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影片儿】超能力有什么好?变种人生存维艰 美剧《X战警:天赐》独家剧评

明天和你免费电视剧抢先看2018-10-10 14:00:30

      时光网讯 在距离上一部《X战警》近两年之后,20世纪福斯在2016年发布了根据漫威变种人故事改编的第一部电视剧,由FX电视台推出的《大群》,该剧围绕着X教授的儿子展开。现在,福斯的X战警宇宙中又新添了一部电视剧,那就是每周一晚间在美国播出的《X战警:天赐》。剧集最开始讲述了一对普通父母发现自己的两个孩子的变种人身份,然而在三集过后这部剧的故事逐渐展开到变种人地下组织在反变种人社会中的艰难生存。《X战警:天赐》成果喜人,且发人深省,想必未来会吸引更多《X战警》粉丝和非粉丝的热捧。
      剧集制作人马特·尼克斯(《火线警告》)曾经公开表示,《天赐》的故事设定在《大群》之后,但发生在《金刚狼3:背水一战》之前,美国正处在X战警和变种人兄弟会依旧存在,但莫名其妙失踪的背景之中。变种人被美国剥夺了基本权利,任何使用了超能力的变种人都会被一个名叫哨兵部的组织追杀和抓捕。剧集最开始引入了Struckers一家,这家人看上去和美国普通家庭没什么区别。史蒂芬·莫耶(《真爱如血》)饰演一家之主Reed Strucker,他是为哨兵部工作的地区检察官。Reed的妻子Caitlin由艾米·阿克(《疑犯追踪》)饰演,她是一名护士,而她也是两位青少年Lauren(娜塔莉·阿林·林德 饰演)和Andy(帕西·海因斯·怀特 饰演)的母亲。两个孩子在高中舞会上暴露了变种人身份,自此Strucker一家开始了逃亡之旅。
      在没有认清自己孩子真实能力的情况下,Reed利用之前参与过追捕变种人的职位之便,联系到由西恩·蒂尔饰演的变种人Marcos Diaz,他的绰号“交食”可能更为人所知。交食是变种人地下组织的领导之一,这一组织负责为变种人难民提供庇护。他的女朋友Lorna Dane(艾玛·杜蒙特 饰演),也就是北极星,在剧集一开始就被哨兵部抓获。Diaz同意帮助Reed的家人,但同时要求Reed帮助拯救北极星为交换条件,后者在监狱里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交食的孩子。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拯救北极星,Reed就被哨兵部抓走了。他为了家人的自由,被迫和哨兵部特工Jace Turner(科比·贝尔 饰演)合作,帮助捣毁变种人地下组织。同时,Caitlin和她的变种人孩子开始了作为难民的生涯。他们联合变种人地下组织的其他成员,包括雷鸟(布莱尔·雷德福 饰演)、闪烁(杰米·钟 饰演)和美梦女(埃莲娜·萨汀 饰演),计划突破哨兵部戒备森严的监狱,救出北极星和Reed。
      当《天赐》最初宣布制作时,这部剧集看起来和现有的《X战警》漫画、电影宇宙关联不大,它好像并不是一部对原作品进行了全新阐释的电视剧。但是现在我很开心地告诉大家事实并非如此。本剧的故事基础,就像是变种人版本的《不设限通缉令》,其中注入了很多先前漫画和电影里出现过的角色,比如雷鸟、北极星和闪烁。另外,剧中的名字也拥有和先前作品相关的指涉,比如哨兵,兄弟会,甚至X战警这个名词本身,这也帮助剧集扎根到粉丝已经熟悉的X战警世界中。本剧的第一集借鉴了《英雄》第一季的模式,一个备受欢迎的金发少女发现自身潜在的超能力,而她的父亲正巧受雇于秘密机构,负责追捕和她一样的超能力者。但《天赐》仅仅运用了《英雄》剧情的基本前提,剧集随后很明智地利用X战警知识拓展接下来的故事。
      目前为止,《天赐》中让人眼前一亮的角色包括闪烁,范冰冰此前在《X战警:逆转未来》中曾饰演过同一角色,而在剧中杰米·钟再度完美诠释了这一形象。布莱尔·雷德福对粉丝喜爱的雷鸟的诠释也相当出彩,他从第一场动作戏份,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西恩·蒂尔演绎交食时展现出强大的演技,这个角色是剧集原创人物,是电影中金刚狼和太阳黑子的结合体。交食和雷鸟的性格都带有大男子主义的色彩,所以两个角色争夺变种人组织领导权的戏份非常有趣。另外一位彰显出强势表演能力的演员是艾玛·杜蒙特,她在剧中饰演北极星。漫威粉丝都知道北极星在漫画里是万磁王的女儿,虽然我不认为伊恩·麦克莱恩或者迈克尔·法斯宾德会出现在这部剧里,但剧集并没有回避这个角色的身世问题。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饰演Roderick Campbell的加瑞特·迪拉胡特,他在前三集出场时间并不长,但非常惊艳,他会是第一季的主要反派。
