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象征、仿真》】电视使大众活在“超真实”中

边看边聊2018-02-07 10:45:27

电视使大众活在“超真实”中

26160118 吴雨虹


“电视蒙太奇式的剪辑信息就是失去所指的能指的无尽指涉。在消费社会的符号结构中,电视反映的现实并不是真正的现实,而是超现实,一种真实和非真实内爆的现实。电视屏幕上的世界是仿真的世界,面对此种境况,人们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把电视的拟像作为现实。”

              ——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

 

(一)理论分析

一、电视媒介为何能使大众处于“超真实”中


电视是一种将视听结合在一起的媒介,人们能亲身感受到并非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各种事情而且因其直观性强,所以没有高层次的文化要求,可以被社会各阶级受众所接受,所以电视媒体是最大众化的传播媒介。

电视又是唯一能够进行动态演示的立体型媒体,通过其视听的结合而具备更高的感染力,因此电视媒体的冲击力、感染力特别强。因为电视媒介是用忠实地记录的手段再现讯息的形态,即用声波和光波信号直接刺激人们的感官和心理,以取得受众感知经验上的认同,使受众感觉特别真实,因此电视媒体对受众的冲击和感染力特别强。

电视不仅把事物剪辑成一种拟像,更为重要的是它是一种拟真,一种以影像、拟像和符码重构超真实的媒介工具。对于鲍德里亚来说,电视不是再现和反映生活,而是对现实生活的仿真,是超现实的诞生地,媒介总是在扮演它们作为拟真和现实的双重身份。

一方面,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声音和影像直接显现在屏幕中,电视内容与现实生活融为一体。电视屏幕中的情境本身是真实的,只是来自于日常生活的不同秩序,即来自于超真实的人工剧场。另一方面,电视的情境又直接变成了真实生活的模型,它改变着生活的面貌。电视场景与真实生活的界限消失了,现实与虚构、屏幕与生活、真实与超真实被交织融合在一起。在电视与生活之间,“不再有距离,不再有真空,不再有缺场: 人们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地进入荧屏、进入虚拟图像。人们进入自己的生活的同时也就步入了荧屏。人们过上自己的生活,如同穿上一件数字外衣”。


二、非真实


1、拟像(simulacra)

让·鲍德里亚基于后现代社会语境提出拟像理论。他认为拟像是指大量复制,逼真模拟现实原型的模仿之物。

 

2、仿真(simulation)

鲍德里亚描述了先进的电子媒介(电视、网络)是如何为大众建设一个虚拟、幻象的世界,创造一种“仿真文化”。

(1)这种仿真文化正是目前历史阶段被符号主宰的主要方式。仿真文化消解了时间与空间维度,让人不再有过去与将来的概念,永远活在“现实”之中。仿真的对象不再是指涉物或某种物质。

(2)仿真是对人们在现实中的与物质现象接触的第一手感知和幻想的模拟,通过一系列的仿真技术,让人们在缺席于某种场景时,能够获得临场的感官享受和神经快感。

(3)仿真的目的就是在于以形象的展示代替本质的真实,即拟像,在现实社会中,拟像无处不在,而电子媒介和数字化摄像最具代表性。

 

3、超真实(hyperreality)

仿真产生了一种普遍“超真实”的幻境。超真实乃是仿真的特性。是许多拟像共同组成的一种新的现实次序。

  (1)定义:超真实就是指真实与非真实的区别已经模糊不清,非真实超过真实,比真实还真实。真实不再只是自然的自在之物,它还包括了人为生产(再生产)出来的“真实”,它不是变得不真实或荒诞了,而是变得比真实更真实了,成了一种“在幻境式的(自我)相似”中被精心雕琢过的真实,而真实本身也在超真实中沉默了。

  (2)超真实成为仿真文化产生的一种结果,一种状态,同时,超真实的形成过程也就是真实与非真实的内爆过程。

 

4、内爆(implosion)

概念来自麦克卢汉,即消除区别的过程,各领域相互渗透,步入一种虚无、空渺的交互形式,一种没有权威的境界。这里指真实与非真实之间的区别模糊不清。

 

三、非真实给大众带来的影响

虽然仿真技术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开阔了我们的眼界,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日常生活中所接触不到的美妙体验。但对“超真实”的过分崇拜可能会使人们的愿望变得不切实际,而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满足的愿望又有可能会被放大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比如现代社会中不少“剩男剩女”现象,一部分因素可能是受到媒体塑造的完美另一半的影响而标准过高,或者受到媒体塑造的“拟像”的影响,有的人过分追求物质生活,导致了埋头工作奔波却疏远了亲人,甚至有人想走捷径,坠入犯罪深渊;还有人过于追求这种“拟像”,对“超真实”极崇拜因此陶醉于网络或其他媒体不能自拔,浪费了大量时间。

 

(二)一些真人秀节目本身就是拟像的存在——以《我们相爱吧》为例

《我们相爱吧》是一档明星艺人组成假想情侣,进行假想情侣生活的节目,尤其是后期剪辑利用电影叙事手法将这种虚拟爱情放大化和超真实化,构造出了一个让观众信以为真的情景世界,其实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拟像”。

 

