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派画家雷诺阿——高清作品赏

美门艺术馆2019-01-10 10:47:45


煎饼磨坊的舞会 雷诺阿作品 1876 年,131 x 175 cm,法国巴黎奥塞美术馆

《煎饼磨坊的舞会》是印象主义绘画的重要代表作。雷诺阿用印象派绘法恣意表现规模宏大的场面、热闹欢乐的气氛。画面上,巴黎一露天咖啡馆兼舞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人们形态各异,但都喜气洋洋,画面灵动欢悦,而人物脸上、身上,以及桌上、地上的斑驳光影,那种灵动闪烁迷离的光色变化,则是印象主义对光色变化高度敏感的充分体现。

这露天咖啡馆挤满了人——人实在是太多了,要想走动而不撞上别人,几乎不可能。不过他们全都保持着好心情。这幅画也对所有人开放,欢迎大家。任何新来的人都能找到一个座位。已有的来访者们会挤一挤,给我们留出一些空间。有人会给我们一杯葡萄酒,很随意地鼓励我们坐下,说些八卦,或是跳舞,都行。没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他们来,是为享受一个美丽的夏日,毋庸置疑,从开始到结束,这肯定是成功的一天。

在红磨坊,人们跳舞时可以放下架子。只要女人找到自己喜欢的舞伴,她们就会让自己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沉浸。布点有时可能不准,跳舞的人们可以按自己想法调整规则。女人们偎依在舞伴怀里,男人们很急切地往前弯腰。他们的帽子也跟着跳起来。到了堕入爱河的时候。

艺术家从舞蹈中创造出一种节奏。他让色彩在粉红色舞者的裙上颤动。有力的姿势伴随着舞者的移动。对于坐在长凳上与人交谈的女子们,画家控制了自己的热情,小心地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谈话的低语中。这幅画几乎要被当成是粉蜡笔画出来的。也许有关于搽脸香粉的小小暗示,如果像这样受人尊敬的女士允许使用此类东西。

雷诺阿的人物实际上不需太多移动,他们的姿势与态度的影响范围可以缩减到很小。在雷诺阿看来,在跳舞的是绘画,光线会把最懒惰的情侣吸引到它欢愉的气氛中。

我们幸运,因为今天的天气实在赏心悦目。树林遮住天空,可我们能想象它一览无云。一切都这么美好,最多不过有点儿热。尽管树林为花园提供了荫蔽,画作中,光还是爆涌而出,这光随意游走在画面中每个角落。雷诺阿在与太阳玩儿捉迷藏,他的画笔追着太阳,想要抓住它,同时又很高兴自己抓不到它。

雷诺阿眼中的光充满启示:平庸的现实因它而变,不仅是表面,还有本质。前景中的少女,光赋予她们细瓷般的颜色,强化了她们周日衣裙的波纹效应。她们在这里,裙摆沙沙作响,像任何一位十八世纪的侯爵夫人一样优雅。光打在坐在角落里那位小姑娘的头上,她的头发变成金色云朵。反光在地面飞散,在舞者脚下闪动,无疑更让舞者眼花目眩。在看到深色夹克前,我们甚至忘记还有黑这种颜色:没必要把它放在调色板上,因为它只会让整体气氛变得无聊。光在稻草帽和硬草帽上停留,破碎了整个场景。桌子上,盛葡萄酒的玻璃水瓶和杯子闪着光,仿佛珍贵的宝石。

享受幻想和沉思的一刻,对漂亮的一头红发投去一瞥,讨论一会儿政治议题;没在跳舞的人们一点都不无聊。我们可以猜测:傍晚结束时,这些浪漫的依恋将要流走,还有其它跟在后面,没人会受伤害。某人会给同伴耳侧一个亲吻,其他人继续聊天。比起一开始,画作似乎没有那么不安定了。阳光下不知疲倦的玩耍,最终还是活动少的人数量上更多。被画布上多彩的震颤吸引过来后,我们发现了这些平静的人。在某种意义上,这反映了画家的总体手法:在画中人物明显的骚动下,他们隐藏了一个沉思的世界。

因此,人群的安排沿着几条线。绿色长椅安排成斜的,而树是垂直的,最明亮的稻草帽重叠在上面,似乎无意为之。消失在远处的人群构成某种地平线,被背景垂直的线条强调。

出于上述原因,会让人产生这样的印象:这幅画是突发奇想之作;其实,完全不是这样。雷诺阿选择了模特,并让她们反复为他摆姿势,同时花了很大心思,要保证一切都在正确的位置。除此之外,画家强有力的表现力不是来自精确的人物展示。雷诺阿使用更通用的方法,让他的人物上升到所有人的层面,为自己的特定目的,合理安排他们。他笔下的人物,都变成了有雷诺阿风格的人。

在印象派画家看来,这个场景是一种全新的主题,十分珍贵。当时的生活节奏不断加快,要捕捉下来这公共场合的时刻很难。相比他的印象派同伴,雷诺阿对叙事或是某些文学之类的主题不感兴趣。但是他的同伴都认为:在感觉上,光的改变让一切变得更易逝;而雷诺阿完全不这么想,他认为:光的改变,反而放大了它触碰的一切。