      但是《天赐》中真正的焦点还是Strucker一家,史蒂芬·莫耶带领的这一家人既让人感受到他们顽强的毅力,同时也体会到他们脆弱的一面。最开始的几集就能看出,Andy新发现的超能力可能将带他进入黑暗的一面,帕西·海恩斯·怀特表现出青少年的愤怒,恰到好处的表演让这个角色更合情合理。年轻女演员娜塔莉·阿林·林德是Lauren一角的不二人选,但在前三集这个角色没有得到足够多的戏份,我认为在本季接下来的情节中,她的故事将会有更多的着墨。但其中最具张力的角色,当属没有超能力的Caitlin Strucker。这一人物的饰演者艾米·阿克是一位优秀的女演员,而且在电视圈相当资深,她在剧中的表演让人过目不忘,也是所有演员中目前表现最优秀的一位。虽然Caitlin并不是变种人,但阿克的表演让人明白,母爱本身就是一种超能力。
      《天赐》在X战警宇宙中找到了一个有趣的展开方向,未来剧集还能实现许多可能性。我猜测故事可能还会继续围绕着Strucker一家展开,讲述他们与变种人地下组织不够稳固的联盟。故事已经给观众带来了所有有趣的元素:好变种人,坏变种人,以及一个不欢迎变种人的社会。也许《天赐》并不是粉丝所期望的电视剧,但目前看来它在叙事方面完成度很高,而且随着剧情的展开,它还有更上一层楼的潜力。我不会期待休·杰克曼或瑞安·雷诺兹分别以金刚狼或死侍的形象出现在剧中,但我相信在第一季结束前,它会献上一些与主宇宙相关的惊喜彩蛋。而等待惊喜的同时,你也能享受看剧的过程。在目睹Strucker一家和他们的变种人新朋友努力生存的同时,这部剧还埋着许多对《X战警》的致敬元素,而且都是能让最核心的漫威影迷感到非常满意的彩蛋梗。
《X战警:天赐》影评
Hollywood Reporter:《好莱坞报道者》:
      强大的家庭元素和布莱恩·辛格的执导,帮助福斯最新的《X战警》衍生作品实现了一个相当优秀的开局。我不会强制人们去看这部福斯和漫威合作的新剧,也不会说这部剧是必看的作品。剧集尝试讲述变种人或者超级英雄最开始发掘能力的过程,同时以家庭故事作为基础。《天赐》从《X战警》中获取一些元素,其中一些名字都曾经出现在之前的大制作中,在观众中具有很高的辨识度。布莱恩·辛格以娴熟的技巧以及比后续导演更高的制作预算,为这部作品增添了更多期待。第一集中出现了三四段特效主导的镜头,包括哨兵机器人的出现平衡了肥皂剧中家庭温情时刻。我认为接下来的剧情可能不会达到这样的平衡,但我会耐心看下去,至少它比漫威的《异人族》要强多了。
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review/gifted-review-1044738
IndieWire:
      也许《天赐》面临的问题和很多大IP的电视衍生作品一样:它就像是简化版的《X战警》。尽管剧集拥有曾经在2000年成功推出金刚狼、镭射眼、暴风女的布莱恩·辛格高超的执导水准,以及制作人Matt Nix高出平均水平的对话设计,福斯这部最新的超级英雄衍生作品的导航集却试图讲述比它实际内容要宏大很多的故事的问题之中,然而其中很多情节都缺乏新意。
http://www.indiewire.com/2017/10/the-gifted-review-2017-fox-tv-show-x-men-series-1201882607/
Collider:
      总之,《天赐》的导航集娱乐性非常强,这是一部电视上常见的,拥有待展开的角色和可预测剧情节奏的作品,但其中关于变种人逃脱法律制裁的悬疑情节在推动剧情发展的同时显得非常真实可靠。这点就能让我保持对本剧的兴趣——相比较其他剧集导航集的粗糙,这部剧起码让人感受到X战警宇宙的丰富内涵。
http://collider.com/the-gifted-season-1-episode-1-recap/#images
IGN:
      《天赐》能满足你对《X战警》衍生剧的所有期待,但仅此而已。故事从各方面探讨了身为变种人所面临的困难和悲剧。剧中有大量的变种人,他们拥有不同的超能力。而且剧集还展示出哨兵的新形态,在预算允许的情况下保持着故事给观众的新鲜感。适度的戏剧性和紧张感也让它成为一部令人享受的可靠剧集。也许本剧并不如《大群》来的发人深省,但它并没有放弃做这方面的尝试。《天赐》只想被打造成为X战警宇宙中的一部娱乐作品,而剧集在没有任何让人耳熟能详的A级X战警大咖的情况下,依靠自身力量,成功做到了这点。
http://www.ign.com/articles/2017/09/27/the-gifted-exposed-review

大明星的极品护卫

等凌风醒来是时候已经是晚上,张开眼睛周围都是一片素白色!
