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影片与奥斯卡擦肩,却值得每位新闻工作者观看|奥斯卡

e号研究院2018-12-07 10:20:31

昨天,第90届奥斯卡落幕,两会人大代表开幕可是忙坏了做新闻的媒体人。这届奥斯卡媒体槽点颇多,其中最看好的《三块广告牌》也与最佳影片失之交臂,给《水形物语》跪了。

本文字数

1423字

阅读时间

5分钟


而这部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汤姆·汉克斯、梅丽尔·斯特里普汇集到一起的,不得不称为美国学院派顶配级别的冲奥电影《华盛顿邮报》,虽然与奥斯卡奖项擦肩而过,却值得每位新闻行业工作者观看和回味。



影片聚焦于1971年美国五角大楼泄密事件。当时美国政府对越战事件蒙骗民众已久,导致人民权利受到了严重侵犯,一名国防部官员在目睹战场的惨状后,再也无法容忍政府对民众的蒙蔽,将美国国防部机密文件先后交给了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



如此剧情,不由得让人联想到2015年的《聚焦》,其主题与华盛顿邮报几乎一样,并斩获第8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与之不同的是,《华盛顿邮报》并不是单从记者的视角出发,讲述他们搜集证据,与线人联络的惊险过程,而是将更多的镜头,对准了在一般新闻故事中隐没的角色,邮报的发行人,公司的所有者。如果说《聚焦》是儿童性侵与新闻精神一暗一明构建影片结构,那么《华盛顿邮报》就是新闻工作者的决心与女权主义镶嵌在一起形成的电影内核。



《华盛顿邮报》以汤姆·汉克斯饰演的邮报总编本·布拉德利努力披露真相与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的报社老板“传媒女王”凯瑟琳·格雷厄姆让邮报上市作为两条故事线,主次分明,同时进行,让我们得以看到更多新闻行业的内部规则,以及背后各种社会力量的博弈。从一个新闻电影必备的经典长镜头开始,成堆的文件,响个不停的座机,这些离我们远去的纸媒的繁忙景象,迅速将我们拉进新闻工作的专业感中。



比较戏剧化的是,当本就《宪法修正案》言论自由、天赋人权侃侃而谈,并忙着寻找新闻线索时,凯瑟琳则跟一群达官权贵觥筹交错。



邮报原是凯瑟琳丈夫的企业,谁知丈夫自杀,邮报就这样落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凯瑟琳手中。



当时,她还听不懂董事会,那是一个男人们谈论政治,女人们会自觉离开饭桌的时代,当凯瑟琳在证券交易所,穿过等候在阶梯的女人们,走进全是西装革履男人们的世界,这个冲击的画面,更让我们确信,她是游走在新闻专业主义与商业化、媒体与政客、男人与女人间不和谐的音符。



一开始,当《纽约时报》率先质疑政府,引起巨大社会反响,并被法庭发出禁止出版的禁令,当本搞到机密文件时,恰逢邮报上市。如果在此时公布军事机密,那邮报必被告上法庭。



凯瑟琳并不希望《邮报》趟这趟浑水,不想把丈夫和父亲的心血毁于一旦,但当越来越多的机密被爆料,她看到了人民群众受到的伤害,媒体责任与政府压力拦在她面前时,她爆发出一名女性寻求人生价值的欲望。



或许我们这一生,同样会面临一个这样的选择,它需要我们赌上一切,而结果可能不会成功,但它会使我们,迈向伟大。凯瑟琳在颤抖中选择曝光机密,发行报纸,此刻的她,终于正式从逝去的丈夫手里接过了华盛顿邮报。女性所能成就的价值,完全可以不输甚至超过男性。



比起《跑调天后》那种单纯为了自己刷存在感而拍的无聊片子,本片才算是没有浪费梅姨的毒瘤级演技。

看到前半段还有点奇怪,为什么提名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而不是男主,就算汤姆·汉克斯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至少戏份摆在那里。演到女老板拍板时才真正心服口服了,矛盾全集中在她身上,手握乾坤的是她,难怪演员表上梅姨的名字要排到第一位了。


《华盛顿邮报》是一部工整到恐怖的作品,主题政治正确,全篇台词没有一句不对剧情起到推动作用,看到接力棒一样壮观的印刷场景,我们不禁陷入沉思,这或许是一个慢慢远离我们的时代,但新闻的声量,新闻人的价值观和使命感,即便换了媒介,也应像电影里一样,令我们振奋。



新闻人需要的不仅仅是良知,还需要善良、公正、客观、责任,保证自己发表的新闻真实、可信、中立、全面。新闻工作的使命是报道客观事实,让群众知道他们应该知道的事实真相,这应该是每一位新闻工作者的天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