雷诺阿在卢浮宫中爱慕的大师作品都是同样精神。虽然他们的主题已经变了,但是他与他们有同样欲望:要超越现实,表现人性,给它带上神秘的光环。作为先锋的医院,他选择描绘与他类似的人,这些他每天拍肩膀称兄道弟的人。蒙马特取代奥林匹斯和伊甸园,这对他无关紧要。在日常场景的外表下,他制造出一个小小的奇迹,这奇迹发生在一个公共假日中,是幸福世界里的闪耀一刻;这奇迹说服我们:最初的纯真从未丢失。未来不再有任何意义,当下就是一切。

熟睡的女孩(抱着一只猫的女孩) 雷诺阿作品

此幅画面以典雅的蓝、奔放的红为主,显得庄重又不失生气,浓艳背景衬托下,更显出少女雪白粉嫩的肌肤;笔触虽然粗放概括,却已将椅垫的绒质、衬衣的绸质、长裙的棉质,甚至椅腿的木质、便鞋的皮质充分表现出来;女子猫咪毫无戒心的睡态,让人感觉到喧嚣世界中的片刻宁静。

弹钢琴的年轻女子 雷诺阿作品

这幅《弹钢琴的年轻女子》整幅画面用色不多,以黑白为主。这件作品中黑色的钢琴搭配女性剪裁得体又优雅十足的白色长裙,构成强烈的视觉效果,更突显年轻女子的形象。人物神情专心致志,金黄色的头发优雅的盘在脑后,穿着打扮看得出画中人处于上流社会,是一位富有修养的女子。

这件作品是雷诺阿的传世名作之一,雷诺阿早期作品是典型的记录真实生活的印象派作品,充满了夺目的光彩。然而到了18世纪80年代中期,他从印象派运动中分裂出来,转向在人像画及肖像画,特别是妇女肖像画中,发挥自己更加严谨和正规的绘画技法。他的后期的作品,特别是描绘女性的作品,总能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所以他也深受人们的喜爱。





在布洛涅森林里骑马(亨丽埃特·萨拉夫人) 雷诺阿作品 画布,油彩;纵261厘米,横226厘米;作于1873年;藏于德国汉堡美术馆

此画又名《布洛尼森林公园的跑马道》。这件作品乍一看很多人都不相信是一幅印象派的作品,因为它的笔触非常的细腻。作品中一位神情高傲的贵族女士骑着一匹健壮的马儿正行走在公园的跑马道上。也许是养尊独优,也许是对于自己骑术的自信,她目空一切,神情傲慢。她的旁边紧跟着一位骑着小马驹的女孩,似乎是她的女儿,正在看着她,脸上充满着崇拜。

高高的草丛中的小路(蒿草中的上坡路) 雷诺阿作品

雷诺阿的风景画也具有及其鲜明的个人特色,不同于其他几位画家善于对光线的描绘,雷诺阿在《蒿草中的上坡路》这幅画里并没有突出光影的特点,虽然看不见太阳,但通过树木的倒影还是可以看得出这是正午时间,太阳炙烤着大地,树木、野草都病怏怏的,无精打采。只有孩童们嬉闹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的小野花静静地绽放,描绘了夏天的乡村小路。


编辫子的年轻女子(米勒小姐像) 雷诺阿作品 画布,油彩;纵55厘米,横47厘米;作于1876年;藏于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此画又名《米勒小姐像》,这幅画以黑色为背景,画了一个忧郁的少女形象。作品中对女子肌肤的描绘非常的细腻,健美而传神。一头金黄的头发在光线的照射下散发出光泽,左手捋发,眼睛无神的望着一方,思绪早已经飞了出去,忧郁的眼神让人不禁猜想,少女为何在此暗自神伤?黑色的背景很好地衬托出了画中人丰腴有弹性的身材,她似乎在想着信使,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

雷诺阿女性肖像画作品总能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这件作品与他的《弹钢琴的年轻女子》、《坐着的浴女》以及《阳光下的裸妇》等都是他的经典之作



夏庞蒂埃太太及子女像 法国 雷诺阿 布上油画纵154×横190厘米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这幅画是雷诺阿的成名之作。夏庞蒂埃太太是一位著名的出版商的妻子,社交界的名流,沙龙的女主人。此画系 受夫人的预订而绘制的。画中以装饰华丽的室内环境来衬托这位贵族夫人和两个天真的女儿。夫人坐在孩子们的右边, 悠闲恬适地注视着两个女儿,左边一个女孩正坐在一条大狗的背上。孩子的纯真表情描绘得极为生动,整个画面洋溢 着一种富裕家庭所特有的天伦情趣。背景为棕红色,人物间的衣服色彩有强烈对比,夫人的黑色衣裙压住了全局,使 左边两个孩子的天蓝和白色相间的裙子更显突出。这幅画在1879 年的巴黎沙龙中获得了好评。