“原来滨海也下雪啊?”凌风的头还有些昏沉。
“呵呵!”
突入其来的笑声让凌风一惊,他转头一看原来旁边还坐着一个白衣天使。
她个子不高,十分的白净,一副娃娃脸,笑起来的样子十分甜美,倒是不负白衣天使这个名号。
“醒啦!是不是做梦了?”小护士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
“是啊,梦见一个天使,她说我长得太帅了动了凡心,下凡来陪我!”凌风笑盈盈的调侃道。
“不知道那个天使知不知道你脸皮这么厚!”说着那护士站了起来,拿着病例表就要离开。
眼见美女即将离去,凌风急忙问道:“天使你别走啊,我刚醒你就走,多扫兴啊,早知道的话,我还不如多睡一会儿!”
“睡吧,睡吧!反正梦里也能见到天使!”
凌风突然急中生智喊道:“哎呀,哎呀,医生、护士、天使快救救我,我身体不舒服!”
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护士,听到凌风喊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笑容瞬间消失!
她又走到凌风的床边,用略带生气的口吻说道:“小弟弟你别闹啊,姐姐的耐心是有限的!医生已经给你诊断过了,你就是晕血!”
“可是,我就是有点疼嘛!”凌风撒娇似得说道。
“那我问你,你哪里疼啊?”
“胳膊,阿不,胸口,也不是,是头,对头疼!”凌风说着摸了摸头上的纱布。
“我看你是屁股疼,欠抽!你头上的伤是皮外伤,休息两天就没事了!”那护士说着顿了一下说道:“你昏迷的时候有一个小妹妹一直在照顾你,是不是你小女朋友啊!都有女朋友了就别打姐姐主意,我看那个小妹妹挺好的,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温柔大方,你要好好待她啊!”
“小女朋友,会是谁呢?”凌风想了一下,宫雪萱基本上可以排除,那同龄人只有诸葛寒烟了。
“我如果说那不是我女朋友,是不是可以打姐姐的主意了!”凌风依旧死皮赖脸。
“去死!”那小护士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爱打架的男生了!”说完她突然笑了起来,接着说道:“明明晕血还学人打架,你还真逗!”
“晕血是我想的吗?”凌风少有的脸红得反驳道:“而且我只是晕自己血,所以我每次都打得别人掉血!”
“好了,少吹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不跟你扯了!”护士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凌风正想用什么借口挽留,忽然门被叩响了,接着诸葛寒烟从门外走了进来。
“凌风你醒啦?”诸葛寒烟看到凌风恢复如常,十分的高兴,她几乎是跳着欢快的舞步走到了凌风身边的。
那护士本来已经退到了门口,看到这一幕,笑盈盈的看了凌风一眼,便带上门出去了。
看着护士离去的背影,凌风稍感失望。
不过还好看到诸葛寒烟,这个几经被自己定为自己潜在的老婆似乎好感颇增的份上,失望也被冲淡了。
“听那个护士说,你一直在照顾我!”凌风目不转睛的看着诸葛寒烟说道。
凌风的话让诸葛寒烟瞬间脸蛋通红,眼睛闪躲着凌风目光,小手局促的不知该放到哪里,弱弱的说道:“我,我是看没有人照顾你,所以……”
凌风住的是特护病房,就是没有家属照顾也有医院的人护理,显然诸葛寒烟这个借口并没有说服力。
但是她脸上的羞涩却触动了凌风。
凌风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孩脸红的时候会红到耳根,真是可爱至极。
“所以你就喜欢上了我?”凌风想当然的问道。
“哪有!我是看你可怜!”诸葛寒烟急忙撇清道:“大街上的小狗受了伤,人都会动恻隐之心,何况你还是一个大活人,最重要的是你还救了小雪!凌风,真的谢谢你救了小雪!”
“这有什么好谢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天经地义,她宫大小姐应该受之坦然!”一提到宫雪萱凌风就兴趣索然。
“凌风你别这么说,小雪也很感激你!”
“感激我,怎么没见她来当面道谢啊!是不是在满大街找人做锦旗啊,告诉她上面就写四个字“天下第一镖”,下回我换东家还能用得上!”
诸葛寒烟没想到凌风的嘴这么厉害,想要反驳,却不知该说什么。
毕竟事实是事发到现在,宫雪萱就没有提起过凌风,至于感激那就更谈不上了!
“咚咚咚……”
及时响起的敲门声为诸葛寒烟的尴尬解了围,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宫飞龙。
“没有打扰你们俩吧!”宫飞龙一如既往的说着多余话,一副谦逊有礼和蔼可亲的样子。
凌风很想说“打扰了”,却被诸葛寒烟抢了先:“不打扰,不打扰,我刚跟凌风正聊着小雪呢,她这次脱险,多亏了凌风!”
