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神队长与猪队友之魔幻现实主义 社论前沿

社论前沿2018-12-08 14:27:40

MO


论神队长与猪队友之魔幻现实主义


文字| 社员乙

图文排版| 迷弟

社论前沿

2016 / 06 / 12

这是社论前沿的第S169次推送 微信号:shelunqianyan



论是直接经验还是间接经验,我相信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都是比较魔幻现实主义的。一方面,我们在主流媒体极力构建的“魔幻”中,不断感受着民族崛起、领导关怀和公仆勤勉;另一方面,我们在自己日常经历的“现实”中,不断体会着权力裸奔、刁难歧视和无能为力。简言之,上层作秀和小吏作恶构成了魔幻现实主义的两大基石。我们或许应该思考,这看似难以并存的两者何以长期持续?它背后的制度运作逻辑又是怎样的?


从政策分析的角度来看,在政策从制定到执行的过程中,上层作秀和小吏作恶其实是较为普遍的现象,也是政策的利益相关者努力试图避免的现象。首先,政治人物建立政策日程的过程本身就是“作秀”的过程,通过这一过程,政治人物将民众的政策敏感点和自身的政治利益结合起来,把自己的政策主张“兜售”给民众,并最终凝聚起基本的政策共识。当然,所谓“共识”凝聚的过程也是筛选议题的博弈过程,当政治人物的主张和民众的诉求存在明显断裂时,这种博弈会更加强烈,而上层作秀的痕迹也更加明显。其次,政策一旦确定,就需要官僚体系按规则执行。毫无疑问,基层官僚(小吏)在政策执行中具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和解释权。这种自由裁量权可能会减弱纵向控制,带来执行过程中的创新,也可能成为基层官僚谋取利益的手段,从而扭曲政策的执行。后者便构成了小吏做恶的制度条件。


本质而言,上层作秀和小吏作恶之间的断裂就是政策目标(政策文本)与政策实践之间的差异。在自由民主体制中,两者之间差异的缩小通过一定的制度设置来解决。首先是政治竞争。在政党竞争的环境下,尽管朝野各党的政治人物可以不停的提出政策设想,不停地在选民和公众面前作秀,但没有一个政治力量敢于一直作秀,除非他们不顾及自己的政治生命。因为,一直作秀而不推动政策的执行既会失去民众的政治信任,也是把自己的软肋暴露给政治对手。二是官僚问责。政治人物很清楚,政策形成阶段的作秀是必要的,政策执行阶段的作秀却是灾难性的。如果政治人物不能很好地约束官僚体系执行既定政策,其政治诚信和声誉就面临破产的危险。因此,执政者通常会采取各种措施来限制基层官僚的自由裁量权,目前,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引入专业人员和服务使用者的参与来平衡官僚的自由裁量权成为较为普遍的选择。因为,当公民的选择自由上升时,官僚的自由裁量权才可能得到真正的制约。例如,英美等国实行的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制度某种程度上就体现了这一思路。


在这样的制度背景下,无论政治人物还是政策分析者,关心的核心问题都是寻找阻碍政策目标与执行一致性的因素并加以控制。如果政策执行存在问题,例如小吏作恶普遍,就强化对自由裁量权的问责,保证政策按其规定执行。如果政策文本(目标)存在问题,例如政治人物的作秀难以兑现,就调整政策目标使之具备可行性。换言之,尽管西方民主国家普遍存在政策执行不足的问题,尽管上层作秀和小吏作恶也较为普遍,但制度设置至少约束了两者长时间的共同存在,因为小吏作恶会从根本上损害执政者的合法性。因此,我们经常看到的新闻脚本就是,某个小吏的错误小则导致部长的下台,大则导致内阁的垮台,甚至在其后的选举中一蹶不振。


遗憾的是,这种政策执行和政策目标的一致性思路很难直接运用到现行体制的分析上。似乎,在现行体制下,两者更多遵循的是差异性思路。一方面,在缺乏政治竞争、媒体自由和公众参与的条件下,政治人物需要将作秀的事业进行到底,从而一再向政策的利益相关者表明,他们没有忘记当初的使命宗旨,没有忘记争当“人民公仆”的庄严承诺,他们一定会在未来兑现他们提出的政策目标。尽管这种作秀遵循的都是自上而下的单向沟通的脚本,但需要承认的是,深受“青天大老爷”文化浸染的不少民众对这种作秀还是很受用的。



另一方面,在公民权利难以落实和提升的情形下,尽管小吏作恶的事件一再引爆舆论,尽管政治人物也在“作秀”时对此表现得深恶痛绝,但限制基层官僚自由裁量权的主要做法还是制定更多更细的规则来进行自上而下的约束。问题是,更多的规则恰恰导致了更多的自由裁量权,因为规则都是需要官僚来具体解释和执行的,由此就形成了“小吏恶行-规则约束-更隐蔽的小吏恶行”的恶性循环。而且,不断增长的官僚自由裁量权会降低政治人物进行行政控制的有效性,最终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


从差异性思路出发,我们不仅可以获得对上层作秀和小吏作恶长期并存的更多理解,也有助于我们深化对国内的政策分析。首先,我们假定政治人物的“作秀”都是即将兑现的政策承诺可能是幼稚的。它可能只是进行意识形态统治,构建虚假意识的戏码。换言之,某些政策从来都不是用来执行的或至少执行不是其主要目标,而是服从于政治宣传等目标。其次,我们认为小吏“作恶”会得到遏制可能也是异想天开的。可以预计的是,小吏作恶的增加会导致上层作秀的增加,因为前者形成的“糟糕现实”需要后者提供的“魔幻力量”来加以修饰。同时,小吏作恶也提供了上层不断向民众展示自己英明统治的机会。我们不难看到,在每一次作恶的小吏得到惩处后,执政者的合法性又得到了加强。


上层作秀很普通,小吏作恶很常见,千载难逢的是,你可以看到两者长期的“共存共荣”。


末曹小吏菅人命,冠盖城楼滥秀惺。此之谓也。



社论前沿
关注国际顶级刊物
聚焦前沿理论方法
追踪名家研究轨迹
推送最新学术论文
微信号:shelunqianyan
社论译介作品,欢迎个人转发朋友圈,自媒体、媒体、机构转载请申请授权,联系邮箱shelun2015@163.com,注明“机构名称+转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