一、仿真性与超真实性的具体体现:

节目中“拟像爱情”的超级真实是按照一定的模型生产出来的,使得真实与非真实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甚至这种超级真实变得比真实还要真实。

《我们相爱吧》通过有别于日常生活的浪漫场景的展示,为观众打造了一个个令人叹为观止的爱情文本。《我们相爱吧》中的嘉宾是从成百上千的明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通过科学的配对组成“情侣”阵营,从陌生到熟悉,从相知到相爱,开启恋爱之旅。

节目从一开始就打造了爱情盛宴,比如第一季中,崔始源和刘雯的见面安排在舞会,两人身着优雅的礼服,互送昂贵的见面礼物——价值不菲的伯爵金项链和袖扣。这样的情节远离普通观众的日常生活,王子与公主般的人物设置只存在观众的想象之中,但节目的安排与设计把抽象能指变成了具象所指。

同时,节目中嘉宾日常相处的空间也被赋予了一种奇观想象,比如第二季陈柏霖和宋智孝约会的地点从韩国转向巴厘岛,再到芬兰,观众也跟随明星情侣进行视觉旅行,不仅可以看到热带的海滩景观,而且可以欣赏韩剧里经常出现的浪漫雪景。两人驾驶着雪橇驰骋在茫茫白雪之间,寂静的森林里回荡着男女主人公的歌声,节目通过如梦似幻的场景打造爱情童话。观众仿佛置身其中,脱离了柴米油盐的平淡爱情现实。

同样,节目中的“清新CP”为 了解开彼此的心结,选择去全球第八高塔——澳门塔蹦极,仿佛只有将生死置之脑后的一跃才能见证两人的爱情。因此,与其说是节目嘉宾在制造浪漫,不如说整个节目在生产爱情奇观,观众迷醉在这样的白日梦里,享受着奇观带来的感官刺激。

 

二、《我们相爱吧》中的超真实给大众带来的影响

由于拟像具有超真实的特点,因此它颠覆了传统的真实观念,真实与虚构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人们通常会把仿拟之物误认为是真实存在。媒介呈现的事实并不是对客观现实的反映,而是一种超现实,即经过修饰和包装后的符号现实。《我们相爱吧》中的恋爱文本就是一种超真实的结果,原本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在节目的操作下,两人擦出爱情的火花,编造出一幕幕类似偶像剧的唯美情节。观众混淆了明星表演和现实,节目中虚拟的爱情会被认为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现实条件或许难以让观众获得情感的慰藉,但是观众可以通过电视屏幕得到视觉的享受和想象性的满足。这种美好的状态使大众沉迷其中,而脱离一些较残酷的现实,这就使大众活在“超真实”中。

(三)总结

媒介是具有扮演现实与拟像的双重身份,媒介展示我们生活情境的本身是真实的,但看到的真实只不过是自身拟像的化身,这种真实其实就根本就不存在。媒介与真实生活的界限消失了,不是再现和反映生活,而是对现实生活的拟真,是超现实的诞生地。现实与虚构、屏幕与生活、超真实与真实交织融合一起,“真实界”与“想象界”在相互作用之中不断坍塌,其结果是:真实与仿真带给人们的体验别无二致,而且仿真有时甚至比真实本身显得更加真实。

于是媒介按照一定的模型生产出来的“拟像”,在受众自我解读中形成了一种接近现实的真实。即使媒介只不过把“真实”隐藏在“超真实”中,但受众并不想去区分这两者,在头脑的自我解读中坦然接受“超真实”,甚至把“真实”与“超真实”等同起来。

而电视制造出来的景象,比人们每天经历的现实世界更让人觉得真实可信,娱乐、信息和通信技术提供的场景比乏味的日常生活景象更刺激、更诱人,媒介的超真实改变着人们的 生活理念和日常形态,人们就不自觉的活在了“超真实”中。

 

(四)反思与建议

我们国家的媒体是党和国家的喉舌,因此理应肩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在制作节目播出节目时,应该平衡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即使是这样,我们的媒体也应该重视起“超真实”的影响,弘扬正能量。警惕宣传一些不切实际的符号,素材从现实生活中来的同时也要注意传播方式。不能盲目吸引受众而“泛娱乐化”,娱乐大众的同时落脚点要实际、向上、有传播意义。

而对于大众来说,面对媒体,明确自己的目的,不让“超真实” 侵蚀自己的思想,在享受媒体服务的同时,不盲目的沉醉于虚无缥缈的感官刺激。与此同时,大众还需要加强自制能力,不让媒体抢占过多的时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一定程度上避免媒体的异化影响。

 

【参考文献】

1.法利亚长老.鲍德里亚的后现代性媒介分析.豆瓣

2.张劲松.拟真时代:鲍德里亚媒介理论的后现代视角.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2期

3.沈笑怡. “浸没式”恋爱真人秀为何受欢迎? ——基于《我们相爱吧》的分析. 东南传播 2015年第9期

4.王立君 郭建鹏 杨瑞瑞.从鲍德里亚的后现代传媒看综艺节目的流行.新闻界 ISSN1007-2438 2016年第12期

5.王伟.电视媒体的特点及其对社会文化的影响.青春岁月.2013年05月 下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