“对,我来就是想要谢谢凌风的!”宫飞龙笑着的说道,接着突然脸色一变对着诸葛寒烟说道:“小烟我有几句话想跟凌风单独交代一下!”
诸葛寒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下子醒悟过来说道:“好的,正好房间里面没水了,我去打点水!”说完从桌子上提了一个暖壶走了出去。
诸葛寒烟离开之后,宫飞龙在凌风身边坐了下来,刚刚还面带笑容的面孔一下子拉了下来。
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凌风,这次叔叔真的得好好感谢你,没有你,后果叔叔都不敢设想!”
凌风嘲弄的笑了一下说道:“宫叔叔,我斗胆叫您一声叔叔!您跟我透个实底儿,今天这事儿您是不是早已经预想到了!”
宫飞龙点了点头,又急忙摆手说道:“凌风你不要误会,我知道对方会对小雪发难,但是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狠,竟然请了杀手榜上的人物,叔叔也感到很意外!”
“杀手榜?”凌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对,今天跟你交手的代号47,是里面的狠角色!”宫飞龙有解释道:“这个杀手榜是一个组织,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但是经常能听到它的传闻,尤其近几年最盛!这也是叔叔请你出山的原因,小雪是我唯一的女儿,我真的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凌风见宫飞龙说的情深,心中暗道这老小子是在给自己使苦肉计啊!把脸一瘪说道:“宫叔叔,我也斗胆攀您这份亲,说实在的,我也无能为力啊!您也看见了今天是有多危险,稍稍不甚,别说雪萱,就是我都自身难保,谈何去保护别人!”
说着,他还摸了摸头上的纱布,示意宫飞龙给点补贴打发打发喽。
哪知宫飞龙似乎完全看不懂凌风的意思,说道:“凌风,叔叔从商三十年从未求过人,但是今天叔叔求求你尽你最大努力保护好小雪!”宫飞龙说着“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凌风面前。
宫飞龙这一跪吓了凌风一大跳,怎么说对方也是长辈,长辈跪晚辈怎么说得过去。
凌风哧溜的一下蹦下床去扶宫飞龙,但是宫飞龙死活不肯起来。
“凌风你不答应,叔叔就一直跪在你面前!”宫飞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凌风也跪在宫飞龙的面前苦笑道:“叔叔,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我实力有限,能力一般,你求我是看得起我,但是有些事不是我答应它就能成的不是,你搞这么大阵仗,让我一个晚辈情何以堪呢!”
“凌风,叔叔不是想给你为难,你想要什么只要叔叔能给得起的,你尽管开口!”宫飞龙见感情牌不起作用,只好换了一个套路。
凌风笑了笑,一脸的得意好似在对宫飞龙说你早说这句话不就齐了。
“这个嘛,叔叔我也不跟你客气,我现在就缺个女朋友,要不您随便给我一个您的女儿做我女朋友算了!我这人不挑的,只要跟我年纪相当,长得漂亮,温柔大方,知冷知热,懂得孝敬老人就好!”凌风心里早已有了盘算,所以张口就来!
宫飞龙岂能不知被凌风摆了一道。
他苦笑了一下,暗想自己纵横商业圈子三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
只是没有想到,晚年却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后生钳制得没有退路。
“什么叫随便找个女儿!整个滨海市都知道我只有一个女儿!”宫飞龙笑着说道:“这样如果你喜欢小雪大胆去追,叔叔没有意见!”
其实宫飞龙想来,凌风虽然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优秀,也没有所谓的一表人才,但是他是凌家的人,现在有能力保护小雪的也只有凌风,就算现在将小雪交到他手上也不亏。
“叔叔你说这个就没有意思了!”凌风跟宫飞龙打着哈哈。
说着说着,凌风又开始跟宫飞龙讨价还价起来。
……
翌日,宫雪萱早早就出院了,诸葛寒烟也去学校了。
医院只留下凌风一个人,那个娇俏的美护士也只是露一面,让凌风过了过嘴瘾。
头中午时候,凌风本来也打算收拾东西出院,门却被推开了。
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凌风的同桌姜永波。
凌风看了一下时间,中午放学没有多久。
“你怎么来了!”凌风好奇的看着姜永波说道。
姜永波挠了挠手,笑中带着憨气说道:“早晨到学校时候听诸葛寒烟说你受伤住院,我来看看你!”
说完将手上一直捧着的一个饭盒递在凌风面前说道:“我身上也没钱,不知道该给你带啥好,这饭盒的饺子是我妈昨天给我包的,你吃吧!”
