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梵高的画

卢米埃尔和神秘门2018-12-03 12:12:40

如果梵高看到他的星空麦田鸢尾花被悬挂在博物馆正中央会怎样;

看到他与弟弟提奥的通信被编撰成书会怎样;

看到后人模仿他的笔触为他创作传记电影又会怎样。


百位艺术家根据梵高的120幅作品绘制出65000幅油画,每秒12帧即12幅油画连接而成电影《Loving Vincent》(《至爱梵高》),昨日在大陆公映。


这不是人们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探索梵高和他的世界。


梵高(Vincent van Gogh1853年出生于荷兰南部的津德尔特,他在二十七岁时决定成为画家,在此之前,他先后尝试过教师、传教士等多种职业,均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告终。

 

1857年梵高的弟弟提奥Theodorusvan Gogh)出生,他后来成为梵高一生的支持者。梵高和提奥常年保持通信,电影《Loving Vincent》的故事就由梵高在亚尔的旧友邮差鲁林而起。


梵高的画在当时鲜少售出,弟弟提奥作为他的经济支柱承担着他绘画的高昂费用。提奥结婚后,梵高为了减轻弟弟的负担决定住进圣雷米的疗养院,但是他的精神状态仍然不是很稳定。

 

绘画开销和家庭重担碾压着提奥——成为弟弟的负担这件事演变为梵高精神上的一具枷锁。关于梵高的死亡,人们通常认为是开枪自尽;又一说法是梵高被人误伤,但出于善良包容,梵高不愿透露真相。影片中对此也有所展示。

 

梵高死后半年提奥也因病去世,感谢提奥的遗孀,她带着独子文森特回到荷兰,守着梵高在当时毫无价值的遗作并整理梵高和提奥的数百封信件,四处奔走使之最终得以出版。

 

提奥曾告诉梵高,如果他有了小孩,要以哥哥的名字“文森特”命名自己的孩子。在圣雷米时期,梵高画出一幅柔和清新却又充满了生命力的画作送给自己的小侄子文森特。

 

杏花 Almond tree blossom,1890

 

梵高的癫狂也许是性格使然,满溢的情感使他敏锐地感受着世界的每一处微小波动。他疯狂地热爱这个世界,在他平静的外表之下是惊涛骇浪浩瀚星河

 

梵高是一位极度感性的画家,但他的作品却又是极致的有序。他精密控制着每一笔的走向,在平面的画布上呈现流动的视觉效果。他涂抹着油彩,也铺叙着跳动的心,因此才有了火焰一样的花河流一样的星空


在我的黄颜色房间里——带紫色圆环的向日葵突出在一片黄颜色的背景之前,花梗浸在一只黄颜色的壶中,壶放在一张黄颜色的桌上。画面的一角上,画家的签名:文森特。黄颜色的太阳透过我房间里的黄颜色窗帘,一派生气沐浴在一片金色之中。早晨,我在床上醒来,想象这一切必定是芳香扑鼻。”

——高更


 梵高颠覆了以往人们的既有认知,开创出新的审美体验,他没有被时代改变,而是成为了一个时代


星空是梵高挚爱的主题

如同我们搭乘列车前往拉斯康或卢昂,我们以死亡前往星星。所以,霍乱、肾脏结石或癌症,可以说是天上的交通工具吧。我们的衰老死亡,就有如走在往天上的路上。

——梵高《亲爱的提奥》

 

所有进行创作的艺术家,都存在与时代的摩擦,有的人在广度上到达了众多人还未感知之地,在深度上触碰到人类情感尚未触及之处,因其超越性而凌驾于特定的时空。


一时内他们并不被理解或欣赏,历经时间淘沙,伟大的作品终将穿越时空给观众以冲击。

 

印象派诞生于十九世纪后半期,他们并不被当时主导美术界的学院派新古典主义认可。因为一直不被接纳,印象派画家们决定建立自己发表作品的地方,组成“印象派展览”组织,也因此被看作与学院派权威对立。


他们常年处于经济拮据的状态,濒临破产的情况也并不少见。即便如此,他们也坚持支持自己的创作理念并持续不断地为之探索。

 

后印象派被戏称“根本团结不起来的个性派集团”,梵高就是个中翘楚。相比于等到了荣耀降临的莫奈(Monet雷诺阿(Renior等人,梵高终其一生也未能看到自己的作品得到赏识。


获得荣耀也许并不是印象派画家们理想的终点,当他们坚持自我创作时也许相信会有这一天,但并不是为了这一天。

 

但愿那些对我怀有好意的人能理解:我的行动是出自深沉的感情和一种对于爱的需求;鲁莽、傲慢和冷漠并不是能使机器转动的发条;我迈出了这一步,证明我深深地植根于大地。我认为,我不应该靠追求较高的地位,或靠改变自己的性格,来达到办事令人满意的目的。我觉得自己的作品存在于人们的心中,我必须把握住生活的真谛。

——梵高《亲爱的提奥》

 

Loving Vincent》不失为一部匠心之作。但要了解一位画家,欣赏一幅作品,一定要去看原作。照片留不住一幅画,目光油彩画布的碰撞,才是对一幅画的欣赏。

站在原作前的审美体验是一切电子图片与画册所不能比拟的。

 

即使梵高在世,我们也无法了解关于他的一切,但我们还能通过画作透视他的精神世界,那些他对生活和世界的明亮真挚纯粹的感情。


有人看待梵高是一个“可怜人”,可他看世界都是可爱的,他画丝柏树,画天幕压向麦田,画星夜和闪光的湖面,和世界恋爱一般画着,如同雪花小心翼翼落向地面,又如同阳光炽烤大地毫不吝惜。


当我画一个太阳,我希望人们感觉它在在以惊人的速度旋转,正在发出骇人的光热巨浪。

当我画一片麦田,我希望人们感觉到原子正朝着它们最后的成熟和绽放努力。

当我画一棵苹果树,我希望人们能感觉到苹果里面的果汁正把苹果皮撑开,果核中的种子正在为结出果实奋进。

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要画出他滔滔的一生。

如果生活中不再有某种无限的、深刻的、真实的东西,我也不再眷恋人间。

——梵高《亲爱的提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