信,告诉他们,你们要学会爱啊,愤怒解决不了啥事。

正如那个动物园前夫现任说的 “愤怒只会引来更大的愤怒。”


所以那瓶本来要砸到烧掉广告牌的前夫的头上的酒,轻轻柔柔地落到了桌面上。

她告诉他:好好对你的现任。


所以两个本来愤怒得近乎癫狂的人在车上轻轻的问彼此:我们要杀掉他吗?

回答是:不知道,在路上再决定吧。


“Dixon?”

“Yep?”

“you sure about this?”

“About killing this guy?”

“Not really. You?”

“Not really.”

“I guess we can decide on the way.”





原谅我不想用任何看起来富有哲理的话去总结这部电影所想要表达的主题,因为高明的电影本身即生活本身。

它不是方法论堆砌而成的教科书,只是一本永远等着被续写的故事,正如最后说的那样:

“I guess we can decide on the way.”



未完的故事,就让它停在这里吧。

打不过仇人,就递上一杯插上吸管的橙汁吧。

找不到凶手,就用残存的希望开车去杀人吧。

结束不了的操蛋人生,就用温柔来慢慢化解吧。




点击阅读原文

领取高糊资源

你看什么癸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