看着姜永波诚挚的眼神,还别说,真让凌风有点小感动。
他将饭盒接过来,打开之后,近二十颗饺子整整齐齐的码在里面。
“什么馅儿的?”凌风问道。
“韭菜鸡蛋!”姜永波回道。
“那我得吃一个尝尝咱妈的手艺!”凌风不客气的从里面捏了一个扔进了嘴里,真是香气浓郁回味无穷,忍不住又吃了一个。
“我吃了你的饭,你吃什么?”凌风看着姜永波问道。
“我没事儿,一顿饭饿不死!”姜永波看着凌风吃得香,十分得满足。
“别没事儿,你也吃!”说着凌风又将饭盒递在姜永波的手里。
可是姜永波说什么都推脱不接,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中年男子。
“谁是凌风啊?” 


如果您觉得这篇小说符合您的口味,关注公众号“微影片儿”回复“大明星的极品护卫”即可免费观看啦!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也可以看哦!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



 刚想出院的凌风被两位警察叔叔带到警察局。
原来事发之后,钟叔就报了警,整个事情的经过凌风最为清楚,因此警察人员请他到警局录个口供。
可是凌风刚走进警局,就被带进一个黑屋子里面。
房间里面除了几条椅子,一张桌子,什么都没有。
墙壁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
“去你奶奶个嘴,这是把我当犯人啦!”凌风有些后悔踏进警局。
凌风又走回门口,推了一下门,已经被锁死。
他在西面墙壁上发现一个监控摄像头,显然自己已经被怀疑成嫌犯。
他对摄像头比了一个中指,气定神闲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要说凌风现在没有怒火是不可能的,这帮子警察不抓坏蛋也就算了,还乱抓人。
但是凌风心里清楚焦躁,懊恼都只会让自己失去理智,其他于事无补。
凌风默默回到座位上,开始运行《乾阳九天大道》心法。
前日连经大战,他发现自己的功力竟然小有增长,堪堪即将突破第四层练筋。
只要破了这一层,照心法中所说自己将韧性堪比坚竹。
与此同时,连接摄像头的另一边监控室中站着五个人,四男一女。
其中两名中年男子穿着警察制服,正是带凌风回来的警察。
“这小子还真能沉得住气,看来我们的计划不起作用了!”其中一名警察人员说道。
其他四人都点了点头同意。
“那这个孩子我就交给你们两个,我看他苗子不错,别太为难他!”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较大的老警察说道。
“早听说刘局惜才,您放心,您现在见到他什么样,放出来后还是什么样!”唯一的女便衣说道。
“哈哈……”老警察笑了两声说道:“小楚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不过惜才的可不止我一个人,你爸爸楚江南怕是有过之无不及,他这些年可没少在我这儿挖人。”
听了刘局的话,那女便衣脸色微红,略带歉意的说道:“刘叔叔,我爸跟您是老战友了,他的个性你比我清楚,他就是一个看见一个人才就当是捡了宝物一般,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人才都揽到他的麾下!也就是他就我这么一个女儿,要不然还不都划拉成她的女婿!”
“哦,哈哈……”
当凌风将《乾阳九天大道心法》运行了七个周天之后,终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嘚,哪来的贱人,休逃,让小爷给你点颜色看看!”凌风突然一跃而起,拍着桌子喊道。
刚开门的两个便衣,着实被凌风吓了一跳,瞬间将自己的手枪掏了出来。
“别动,把手放在头上,蹲下!”男便衣怒喝道。
“别闹了,我只是跟你们开个玩笑,你看你还动起刀枪了!”俗话说的好,功夫再强也怕手枪,凌风只好依言蹲在了地上。
在确定凌风身上没有任何凶器之后,二人才座了下来,将桌子上面唯一的一盏台灯打开,凌风被责令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坐下之后,凌风开始打量走进来的这两个便衣。
坐在左边的男便衣身材挺拔,帅气冷峻,一看就是非常人员。
女便衣更加与众不同,身穿黑色皮衣,干练之外又不失女人魅力。
不过最让凌风为之倾心的,是她那两坨硕大的胸部。
但是凌风不会被女色迷魂了头脑,因为他在女便衣身上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姓名,性别,籍贯……”正当凌风在猜测女便衣的胸部是E还是F的时候,女便衣开口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啊,我的个人资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告诉的!”凌风反驳道。
那便衣看着凌风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们是国安六组的特勤人员,我叫张永辉,这是我的搭档楚思云。我们将你请来,就是想了解一下昨天在滨海国际展览中心发生的一切,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配合,一定配合!”凌风说着径直走到桌子前面,先分别跟她们俩握手道:“久仰久仰!”
张永辉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也就十七八水年纪的小男孩竟然这么世俗,不禁笑道:“怎么,你还认识我们?”
凌风忙摆手:“怎么会呢!只是孔圣人言过,岂可与妖人交臂而失之!”
“妖人?”
“啊呸,你看我这嘴是好人,好人!”
“没想到你嘴还挺会说,那说说事情的经过吧!”张永辉坐下问道。
凌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既然你们请我来,那得有请人的态度不是,其他不说了,端茶倒水的礼节总是要的吧!你们家请客就是把客人关在黑屋子一通审讯啊!”
