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场名叫梵高的电影

东张西望04012018-11-05 14:58:57

有一年,我在法国意大利自驾,从亚维农一路往普罗旺斯而去,路过圣雷米。


骄阳似火,热浪逼得所有人都躲在家里,就连邮局都没有人上班。


我苦于被日光性皮炎困扰,躲在圣雷米的一间药房里买药。


从窗口望出去,这座小城仿佛与梵高没有半点联系。



油画《圣瑞米医院的庭园》


我常常在旅行中遇见他们,梵高,达利,马克吐温...


明明隔着千山万水,可是在那些作品面前,你居然懂他,像懂你自己一样。


有时候,会被这个懂,吓住。


很难想象这个叫圣保罗精神病院的地方会被那么多人朝拜。


可是鸢尾花妖娆而肆虐地开了满眼。


油画《鸢尾花》


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地方让这个疯子一直画一直画一直画。


居然是那样普通的一个地方。


他的世界超越了这些砖瓦,他闭上眼,就是疯狂肆虐的鸢尾花,星空,和,麦田。



油画《麦田里的丝柏树》

真美,不是吗?


“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在上海展出。


即便不是原作展出,多媒体的影像展示依旧震撼。


三三两两的人站在巨幅影像面前。窒息。



“我梦见了画,然后画下了梦。”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是向日葵。”


“黄色多可爱,它代表太阳。”


他真是酷爱黄色。那么明亮的色彩,为何还是不能拯救他?




那么浓烈的爱足以摧毁一个人,普通人学会低头妥协学会认命,但是他偏不,用最激烈的方式对抗这个世界。


命中注定我们是普通人。


我们只配衣着光鲜地站在黑暗里看着梵高的燃烧。




“如果内心的风暴失控,我会用酒灌醉自己。”


“渔民从来都知道大海是危险的,暴风雨是可怕的,但他们从未觉得这些危险能阻止他们出海。”


看莫奈的画展时,心里一直浮荡着温柔的爱意。那些紫色的缱绻的睡莲,竟有治疗失眠的作用,大抵是因为平和吧。


然而即便寂静如星空,梵高笔下的星空,也带着魔幻而疯狂的不真实感。


我心里的配乐决然不是《Vincent》,只有帕格尼尼的随想曲才能表现出那种眩晕:在星空下,宁静和美好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我画一个太阳,我希望人们感觉它在以惊人的速度旋转,正在发出骇人的光热巨浪。当我画一片麦田,我希望人们感觉到麦子正朝着它们最后的成熟和绽放努力。当我画一棵苹果树,我希望人们感觉到苹果里面的果汁正把苹果皮撑开,果核中的种子正在为结出果实奋进。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要画出他滔滔的一生。如果生活中不再有某种无限的,深刻的,真实的东西,我不再眷恋人间。”


这仅仅是影像。


如果在真迹面前,恐怕有许多人要失声痛哭吧。


看看梵高,再看看自己,多么荒诞。


我们活着,多么荒诞。


《麦田群鸦》。一声枪响。37岁。



把最好的留给了这个世界,毫无留恋。


秋天以前,一起去上海,看这一场叫梵高的电影。




“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


时间:2015.04.25–2015.08.30

地点:上海市卢湾区黄陂南路兴业路口

上海新天地太平湖公园展区

票价:80.00元-360.00元

网络预约购票方式:关注微信公众号

“高庭文艺”,点击购票预约。

建议在观展时开启“高庭文艺”

微信导览功能,实现同步讲解。



end


东张西望
美食...旅行...电影...阅读...购物...
所有让生活更美好的方式
欢迎加入我们的生活
订阅“东张西望0401”

主笔:东张·西望

编辑:东张·西望

摄影:东张·西望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微信号:dzxw0401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