《艾琳·卡亨·安德维普小姐画像》〔小艾琳〕 雷诺阿作品 1880年帆布油画,65×54cm

雷诺阿靠卖画为生,他在19世纪70年代完成了他最伟大的杰作。从此,他经常出席中产阶级的聚会,认识了塞努斯基和许多银行家,以及“宪报美术学院描述艺术“的查尔斯·埃弗吕西。在后者,他会见了金融家路易·卡亨·安德维普,他委托雷诺阿为他的女儿作画,画作是在1880完成,分两次在银行家的开庭巴萨诺的房子里完成的。当时8岁的小艾琳,身穿淡蓝色假日礼服,转向左侧坐着,完美的姿势,她的手搭在膝盖上。她的头部稍微倾斜,她的目光梦幻般的,略显好奇。她丰富的红色,金色的头发散落在她的肩部和背部,她的刘海的是这一时期的时尚。雷诺瓦在背景处理上使用了绿色的树叶,用以突出小女孩本身。

罗曼·拉柯小姐 雷诺阿作品

这是一幅肖像,但首先是一个穿着华丽的、摆着一副郑重其事的照相式姿势的可爱的女孩子,背景是儿童卧室气氛的蓝粉色。绘画的手法是写实的,但也是小心谨慎的,似乎生怕破坏了美的法则。尽管对这幅肖像存在着各种不同的看法,它不能被归属为某一个画派风格的作品;说得确切些,就其技巧看,这是一幅符合当代时髦风格的学院派油画。然而,这还是一幅诱人的作品,因为这里已能感觉到一股为雷诺阿所特有的那种诗意。


船上的午宴 雷诺阿作品 1880 - 81 年 画布油画 原作尺寸:130 x 175.5 cm

《船上的午宴》是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最知名最伟大的作品。藏于菲利普美术馆。画中描绘了雷诺阿和他的朋友们聚餐时的快乐场景。(从这幅画中我们可以看见雷诺阿的妻子阿莉娜·莎丽戈的肖像,她被画在了前景上,玩弄着一只小狗。)在塞纳河边的Maison Fournaise餐馆的阳台上,共品葡萄酒,愉快的交谈。巴黎人常常去Maison Fournaise餐馆,租小船游玩,或品尝美食,或在夜间消遣。

这幅画也表现了十九世纪中期到晚期间法国的社会转变。餐馆欢迎各种不同阶级的顾客光临。包括商人,上流社会的贵妇,画家,女演员,作家,评论家,女裁缝,以及女售货员。这些各式各样的人们共同组成了崭新的,现代的巴黎社会。




包厢 法国 雷诺阿 布上油画纵80×横63厘米 伦敦科陶德学院美术馆藏

《包厢》是雷诺阿正式参加印象派画展的首次参展作品之一。这幅画根据他在剧院里所得的印象,回到画室里 请人摆模特儿画成的。画中前面那个盛装贵妇是一名叫尼尼·洛比丝的模特儿扮成的。后面手拿望远镜的中年绅士 形象,则是由雷诺阿的一个兄弟充当模特儿的。画家成功地画出了剧院一角的气氛,尤其是画面上两个人物的神情, 丝毫没有摆姿势的痕迹,他们似乎全神贯注地在观戏,陶醉在此时此刻的舞台演出中。贵妇人那张化了妆的脸容与后 面那个绅士,形成鲜明的对比。整幅画面的色彩基调是暖色,它由玫瑰、黑、白三色组成。贵妇人身上的黑条纹衣服 异常醒目。这些粗阔的黑条子和白色相间的浅色,恰好与绅士身上的黑色外衣和白色衬衫相呼应。

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1841~1919)是法国印象派杰出画家。他从小练就了绘画的基本功,1854年至1861 年当了陶瓷画工,后入 Boozael 学校学画,进步很快,并以其风格加入到印象派的行列。1881 年,雷诺阿突然意识 到印象派已发展到尽头,他主张向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的风格学习(主要是其绘画的现实性),毅然去了意大利。此期 间,雷诺阿深受庞贝壁画和拉斐尔作品影响,回国后又对安格尔古典主义风格很感兴趣,在他的裸女造型中,吸收 了不少安格尔的造型风格。



格尔奴叶的浴者 雷诺阿作品

此画又名《蛙塘岛》,雷诺阿画《蛙塘岛》是完全听从了莫奈的劝告,着重表现水与倒影的关系。他以这一相同构图画了两幅,试着以清晰的小笔触来展现光色感受。水面光彩闪动,色彩极易体现出来,视觉印象强烈。这幅画因而也成了雷诺阿印象主义的“入门”创作。参见莫奈《格尔奴叶(蛙塘岛)的浴者》

雷诺阿的母亲安东尼的酒店 雷诺阿

阅读的女孩 雷诺阿画家朱尔斯·勒·克尔在枫丹白露的森林中遛狗 雷诺阿

戴白色的帽子的女子 雷诺阿




图文摘选自网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