“我们对你已经够客气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张永辉本来以为抬出“国安”够震慑住凌风,不想凌风依旧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忍不住怒喝道。
看到搭档被激怒,楚思云急忙拉一下,示意他坐下。然后对凌风说道:“你想怎么样?”
凌风笑了笑说道:“还是美女知书达理,不过这话得我问你们,你们想怎么样?”
楚思云看了张永辉一眼,她真没想到凌风看着年纪不大,长得又其貌不扬却如此难缠,与之比较自己这个搭档难免有些败絮其表了。
“我们已经表明来意,想了解一下当日事发的经过!”楚思云又复述了一遍,耐心对于她来说从来都不缺少。
“哦,让我想想啊……”凌风做思考状:“哎呀,你看我昨天晕了一天,之前发生的一切我都忘记了!”
“才隔了一天你就忘记了,你骗谁呢!”张永辉说道。
“我真记不起来了,要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医生,他们说我这叫短暂性失忆症!也许保不齐那天我就想起来了!要不这么着吧,你们现在先把我送回家,哪天等我想起来了我在来自首!啊不对,不是自首是汇报!”凌风胡搅蛮缠的说道。
“放屁!”张永辉似乎跟那张桌子有仇,再次拍桌子吼道。
沉默了半响,凌风瞪着张永辉说道:“我准你以后放屁就不用跟我打报告了,但是记住一定要在厕所解决!”
对于凌风的幽默,张永辉显然不能够欣赏,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手握双拳,怒目而视了。
楚思云看着两人,一个气定神闲,一个焦躁不安,微微的摇了摇头对张永辉说道:“你出去冷静一下,我跟他单独聊聊!”
张永辉听到楚思云的话,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他急忙解释:“思云,我……”
“没事得,我一个人能应付过来!”楚思云冷冷的说道。
楚思云是队长,她不敢得罪,只好垂头丧气的向门口走去。
临出门前他还看了凌风一眼,因为今天的账他要记在这个毛头小子身上,全是因为他让自己在思云面前出丑。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你朋友脾气一直这么暴躁吗?”凌风问道。
“他只是我的搭档,算不得朋友!”楚思云继续问道:“下面我们改聊聊昨天发生事情了吧!”
凌风耸了耸肩说道:“我还没有记起来!”
“那姓名总没忘记吧!”楚思云说道。
“当然,姓名凌风,性别男,爱好女,未婚!家住山西省灵石县云隐山白云观,山前有三间大瓦房,山后有二亩闲田,无父无母,还有大黄一只!你要是跟我,咱再买辆豪车!”凌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楚思云听了凌风的话噗嗤一下,捋了一下额前的长发说道:“谁说要跟你了,还豪车,你能买什么要豪车!”
“帥康牌三轮车,人广告上都说了,开帥康,奔小康!”凌风越说越兴奋,一边说一边走到桌子前面跟楚思云面对面说道:“我都想好了,以后你回娘家探亲咱就开着豪车回去,羡慕死你们村里的人!”
“坐回去!”楚思云厉声喝道:“少跟我贫,说你从山西跑到滨海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被楚思云这么一吼,凌风乖乖的坐回道座位上,幽幽的看着楚思云说道:“别以为你胸大就可以对我凶。”
“回答我!”就算楚思云脾气在好,被凌风这么调侃也有些按捺不住。
“还不为了挣钱娶媳妇!可怜我十年为奴,也就换了三间大瓦房两亩饱产田,你们城里人忒黑了,就你们城里人会算计!”凌风指着楚思云说道。
“给谁为奴了?”楚思云一边记录一边问道。
“还能有谁,宫雪萱的父亲宫飞龙!”凌风说道。
“请你来做什么?”
“保镖呗!也没什么技术,只能卖一膀子力气啊!”凌风做出一个很无奈的样子说道。
“继续说!”
“后面的事情就是印度人将要杀宫雪萱,我是上刀山下火海,九生一死,将她救了下来,这才制服了凶徒!说道制服凶徒,怎么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不发个十万二十万奖励我也就罢了,居然在这里审起我来了!你们怎么不去问问那个印度阿三究竟发生了什么?”细节上的事凌风不愿细讲,尤其是对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女人讲。
“凶徒今天凌晨三点突然在监狱里暴毙!”楚思云冷冷的说道。
“暴毙了?”凌风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是他杀还是自杀!你们不会怀疑是我下的杀手吧!”
“现在还不清楚,要等法医鉴定自后才能揭晓!”楚思云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只能从你这里入手,希望能得到一点线索,具体有没有关系,我们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楚思云的这句话真是太劲爆了,很难说那个印度阿三的事跟自己没有关系。
凌风回想,当日跟他交手的每一个细节,感觉不太会有可能致死对方,但是他还是不太肯定!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楚思云问道。
凌风收敛嬉皮笑脸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没下重手啊,要真是我打死的他,也只能怪他不够结实!”
楚思云看了凌风一眼说道:“这么说你们当时确实打得很激烈喽?”
凌风点了点头说道:“何止激烈,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就像那……”正说着凌风突然听到外面踹门的声音,楚思云也站了起来,疑惑的看了凌风一眼才去开门。
打开门凌风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庞然大物走了进来。
“卧槽,好高的一个人啊!”凌风忍不住感叹道,心想什么样的肚子才能生出这么大的一个人。
“你就是凌风?”对方上来便劈头盖脸的问道。
凌风有点懵,他没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位,只好愣愣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你哪位?”
“我是……”
他刚开口就听到楚思云说道:“诸葛高修你终于肯露面了!”
诸葛高修这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他只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转头一看,仿佛见了鬼一般,一句话都不敢说便跑出了房间。
“思云,思云……”这时张永辉从门外跑了进来说道:“我刚才上了个厕所,没想到这小子硬闯进来了!”
楚思云没有顾上理会张永辉,径直追了出去,走廊里同时也响起了楚思云的喊声:“诸葛高修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
但是无论楚思云如何咆哮,都无济于事,只见一人在小妹妹面前顿了一下说道:“妹妹,你这个忙哥哥实在帮不了了,你让那小子自求多福吧,哥哥先溜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得消失在警局门口。
“哥哥……”
此时凌风也追了出来,诸葛高修口中的妹妹不是别人,正是诸葛寒烟。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凌风,惊喜至极!
“凌风你没事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诸葛寒烟跑凌风身边关切的问道!
“能怎么样,全胳膊全腿儿,好的没人样儿了。”凌风打趣道。
诸葛寒烟看凌风依旧没个正形儿,这才安心。
“刚才那是谁啊!”凌风问道。
“还能有谁,我哥呗!”诸葛寒烟顿了一下说道:“姜永波回学校说,你被带到了警局,我十分担心!正好我哥听说了昨天的事儿,从部队回来探望我。于是,我让他陪我来看看你,没想到………”
“原来是大舅哥,从部队回来的,怎么进了警局跟见了猫似的,是不是以前犯过什么事儿?”凌风忍不住调侃道。
“你在胡说什么,谁是你大舅哥!”诸葛寒烟瞬间脸红得像一个苹果似的,没好气的说道。
“这是你女朋友?”楚思云发现眼前这两个人完全拿自己当做空气!
“不是!我们只是同学!”诸葛寒烟急忙否认道。
“哦!”楚思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是诸葛高修的妹妹?”
“嗯,你是……难道你就是我哥哥上大学那会儿交的女朋友?难怪他像耗子见了猫似的!”诸葛寒烟说道。
楚思云既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淡淡的对凌风说道:“今天我们就谈到这儿,以后还会找你的,你可以回去了。”说完便转身便要离开。
“叫人家来就来,叫人家走就走,你当人家是什么……”凌风故作娇羞的样子说道。
楚思云翻了一个白眼,暗骂凌风逗比,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别墅的第一天凌风便去了学校。
宫雪萱一如既往的冷淡,上课一如既往的无聊。
但是凌风的事情,已经在学校里炸开了锅。
宫雪萱在结婚典礼上遇袭的事情已经上了头条,凌风的事迹不免也被抬上了新闻,而凌风身份也被猜的七七八八了。
身份曝光,这对凌风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先说坏事,就是再有凶徒对宫雪萱不离的时候,难免有了准备,好事是凌风接受大家的认可。
当然例外不是没有,李金鹏就是其中一个。
正午的时候凌风凌风正在小憩,突然感觉姜永波在旁边捅自己。
“别闹,让我歇会!”凌风头也不抬一边将姜永波的手拨开,一边说道。
“李金鹏来了!”姜永波指了指凌风的旁边。
凌风这才坐了起来,李金鹏一伙人站在凌风的旁边。
“干嘛?又痒了不是?”凌风不耐的说道。
凌风虽然没有动作,但依旧吓得李金鹏一行人倒退了一步。
“我……我们是来下战书的!”李金鹏强自镇定挥了挥手中的一个红色的小本说道。
“战书?”凌风疑惑,这群人又在搞什么鬼。
“是啊!我是代表宫雪萱后援会向你发起挑战。”李金鹏说道。
“挑战我?为什么?”凌风还是不明所以。
“雪萱已经说了,只要谁能打败你,谁就能成为她的贴身保镖!”李金鹏说道:“这是我们的战书,明天晚上你一定要来,不来的话就算你战败!”
李金鹏本来是要将战书摔在凌风的面前的,但是被凌风眼睛一瞪,停在了半空中,踌躇再三还是缓缓的交在凌风手上。
凌风结果战书,红色的绸布上印着“挑战书”金灿灿地三个大字。
“还TM挺下功夫!”凌风说着站立起来,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拿着战书在李金鹏脑袋上连K了两下,一边K一边骂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决斗……”
李金鹏吃痛,想后退,奈何后面站着其他人,连续两脚都踩在了对方的脚上。
“啊……”被踩的人大喊做鸟兽散去,李金鹏也跟着落荒而逃。
凌风看了一下宫雪萱位置,虽然空空如也,但是不免后脊发凉。
他真想不通是什么样的魅力可以使这些炮灰,前赴后继不遗余力讨好于她。
她有什么好的,除了父母给她的一个臭皮囊,有一个有钱的老爹,还有什么?
“你打算怎么办?”姜永波问道。
“还能怎么办,你当我真有时间跟这些小屁孩过家家啊!”凌风撇了撇嘴说道。
“那……那到时候李金鹏肯定会到处宣扬,我岂不是又要处处让人欺负!”姜永波小声嘟囔道。
“你受人欺负跟我关系不大,我还能跟你一辈子?”凌风将憋在肚子里话说了出来。
“我…我…”姜永波想反驳,却不知说什么好!
凌风看着姜永波瞠目结舌的样子,突然轻松一笑说道:“跟你开个玩笑你紧张什么!我可是堂堂的麒麟中学校园扛把子,还能让他们几个毛小子捅了天?”
“真的?”姜永波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也知道我刚来滨海,举头无亲,你有没有朋友叫他们来帮我助个威!”凌风说道。
“这个啊,我其实也没什么朋友,只有一个发小,他虽然长的五大三粗的,但是胆子很小。”姜永波为难的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干架不用他上,主要是充个人头而已!”凌风说道。
“那我晚上也跟他一块去?”姜永波的声音有些胆颤,他总是挨打的机会多,打人的机会少。
“必须的嘛,大哥平事儿,你这小弟怎么能不去呢!”
说完,凌风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离开了。
夜晚,凌风回到别墅,诸葛寒烟和宫雪萱正在大厅,又在看肥皂剧!
看到好笑处,宫雪萱竟得意忘形地手舞足蹈起来,愣是没有意识到凌风回来了!
凌风看着肆意张扬的宫雪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不打紧,却把宫雪萱惹恼了!
“笑什么笑,没见过别人跳舞啊!”宫雪萱意识到自己的丑态被凌风看在眼里,顿时有些气恼。
凌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心道,这女人的脸,真是跟六月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跳舞我是见过,但是得意忘形我还是头一回见,某人是揭了伤疤忘了疼啊!”凌风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房门一关不再理会!
宫雪萱哪能听不出来,凌风是在影射前几天在婚礼现场发生的事情,顿时被气的脸如猪肝!
此时,宫雪萱哪还有心情继续看电视剧,一跺脚,转身也跑到楼上去了。
“小雪……”诸葛寒烟唤了一声,却没有获得答复。
看着宫雪萱离开的背影,诸葛寒烟摇了摇头,她真拿自己这个好友没有办法。
接着,他又将目光移向了凌风的房门。
迟疑了片刻,她才向房门走去。
“咚咚咚--”诸葛寒烟还是鼓足勇气敲响了房门。
“洗澡时间,谢绝接客!”凌风搞怪的声音从房门里传了出来。
“凌风是我,你正在洗澡吗?那算了,我还是晚点再找你吧!”没想到诸葛寒烟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了。
赤着上身的凌风,从里面走出来:“小烟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是宫雪萱那小娘皮又要找我麻烦呢!”
诸葛寒烟小心翼翼得打量凌风偏瘦的身材,古铜色的皮肤,精瘦的肌肉,似乎比电视上那些健身教练更有力量,想着想着,一抹红霞又爬上了脸颊!
“小烟,你的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发烧了!”凌风说着就伸手去摸诸葛寒烟的额头,却被她躲开!
“我是来跟你说小雪已经跟她的后援会放话,谁要是能够打得过你,谁就能成为她的贴身保镖,你自己可要小心一点!”诸葛寒烟说道。
说到这事儿凌风就烦,这不明摆着是没事找事儿吗?
“晚了,李金鹏那伙人已经向我下了挑战书了,就在明晚!”凌风悻悻然的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诸葛寒烟有些着急。
“还能怎么办,应战呗!小老鼠还能翻起什么大浪不成!”凌风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到时候作为我准女朋友的你,一定要到场给我助威,看我不把他们打得尿血!”凌风说着一支胳膊已经搭在她的肩膀上。
“谁是你女朋友?”诸葛寒烟挣扎着说道。
她这一挣扎不要紧,却把凌风下身唯一的,浴巾蹭掉了。
顿时,凌风赤身果体的呈现在她面前。
诸葛寒烟还是第一次完整的,近距离的看一个男生的果体。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凌风的下体,过了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道:“好大啊!”
说完,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原本已经红透的脸蛋更加红艳。
啐了一口“流氓”,逃似的离开了现场,只留下凌风若无其事的捡起地上的浴巾,幽幽的说道:“男人偷窥女人叫流氓,男人在女人面前果露也叫流氓,哎,做男人真难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外电影推荐联盟@2017